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的那些事

作者:Lily

近期大学同学在张罗毕业十年聚会事宜,日期已定,好多毕业后就一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都将会现身。除了感叹时间过的快之外,还真触动我对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生活的一番回顾。我打算把印象最深的事情写一下,当然包括哪些我之前不愿面对也不想提起的“阴暗”事件,不过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对我已无伤大雅,但对已为人父为人母的我们这一届学生来说,或许在教育下一代时还有一丝借鉴作用。
作为女生我经历了不少“灰暗”事件。

第一件事发生在上四年级时 ,我大约十一岁的样子,在离我们村五里左右的一个村上学。不知为什么,那时下午放学很晚,离开学校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那天晚上放学后我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回家——当时很少有父母接送孩子上学的,我也记不起为何那天我没有一起回家的同伴,骑到学校和另一个村庄中间时,一个男孩子把我拦了下来。那个男孩子年龄也不是很大,估计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他是在我骑着车子时,突然从一边窜出来,然后抓住我的车子,逼我停下来的。停下车子后,他用电视剧经常演的那种调戏手段对待我:一只手勾住我的下巴,另一只手摸我的脸颊,不过没有吻我。已记不起他对我说了什么,反正不一会他就放我走了。我吓坏了,觉得受了侮辱,然后一路哭着回了家。到家后,父母问我为什么哭,我说有个男生路上拦下我,用手摸我脸。记得我妈又问:他还对你怎么了?我说没再怎么,就摸我脸了。我继续委屈害怕的哭。之后我妈拉下脸,很不耐烦的对我说:又没对你怎么样,你还一直哭啥!

现在想来, 这件事我妈对待我的态度,比那个男孩更伤害我。因为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女孩,根本啥也不懂,遇到这种可怕的事情 ,母亲作为最亲最信赖的人,她都不去同情,不去安慰,不去保护女儿,甚至没有告诉她以后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做。像受到侮辱这样的事情,一般孩子都是会选择沉默和压抑自己的。只有在那些开明、民主的家庭,孩子才有可能会把这种事情告诉自己最信任和依赖的亲人。这次事件我妈对我态度,直接导致我在此后遇到类似事件的处理方式:沉默,压抑,总而言之自己解决。

第二件事跟老师有关。现在新闻报道了很多男老师对待女学生的不雅行为,估计很多人会觉得这只是极个别的事件,不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可是很不幸,我遇到过两位这样道貌岸然的男老师。一个是在初中时,有个教数学的男老师,长着络腮胡子,当时学生之间传闻已有妻室的他,跟我们漂亮的语文老师暧昧,据说女老师还为他而堕过胎。就是这个男老师,经常在我去他办公室送作业时(那时我是数学课代表),色眯眯的盯着我看 。一般女孩子在这方面的直觉是很敏感的,于是我开始对他警惕起来。有一次放学前,他告诉我:放学后留下来,到办公室帮着批改作业。我心里非常害怕,后来为了保护自己,我拉上了另一位女同学,撒谎跟她说老师叫我们俩去帮他批改作业。女同学就不知情的跟我去了,男老师见我们两个去了,也没说什么。之后,我辞了数学课代表,尽量避免同他单独接触,算是安然无恙的挨过了那位老师教的那一学年。一直到前几年,我对长有络腮胡子的男人都没好感,总是敬而远之。直到我读了三毛的书,看到她丈夫荷西的照片后,才对满脸胡子的男人不再仇视和反感。

另一个老师是高中时遇到的。这个男老师总是会在给你讲题时,挨的你特别近,有时会用那种掩饰(像长辈拍打下辈那样)性的动作。起先我并没觉察,后来有一次我和那老师一起上楼,我不小心被下一个台阶绊着,趔趄了一下,他就立刻用双手扶着我,不过双手是放在我的腰上的。因为正常人去帮一个快摔倒的人,情急之下一般是会用一只手去抓摔倒人的胳膊的。这件事之后,我对他很警惕,很留意他,之后听一个女朋友跟我说起,他曾利用看作业之际给她写肉麻的情书,我才确定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

这两个男老师倒是没对我造成伤害,我想这得益于我敏感的女性直觉。所以对待下一代的安全教育是很重要的,至少要跟自己的孩子讨论一下这方面的事,同时要及时了解孩子在学校的生活,不能跟孩子疏离。

学校生活是避免不了——爱情的。那朦朦胧胧的,似有若无的情愫。

以前倒是没觉得,现在一回忆,发现自己也脱不了俗,竟也有少女单相思之类的爱情。初中时喜欢一位男老师,那位老师刚毕业,当时觉得他长得特帅,连他那摇摇晃晃走路的样子都觉得是那么的特别。心里还幻想着,等自己长大一点嫁给他。每天盼着去上学,盼着上他的课,甚至到办公室都希望他能多关注一下自己。也不记得自己是啥时候度过这段”恋情“的。现在我都不记得这位老师姓什么了。看多了心理和教育书籍,才知道这种心理是很正常的。

