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2016年的碎碎念

2016.4.20
单元门上贴了张“求蹭饭”的启事,是两个考研的学生求蹭午饭和晚饭的。要求不高,价钱好商量。估计他们就租住我们这个单元。
看完后,心动了一下。觉得可以帮助她们,我们家人口少,加两个人吃饭就是每顿多炒一个菜而已。也给自己点做饭的动力。说不定锻炼出个神厨来。
leo回来后,跟他商量这事。他一语把我击倒在地:“你自己天天午饭都凑合吃,还能给人做饭?”这话勾起了我的畏惧,是啊,添两个人就要天天买菜,还要洗更多的碗。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成事,队友是不是很重要?

2016.4.28
我妈可能是年纪大了,很多事情看得开了,处理事情开始柔和起来,不再粗暴的伤人伤己。前几天,我老家的两条狗:大虎和二狗狗被人偷抓去了,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估计生无可能了)。大虎在我家有十多年了,长得很健壮威武;二狗子长的很猥琐,但非常懂事,深得人心。跟我父母很有感情,这次没了,他们很是心疼。干偷鸡摸狗这事的肯定是本村的,依着我妈年轻时的脾气,那肯定要骂三天街的。可这次我笑着问我妈,有没有爬屋顶上去骂人家?老妈居然说:没有。还说人在做天在看,谁打死咱家狗会自己得报应的。我也劝她大虎年纪也大了,又舍不得卖,死家里也是难过。
话说我倒是很想骂一通,那没良心的偷狗贼!得报应倒是早晚的事,因为他手不干净,心不平,肯定出事。只是可怜了,我们家的大虎和二狗。

2016.4.29
老公被单位评上了“劳模”,昨晚我收到他们厂发给劳模家属的信。信的内容我是一点都不感冒,跟大学里的思想政治差不多,各种高大空用词。好在里面还有两张我比较感兴趣的电影票,如果再来点实惠的money就perfect了。不然我就拖党的后腿,翘了他们的墙角。把劳模输送给资本主义。

所谓成长,就是实现独立生存、完成独立思考的自我奋斗。所谓成熟,就是对内消除傲慢,对外消除偏见的自我修行。

2016.6.5
leo进家门后,不先换拖鞋。平时我也就忍了,可这次我刚打扫了卫生,地面拖的干干净净,卫生间还有水,他走进去后,果然一步一个脚印。
气的我大吼:“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那!早晚都要换鞋子,干嘛不早换?以后再这样,我直接把你的鞋扔门口,不换就别进家门了。”
leo姗姗的换了鞋,然后穿着拖鞋把他的脚印给抿开。我这个火大:“你就不能用拖把拖一下吗?这样管用?”结果他直接不管你,跑客厅去了。然后客厅传来声音:“晴晴,妈妈生气了,你抱抱我吧。”晴晴还真抱了抱他,算是安慰。貌似有种“我懂得”的赶脚。
真是让我又气又笑。

2016.6.12
老家村里有几户人家种了罂粟,警察找上门后,种的少的,按棵数罚了款,种的多的,直接抓警察局去了。你说他们是愚昧无知,不知道大烟是害人的东西呢?还是唯利是图,抱着侥幸心理想发大财呢?
还有一家更可笑,警察来后,这家男主人装无辜,说都是他老婆种的,然后打电话把在市里给儿子看孩子的女主人叫了回来,然后女的就被带走了,因为他家种的太多。其实那种子就是这男主人弄来的,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呵。

2016.6.14
去青医附院产检,号果然是难挂之极,希望下周能抢到号吧。非常巧的是,居然遇到了工作时的同行,再聊居然同她老公打过交道,后来搭了他们的顺风车回来,又去他们公司聊了半天,蹭了一顿午饭回来了。聊起仪器,聊起客户,聊起以前的同事和老板们,熟悉和怀念感顿起。等生完孩子,我是不是再去重操旧业呢?挺怀念那些跑业务,跟人东扯西聊的时光。

2016.6.17
早起两个早上,老公终于给我挂上了青医的号。昨天他5点去的,到了后发现已有十几人排队,有人甚至带着马扎,就15个专家号,2分钟即被抢光。今天早上四点起床,去了排个第二,5个专家号没了,挂了普通号。不容易啊!
发现leo还是很体贴很有责任心的,怀孕三个月前,反应厉害,不喜动不喜做饭,他无论工作多忙多累,回到家都会主动做饭,还会把积攒了一天的锅碗洗刷干净,并承担了每天的买菜事务。
对各种节日没有表示这事,足以功大于过了。所以我在此予以表扬。

