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leo家)

从我家临走前,我妈一个劲的嘱咐我说,在婆婆面前一定要勤快点啊。可到了leo家里,我实际上没什么改变。leo那里的风俗是,腊月30晚上24点放鞭炮,煮饺子吃。我春晚看到一半,就哈欠连天了,实在熬不下去,就自己睡觉去了。迷迷糊糊中leo好像来叫过我两次,让我起来吃水饺,可是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含糊应几声就又沉沉睡去了。之后婆婆并没说我什么,可见俺是多么福气,遇到一个如此善良大度的婆婆。
初一是拜年的日子,早上5点半就要起床,吃完水饺后,我们都到一个大娘家同其他哥哥嫂子会合。然后男的一帮,女的一帮开始挨家拜年。拜年时,就是到各个大娘家,喊声:大爷大娘过年好,他们抓些瓜子花生和糖给我们,然后聊几句就走。好像leo家家族十分庞大,一帮子人都要十几个,所以一般是前面的都出来了,后面的还没进去,如果再遇到其他家族,我们连门都进不去,也就在院里打个招呼就离开了。我和另一个“小媳妇(估计是弟妹了)”一直在队伍后面,几乎用不着说话。村子太大,等我们转完,都已经10点多,鞋子和裤子上全是尘土,累的我腿都要抽筋了,真想直接坐地上。
过了初一就要走亲戚了,他们那里初二是要走丈人家,后面的日子就随便安排了,而我们那里初二走姥姥家,初三走姑或姨家,初四走丈人家。leo六个姨两个舅两个姑…就两三天的时间,那走的过来啊。还好六姨和大姑是当村的。于是初二时我们先去了大姑家,然后又去了六姨家,又和六姨家的孩子一起去了二姨家。本来是打算要去大姨家来者,后来商量的分两路走:我和leo加上表妹去二姨家,leo弟弟和六姨夫去了大姨和三姨家。
我们走亲戚拿的东西仍然是父母给准备好的,不过礼品与我们那不同,大多数是一箱箱的牛奶和饼干点心,几乎见不着酒。我们去六姨家时,骑的是电动三轮,司机是leo弟弟。从六姨家出来,因为要分两路,我、leo和表妹是一路,leo当仁不让的来充当司机。我和表妹坐好后,leo发动起车子,加上油门就直直的向着对面邻居的大门冲了过去。还好leo会刹车,也算及时,没把人家的大门撞坏。我们都吓出一身冷汗,leo自我解释说,不怎么熟悉。然后调整了一下,又发动车子,这次加上油门直接向电线杆子冲去…..这也太不靠谱了!无奈我只好亲自出马,开启车子稳稳当当的前进了。leo坐在后面车厢里,骄傲的对我说:“我就知道没白娶你。‘妥了!’ ”
在走亲戚的路上,很少见我们这样的三轮,大多数是各种牌子的轿车或面包车。在leo的村里甚至都会堵车,三四辆轿车堵住一条胡同。可见他们那里生活水平了。这些都是种大棚,或者做相关生意赚来的,他们那里两口之家一年10万的收入还是比较普遍的。所以他们那里家里盖两层小楼的,买车的,还有超生的都很多。光就leo姨家来说,姨家的哥哥姐姐有一个孩子的很少,基本都是两个孩子,有的甚至三个孩子,而这些哥哥姐姐们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如果第一个孩子是男孩,再生第二个的,和有两个女孩再要第三个的,都是要交罚款的,大约15万的样子。即使这样他们也照生不误,在他们观念里,钱再多也没孩子多好,反正有钱,不差那点了。在家leo的同学找他去玩,他的那些初中高中的同学,都是有车有房有孩的人了。这让leo着实羡慕的不得了,以至回来后开始总结自己的人生,觉得虚度了很多光阴。
初三时我们坐车到了市里,到了leo姥姥家。无论到那个亲戚家,我和leo弟弟成了重点,他们会先问leo弟弟:“找对象了没呀?”,那边交代完,就会转向我:“有喜了没?”。看来这“造人”计划真要提上日程,我妈已经念叨着说今年要自己养鸡,婆婆也声称今年多种几样蔬菜,还说要来给看小孩,貌似都迫不及待了。
在家的日子总是很短,还没来得及好好陪父母说说话,就又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上班了。

发表评论?

2 条评论。

  1. 你婆婆当然好,当然我丈母娘也挺好的。在这里祝两位老人家都身体健康。

  2. 我哥那句话真经典啊。两篇里面都有。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