我还有一位远亲的表哥。 一提表哥,估计大家都会笑,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我那表哥比我高一级,上初中的时候,每天放学后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有一次他骑自行车带着我回家,遇到小沟直接把我颠下车,还说了句:我忘了后面还有个人了。可能是从那以后,我再没跟他一起回家过。他在校门口等我时,我要么趁人多偷偷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过去,要么等所有学生都走光了,他也以为我走了后,我再独自回家。他也没坚持多久,很多次等不到我后,就不再去校门口等,我才算松了口气。他初中毕业后,就打工去了,我和他没再碰过几回面,也不知道他当时是否对我有意,还是我自己对不喜欢的人紧张过火。现在想来还挺有意思。

很多人的青春都是在大学里渡过的,我觉得我的青春逝在高中。我高中时貌似挺活跃的,跟男生下象棋,打乒乓球,积极参加体育活动,曾经体育老师和美术老师都争取过我考特长。忘了是高几,我有个同桌是个(目前的标准)酷酷的男生,就是那种头发有点长,爱甩头发,跟其他男生不太合群。他教会了我下象棋,我们会时不时在课间杀上几盘,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让着我,记得我经常赢他,我只要赢了就得意非凡,而他也总是安静的看着我笑。他经常会趴在桌子上盯着我看,而我总是装作若无其事,有一次他把抄来的情歌送我 ,我又给他递回去,说道:我不要。那时候脑子里总有种声音告诉我:谈恋爱会耽误学习,那不是好学生应该做的。然后,不知什么时候跟人下象棋,会突然想起同桌的他,突然觉得很遗憾,如果当时我跟他谈谈恋爱会怎样那?会发展成什么样那?

之后是高中复读喜欢上了一个小男生。我对自己的年龄非常自卑,跟我一起读高中和读大学的同学基本都比我小。为什么呢?因为我初中高中都复读过。中考时没考上中专,也没考上高中。其实初中时我的成绩还算不错,但是整个县城就一所高中,招收的人太少,拿钱也能上,不过那时候家里太穷,不可能出太多钱让我去读高中。然后,我妈自作主张的让我从初一复读。前几天,我还跟爸妈说,现在很多年龄很小就上大学的,那跟我一样年龄那么大才上大学。要不是你初中让我从初一复读,也不会这么大年纪。结果我爸我妈,异口同声的说:不从初一复读,再考不上怎么办?巴拉巴拉。唉,我也无从辩解,只是觉得以我当时的成绩,初三复读一年肯定没问题了。然后高考,第一次考了个专科,被济南一个大学录取。这次我自己做主,不想去读专科,决定再复读一年。就是在复读的这一年里,喜欢上一个男生,比我小四岁,那时候倒是没考虑年龄。不过在高中时,我只是偷偷喜欢,估计没人看出来。我和他成绩差不多,后来高考分数也差不多,都发挥失常,都是仅仅超出本科线。我有个舅舅,是搞房产设计的,跟当时山东建工学院的土木系的院长很熟,所以建议我报山建工的土木工程专业。可是,我喜欢的那位男生报的是青岛建工学院,知道后,我想都没想,也直接报了青岛建工学院的土木工程专业。只是造化弄人,土木工程专业属于建工学院的热门专业,而我的分有点低,所以给调剂到管理系新设的市场营销专业。更可恨的 是这个专业在黄岛校区,而那位同学是机电专业在青岛四方校区,青黄不接啊!本来想着考到一个学校,即使最后走不到一起,谈场恋爱也不枉大学一场啊,可这样的距离实在不给力。况且当时我知还有一位女同学也喜欢他,而她在青岛大学,很方便见面,况且她的年龄比我还小两岁,所以我有点绝望了。不过后来在QQ上还不死心的跟他表白过一次,他说不喜欢我。于是我自认的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就这么没开始就结束了。

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说,爱情是需要学习的。要爱别人就首先要爱自己。真的是至理名言啊。

最后提一位老师,宋老师。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件事,复读时他是我的班主任,有一次自习课我偷偷读琼瑶的书,被他发现,他当时非常生气, 然后跟我说:”这些东西都是编的,琼瑶自己婚姻都不幸福,自己边抱孩子边写作。“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这句话记忆会那么深刻。可能是我一直不服气他所说的,相信有那种浪漫的爱情吧,而他活生生把我的想象给毁了。

另一件事,是我大学上了一年后才知道的。听我高中的一位好朋友说,我在高考前的体检时被查出有乙肝。那时候有些大学不收有乙肝的学生,而且一般人都认为乙肝传染性很强的。为了不影响我高考,宋老师知道结果后并没告诉我,而且告诉那些知情的同学也要隐瞒这件事情。虽然那次是误诊,因为在之后多次查体,我都没有查出有乙肝,但是宋老师以及同学们的隐瞒还是一直让我非常感动。

我大学以前学生时代已经过去至少十四年了,这些让我能记住的事情,肯定是对我有影响的事。谨以此致我逝去的青春吧!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