2016.7.13
昨天去青医抽血验血糖,leo请假全程陪同。为等结果期间,我们把劳模的奖品(两张3D电影票)给用了,看得居然是<忍者神龟>,哈哈……然后晚上又在电视上,补看了盗版的<魔兽>,满满的都是记忆。我的人类圣骑士已好久没上线了,为了联盟…

2016.7.30
这天,我能做的事情仅剩下喘气了。然后决定安空调,准备网上订货,靠,3号才能送到,那这几天咋活呀!派leo去商场买,看了几家,都要到下周四五才能安装。还是决定网上买了,结果选中的几款仅一上午的时间,居然都脱销了。看来今年天气是真热,孕妇是真多。

2016.8.3
突然对老二到来后的生活有些担心和害怕。记得生女儿坐月子期间,我的情绪很不稳定,尤其是我妈和婆婆同时在的时候,经常会委屈的哭,说不定什么时候,她们的某些话语或行为就触动我敏感的神经。那时也很不适应有孩子的忙乱生活。二宝出生后,我又要面临相同的场景,公婆会来住一起,家里突然多出好几口人,生活肯定变化很大,不知道我到时是否能很好的适应。
虽然对二宝的到来,已经跟女儿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到真的有个人跟她分享父母的爱时,她是否能坦然接受?在看到爸爸妈妈照顾小宝宝时,会不会嫉妒闹情绪。
再有就是经济方面考虑,如果我自己带两个孩子,那么leo一人养活四个人,已经不轻松了,而如果公婆来了,他一人养六个人就会更累。那么我就要考虑重返职场,那么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也是需要我确定和思考的。同时,无论如何我还想自己把二宝带到三岁,而不想交给老人带。
要二宝果然不是件随便说说的轻松事,但是既然选择了要带他来我们身边,那就一定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2016.8.9
这时间溜的真快,玩会开心消消乐,看会微信、QQ、微博,一上午时间就过去了。这还没做家务,也没读书。现在读书成了磨洋工,一本<儿童心理学>,我硬是看了近两个月,还迷迷糊糊的没弄明白要义,也没吸收到多少知识。
对自己这状态非常不满意。需要改进了啊!

2016.8.16
晕啊!我已经在努力控制体重了啊,水果已经少吃了,这么热的天,肉也基本不吃了,然后喝粥的碗也由大的换成了小的,可一个月还是长了八斤,今天大夫又来警告我体重增长太快。又要我去看营养科,可是我已经看过一次了好么,我已经很控制了好么,我每天吃饭都提心吊胆的好么,我一天要称三次体重的好么,可肉仍旧顽强的增长,啊啊啊……肿么办?喝白开水也长肉的人桑不起呀!

2016.8.28
今天不知道为啥,情绪特别激动,我妈昨天回老家,今天给我打电话,通话时跟她激烈的争吵。最后不想听她再说,我就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我就一直哭,当时把女儿都给吓着了。她一直问我:“妈妈,你为什么那么难过?”
我把事情写出来,情绪宣泄的差不多了。就搂着女儿问:“妈妈刚才哭吓着你了吗?”
女儿:“没有。你为什么难过?”
我:“因为姥姥说的话让我很伤心。不过现在没事了。”女儿释怀。
下午leo从老家赶回来,跟他提起这事,我又忍不住哭了一番。其实想想就那点事,以前也一直存在,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但今天就是觉得特委屈。
可能真是怀孕致使激素失调了。唉,看这架势,产后肯定也少不了情绪波动,不过能发泄出来,leo还积极的疏导着,肯定抑郁不了。
不想了,希望明天好起来。睡觉。

2016.8.31
一石激起千层浪。
树欲静而风不止。
同一件事,有人记一天,有人记一个月,有人记一年,有人记一辈子。
每个人的关注点和记忆点都不同,别再为这点事相互打扰。道不同,可以不相为谋,无论是谁。

2016.9.7
再两次产检,就可以卸货了。期待二宝的到来,届时家里又会热闹很多。挑战与喜悦并存。感谢亲爱的宝贝们,让我体验到了不同的人生,使我的生命更加充实和精彩。

