糗事一桩

今天遭遇一桩糗事。

早上接受领导的任务,跟着车到胶南送货。到客户那里卸完货后,刚好是午餐的点。只好顺水推舟的请他们一干人等吃饭,因为我那货太重,本应自己找人搬运的,刚好他们搬家,就由他们代劳了,无功不受禄,况且那客户对我们领导也是一大堆意见,我只好尽力同他们拉近乎,以改善关系。酒足饭饱之后,又一阵寒暄道别,我这才走出酒店。

因为这次吃饭女性较多,加上是中午,所以没有多喝,我只喝了一瓶多点啤酒,期间也没去厕所。出来后,我就打车到了车站,买了到黄岛的票。买完票,才感觉有点内急,便问乘务员何时发车,乘务员答到:马上!想了想,等下一班还要半个多小时,这段时间就能到开发区了,忍忍吧。于是上了车,车立马就发动了。车子刚行进了十分钟,我感觉自己内急的忍受不了了。但是刚上车,不好意思下车,再说外面都是空旷的田野,也没地解决。心里默念:再忍一下下,马上就到了,来寻求自我安慰。还拿出杂志,试图转移注意力,可是效果不大。膨胀的膀胱,时刻在提醒我:它需要放松。

这时脑子里居然想起小时候听来的故事:一个年轻的姑娘去烫头,那需要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由于她比较害羞,内急也不好意思去厕所,结果导致膀胱破裂死亡。自己越想越害怕,不能因为车票钱、时间和面子问题,就把我这小命搭上。想到这,人立马就释然,下车!此时车刚好经过一个小村子,我便在一片惊讶的目光中下了车。

见路旁有个酒店,推门就进去了,里面有个服务员在吃饭,也管不了那么多,就问:你好,能不能借你们厕所用一下。她开始没听清,我又说了一遍,才答道在外面。估计这姑娘那顿饭是吃不下去了。我连谢也没说,就急忙走出去,结果转悠了半天也没找到厕所。也顾不上生气,一是自己太急,二是进去的不是时候。只好另想法子。这时见旁边有一民居,一大叔正在做木工,只好硬头皮走上前:大叔,借您家厕所用一下,行吗?那大叔也没听清楚,我只好重复:用一下您家茅房!这次他听清楚了,脸上露出想笑没笑出来的表情,便指给我地方。顾不上谢他,便冲进他家的茅房。虽然这家茅房很臭,苍蝇乱飞,面前鸡在咕咕叫,旁边小狗在盯着你看,但这些都没让我退却。

走出那家大门,那大叔在使劲忙活,装作没看见我。这时候,我才感觉确实不大好意思,相当尴尬。向那大叔到了声谢谢,他头也不抬,只是嗯了一声。我赶忙跑到路边,去等待过路的车。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