亲身接触法制——父亲被打伤记

一直对法律很是敬畏,推崇那些法制下平等的精神,认同法律对基本人权和人格尊严的保障,也一直觉得那些枯燥的法律条目是人类思想和智慧的结晶。去年,甚至曾经一度想在职选修人大网校的法律专业本科文凭。年前认真进行了咨询,几度想报名,但思考着工作性质和忙碌情况,年后暂时放弃这个想法。

而这次亲身接触法制,却是因为自己的亲人。父亲本月初因在村里打牌与人发生口角,被人打伤。家里亲人发现后第一时间拨打了110报警,因地处市区边界以及后来电话交流问题,很长一段时间110才找到现场。赶到现场后,民警对现场进行了拍照,并询问了事发在场的旁观者。然后,后来赶到的120把我父亲接到了中医院。当晚进行了头部的缝合包扎手术,并对胸部进行了CT检查,初步发现胸骨骨折。

第二天,民警到医院对我父亲进行了问询,整个过程中,只当事人本人出席,其他人都进行了回避。整个问询持续了尽一个小时,事后得知主要是问事情经过、是否接受调解、是否要做伤情鉴定等。出来以后,民警告诉我们,因为是胸骨骨折,卧床不起,伤情鉴定需要等恢复到能起来以后以后通知他们,他们来协助办理。

5天以后,医院建议进行了第二次CT检查,这次又发现了一根肋骨骨折。6天以后,父亲能坐起来,勉强走动了,只是起和躺得时候还是很痛。但因为着急出院,决定通知派出所安排伤情鉴定。在通知派出所三天后,派出所安排进行了伤情鉴定。民警先到中医院提取了档案,然后去的是中心医院,法医以原医院拍的CT不清晰为由,要求重新做CT。做完CT以后,法医得出与中医院关于胸骨和一根肋骨骨折的一样的结论,另外3~5根肋骨因CT依然不清楚而不能确认是否骨折,同时发现肺部可能有问题,建议3周以后再做一次CT检查。这次鉴定,法医口头确认已经构成轻伤,但轻伤等级尚需确认上述未名情况明确后确定。

伤情鉴定完以后,回到中医院待了两天,因短时间不能恢复,决定出院回家养病。整个住院期间为10天左右,包括鉴定等各种花费已经超过1万元。目前,派出所对打人者并没有采取行动,说是要等伤情鉴定出来。住院期间,打人者进行了三次探视:第一次是刚住院的事后,并不情愿,也没有说过一句认错的话,打人者在异地的女儿对伤情进行了询问,并声称治疗要紧,不要担心花费等好(kong)话,但只是委托别人带来了1千块钱说是贴补住院吃饭什么用的;第二次是打人者和儿子进行的探视,依然没有认错的意思,他儿子给了1千块钱,说是出差路过,没有带太多的钱;第三次探视,纯粹就是怕花钱太多,来动员我们尽快出院的。对于打人者始终对自己的行为严重性没有较为深刻的认识,并积极配合调解,我们感到愤怒而无奈,决定坚持按法律程序走下去。

因为伤情鉴定尚需进行第二次,还没有正式的结论。询问了办案民警,民警承诺伤情鉴定出来肯定会采取行动;网上咨询了我们本地的一个律师,他告诉我如果构成轻伤,现在检查机关肯定会公诉,已经不再接受自诉。不过现在心依然悬着的,中国的法制毕竟不健全,那些写的明明白白的法律条目能不能认真贯彻执行是一个问题,即便执行起来,会不会打折扣,又是一个问题。然而,事情已经发生,行凶者依然执迷不悔,也只能按照法律的程序走下去了。不过,这也成了我验证中国法制现在所处阶段的机会,后续进展如何,我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