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接触法制——父亲被打伤记2

父亲的病情渐渐稳定,在躺了近一个月以后,终于可以坐起来,可以生活自理了。在这段时间里,打人者只在父亲出院后5天左右进行了一次看望,而这次看望表面的目的是和解,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来搞心理战的,而看他依然没有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始终抱着侥幸心理。这样没有任何诚意的和解,我们以”等好了再说吧,将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后遗症呢“为理由谢绝。没想到,在这次”和解“没过几天,打人者竟然通过其他相熟的亲戚放出消息,他要去河南打工——意思很明显,逼你接受他条件,要不然可能连找他都找不到了。
9月5日,父亲由母亲陪着去做了第二次伤情鉴定。最终结果确认,胸骨骨折,肋骨骨折两根。法医口头跟父母确认是否对鉴定还有疑问,父母亲表示认可鉴定结果,请法医出具鉴定报告。父母离开医院的时候,法医告知,一般鉴定完成后一周左右的时间内,派出所会通知家属。9月11日,拨打了派出所赵警官的电话,可惜没有接通。9月12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再次拨打赵警官电话,接通后,赵警官表示,刚拿到鉴定结果,并确认这种情况,肯定会采取行动了。至于具体什么样的行动,没来的及细问,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周五,可能他们又在开会什么的吧。9月12日晚上回家,因为太累,也没有打电话给父母,告知此事——事实证明,这一点做得很不好。9月13日中午12点左右,母亲打来电话,说是上午打人者又来家里说要和解,并说了一堆儿的好话。主题意思就是,就不要打官司了,打官司请个律师都得五六千呢,而且进去也就个几天就出来了,还不如把钱赔给我们呢。因为没有接到派出所电话,父母亲没有太多的底气,特别是一直认为”派出所“可能会被打人者”公关“而故意拖延的父亲,看到人家主动来提和解,竟然同意了。听到这个消息,当时真是非常气氛,打人这么长时间,”看望“了也四五次了,怎么从来没这么有诚意过?火烧眉毛的时候,临时来报佛脚?早干什么去了?
9月13日晚上的和解,找了本姓的一个二大伯和我大伯作为见证人,这次的和解虽然比以前有诚意,但功利之心也显而易见——一口一个兄弟叫着,让开个价。这种事情,我们开价,岂不是有勒索你的意思,我们只能告诉你,光在医院的花费就一万二了。父母亲也是这么做的,一直就只是说,我们在医院就花了一万二了。而打人者能提出的最好”和解“条件竟然只是去负担医院的费用。这样的”和解“谈判,谈到晚上九点多,无果而终。是啊,这样的和解,我们怎么可能接受呢,父亲躺了近一个月,母亲又要照顾他,又要照顾着地里的三亩多地的西瓜,经常是早上五点多下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一忙就是一个多月。父母亲受得苦,就白受了吗?现在我们的意见还是比较统一的,我们就要我们的医疗费和务工费等和法律给予的公道。其实,我们现在也真不急了,父亲好歹能坐起来,能自理了;家里母亲夜以继日紧赶慢赶,总算把地里活忙了个差不多。至于父母亲,特别是父亲担心的他们会找关系,”大事化小,小事划了“的可能,我现在是越来越不担心了。在现在日益完善的法制体制下,他们要得到”顺水推舟“的帮助,我想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如果想得到”徇私枉法“的帮助,我想应该还是很困难的。后续进展如何,我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