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母亲-进行着的悲剧

父亲和母亲都是近60的人了,结婚三十多年。

父亲和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都勤劳能干,都勤俭持家:但父亲的勤俭是那种满足基本需求(吃饭、抽烟和喝酒)以后的勤俭,而母亲的勤俭是无原则的勤俭——省下能省的每一分钱,为了两个儿子。

父亲感情敏感,特别是酒后,经常借着酒兴发泄自己对别人、对社会的不满,直言不讳;母亲感觉不太灵敏,感情上反应迟钝,逆来顺受,却又非常倔犟。

父亲和母亲的冲突从我和弟弟懂事的时候就一直存在着,或许,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吧。记得刚懂事的时候,父亲偶尔会喝醉,但基本限于宴会场合,大家劝酒,喝得比较实在,喝醉了基本还好,回来就睡觉。那时的母亲,对他的喝酒就很反感,但反感的原因是喝酒、抽烟费钱败家,劝他不要喝酒的原因也是喝酒抽烟花钱,“你一天喝一瓶酒,够买多少面了”之类。这样反对的后果就是父亲喝酒越来越多,而且逐渐开始频繁醉酒,而且醉酒也不再仅限于宴会场合。

后来我上了高中,弟弟上了初中,都开始住校,回家的比较少了,对他们关注少了些,我们花销却多了起来。因为农村收入来源有限,没有我和弟弟在家,按照母亲能省就省的主张,他们过得异常俭朴,基本上有什么菜吃什么菜,没菜就吃咸菜,很少买肉和副食,只有我们每月回家的时候才割点肉,吃顿饺子。而父亲喝酒的情况日渐严重起来,并且喝酒的心理已经变成了,喝酒和抽烟是辛苦劳动之余给自己的奖励(我表示赞同,现在工作苦闷的时候我也洗完花钱买东西给自己奖励)。母亲还是劝他戒烟、戒酒,原因还是“两个孩子学习都这么好,省下钱供他们上大学”。他们争吵的频率开始增加,但基本还是围绕这个主题——该不该喝酒、抽烟。

我和弟弟陆续进入大学,虽然花销大了,但因为大棚蔬菜和瓜果的种植,家里的经济情况也变得好了起来。父亲和母亲生活依然很俭朴,父亲开始酗酒,不再局限于吃饭的时候喝,经常随时想喝了就喝,而且是一杯一杯不停得喝,直到母亲制止或者喝醉。而制止或喝醉后导致的都是吵闹,但吵架基本还是有主题的,就事论事,基本隔天或者隔两天就好。此时,母亲对他的喝酒更加反感,而劝他戒酒、戒烟的理由除了,”孩子都在上学,毕业后还得帮着买房子“这一强迫省钱的理由外,又增加了一条,”天天喝酒,喝得神经都不正常了,天天闹,要作死啊。“父亲的反驳开始变得极端,”我天天累得跟牛似的,天天给你们拉犁,吃点喝点怎么了?“我和弟弟都开始劝母亲,不要在乎烟酒那点钱了,也不要试图劝他戒酒了,从健康角度考虑让他少喝点吧。母亲答应了,也尝试了,却没有收到多少成效,因为她已不得信任。而我和弟弟的劝诫也收效甚微。

很快,我和弟弟陆续毕业工作了,都有了收入。于是开始苦劝父母提高一下生活质量,觉得这样或许减少父亲喝酒。于是,提议每年给他们1000块钱专门买肉——村里五天一大集,每集如果买1斤肉,花费10块钱左右,一年下来10X365/5=730块钱左右,剩下200来块钱可以买其他的吃。对于这样的提议,母亲的反应是,”我们经常吃,农忙的时候,邻居间相互帮忙,都要请客下饭店,经常大鱼大肉的吃“,而父亲的反应是,”我们不缺吃喝,你们管好自己就行了“——没醉的时候,或者,”你管我,我们爱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吃饱喝足了不饿“——喝醉的时候。1000块钱一年,在我看来真得是很微不足道的花费,但父母虽然答应的好好的,却没有落实,在母亲的约束下,父亲也不好意思买这买那的,特别是母亲本来就不喜欢吃父亲喜欢的肉啊之类的,他们依然”将就着“过日子。父亲此时已经酗酒成性了,酒后跟母亲吵架也不再有任何主题可言,变成了纯粹耍酒疯的方式。不管母亲反驳还是沉默,他都能成宿成宿的骂,而且有时还砸家里的东西,他的酒疯也不再那么容易停止,基本每次都要喊道声音嘶哑或者根本就发不出声音,然后才停下。之后,父亲还要不吃不喝睡上一天两天。而这样一折腾,基本上四五天都不能消停。父亲开始光喝酒每天基本很少吃饭,他的身体也开始受到酒的影响。母亲依然会趁他清醒的时候劝他戒酒,理由依然是让他省钱,让他多为我和弟弟想想。

后来,我结婚了,父亲和母亲的负担理论上说减少了一半,但他们的生活却依然节俭如初。父亲酗酒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基本每次都要喝醉,身体也每况愈下,甚至有次肝硬化发作,全身浮肿,住进了医院。出院的时候,医生严词警告,让父亲不再喝酒。母亲也改变了一贯的口风,开始从健康的角度劝他不要喝酒,我和弟弟也劝他,少喝酒,多买点喜欢吃的,养着身子。各路亲戚也趁着探望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在我们都没有抱太大希望的时候,没想到,竟然出现了奇迹——父亲争气了一把,把喝了三十几年的酒给戒了,一年半多,他竟然没有沾过一滴酒。但在这一年半里,我们对父亲的承诺却没有实现,没让他摆脱任务,依然在我和弟弟的”累赘“(凭良心说话,我和弟弟都欣赏西方的理念,觉得父母供完大学就已经完成任务了,只是母亲总觉得应该帮我们到成家立业,无形之中父亲有很大的压力),母亲的约束之下,这一年半里,他们依然粗茶淡饭,俭朴如初。

好景转瞬即逝,坚持一年半没喝酒的父亲,在去年因为邻居小事,又开始酗酒,而且开始变本加厉起来,有时候一顿甚至到了要喝三瓶的地步。我们依然不厌其烦的从健康角度劝他戒酒,但总是徒劳无功——”你管我干嘛?“父亲开始变得偏执,开始故意针锋相对的故意气母亲,故意把两块钱一瓶的酒说成10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一瓶,然后一顿喝上一瓶。父亲喝醉酒后开始觉得委屈,开始抱怨一辈子没有为自己活一点。而母亲也依然坚持自己的老理,觉得现在的日子很好,是父亲是不好好过日子,于是她开始控制家里的现金,不让他有钱买酒。坚持了这将近一年,母亲的行为现在已经导致了更严重的后果,父亲偏执的认为,我们三个只要不让他喝酒就是疼他花钱,经常在酒醉的时候叫嚣,”你们喝一瓶汽水多少钱?我喝点酒怎么了?“事实是,我和弟弟基本上没有想过要让他彻底戒酒,只是劝他喝点好点的,少喝点,而且,我们深深理解对他来说喝酒已经是一种基本需求,我们也明白剥夺了他的这一嗜好,无疑是剥夺他生存最基本的权利,只是因为关心他才劝他。而且,从肝硬化出院以来,母亲也早就改了口风,也一直是从健康角度劝他少喝酒——但成见是二十多年慢慢形成和强化的,父亲根本就不可能相信母亲。

昨天,他们又大闹,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起因竟然是母亲把家里钱都藏起来了,遇到村里有老人公事父亲找不到钱,火了。晚上跟他们电话聊了近两个小时,还是老生常谈的劝母亲不要在乎那点钱了,劝她多宣染一种两个儿子结婚的结婚,没结婚的也买房子了的情绪,帮父亲减少些压力,让他觉得他的需求其实真的是正常需求,也劝母亲不要妄想父亲能戒酒,舍得点钱,改善生活,别光买便宜货,买点稀罕东西给他吃——毕竟操劳大半辈子,基本的”任务“都完成了,该享受一下了。但母亲表示,节俭惯了,觉得现在过得就挺好,看着他抽烟喝酒一天几十块钱就是浪费了,而且天天闹腾,想吃好的,没门。真得没有办法啊,相比于家庭幸福,钱算什么啊?为什么母亲就想不明白呢?不过,换个方向想想,即便母亲同意了我的想法,努力去让他吃喝得心安理得,但积怨已久,会不会让父亲觉得黄鼠狼给鸡拜年呢?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归根结底:母亲是一个精神享受型的人,甘于粗茶淡饭而毫无怨言,乐得把钱都省下来,并且大部分时间一直试图强迫父亲把烟酒钱都省下来,留给我和弟弟,子女幸福是她最大的享受;父亲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希望生活水平能得到提高,希望完成抚养我和弟弟的”任务“后能享受自己的生活,但却一直被我和弟弟羁绊,被母亲约束,基本的生存权利得不到保障,而他自己的内向又决定了他不好意思把自己的需求表达出来,只能是酒后发泄,而三十年积习终究让他走向酗酒深渊。思来想去好几年,总觉得应该也就是这些道理,真觉得该做些什么,但却无从下手,唉!我现在在怀疑,两个人三十多年系成的无数疙瘩,我们能解开吗?

发表评论?

2 条评论。

  1. 人真的很难改变,我不希望自己的缺点或者上一辈的恶心,影响到晴晴。

  2. 看完后,感触很大呀………..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