2016.9.23
前几天一朋友在朋友圈发了这么一条微信:
“以后别动不动叫我多吃点儿,穿多点儿,别着凉之类的如果你真的关心我的话…
大衣 外套都是xl码的、鞋子38码的,我还缺针织衫 打底衫 衬衫 毛衣 外套 牛仔裤 围巾 手套 怕买不好可以直接发红包或转账。对,支付宝微信都行,直接给银行卡、购物卡也不错。要是不给买就别嘱咐我了,我又不傻,我还能光膀子出去啊
以后,少啰啰,多行动。”
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自然也包括我。
就前几天,leo看我拖地,还自认很关切说:“别拖了,你就不能歇歇?”我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让我歇歇,你倒是替我干活啊?不仅不帮忙,还光添乱。你进门不换拖鞋,进出卫生间,踩得到处是泥脚印,能看的下去,可我看不下去啊。
为什么亲人朋友明明对我们说着关心的话,而我们却很少被感动,很少感到温暖呢?
那是因为这类的话听的太多了,说的人也太多了,听的人和说的人基本都是例行公事,你那么一说,我就那么一听,说的人不是发自内心,听的话也就抵达不了内心。
真正体贴的人,一般不会只嘴上说说,而是伴随实际行动的。比如朋友难过时,除了听她倾诉外,可以帮她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拉她出去玩,给她做顿好吃的,帮她照看会小孩什么的…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更温暖?
其实对待孩子也是一样的:与其告诉他多吃点,不如多准备几样他爱吃的饭菜;与其告诉他多穿点,不如出门时包里多放一件外套,当他感觉冷时,便拿出来给他穿上。

2016.9.28
心里又开始长草,不知不觉中积攒了一批要买的书籍,希望当当十一有给力的优惠活动。先列个清单:(不建议某人发表评论,你就看看,别说话了)
《看见》柴静
《最美的教育最简单》《好妈妈胜过好老师2:自由的孩子最自觉》尹建莉
《 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 《守望的距离》 《女儿四岁了,我们开始聊哲学》 周国平
《让大宝爱上小宝,二胎家庭心理辅导》
《你的N岁孩子》 路易丝·埃姆斯
《当我遇见一个人——母婴关系决定孩子的一切关系》李雪
《家庭会伤人,自我重生的新契机》约翰·布雷萧
《0~12岁,给孩子一个好性格》
《一生的学习》《重新认识你自己》克里希那穆提
《情感依附—— —为何家会影响我的一生》亨利·马西
《过犹不及》 亨利·克劳德、约翰·汤森德
《不抱怨的世界》威尔·鲍温
《爱的勇气》斯蒂芬·吉利根
《懂得爱》黄焕祥、麦基卓
《盔甲骑士》罗伯特·费希尔
《活出自己》许宜铭
《救救孩子,还是救救自己》(一念行者)
《让心自由》堂·米格尔·路易兹
《必要的丧失》朱迪思·维奥斯特
《内在的探索》阿马斯
《与上帝交谈》尼尔·唐纳德·瓦尔施
《一味》肯·威尔伯

2016.10.7
我觉得自己能尊重孩子,可以跟他们和声细气的说话,但是对家里的长辈就不行,很容易表现的不耐烦。这可能是自己从小在权威下成长,很少受到尊重和平等对待,内心失衡造成的。
今天下午,我在卧室读书,公婆和女儿在客厅玩,然后爷爷打开电视开始看。我没听到其他动静,猜想女儿肯定跟着看电视了。走过去一看,果然是。我就很不耐烦的直接对公婆说:“以后晴晴在家时,不要看电视!”记得前一阵子,我妈来我家,动不动看电视时,我也说过同样的话。和女儿在老家待的那一年多时间,这个问题也最困扰我,因为我妈根本不听我的,由于不得不在老家待着,不在自家地盘,所以只好忍了。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真不该为了省钱和自己的工作,使女儿跟爸爸长时间分离,且在一个不可控的环境中待那么长时间。
这种做法貌似对老人有些不尊重,因为看电视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娱乐,况且我也不是跟他们商量,而是规定。但是,为了孩子为了自己,我就是不想迁就,忍受。

2016.10.17
到小区东门打车来医院检查,等车时,有两位大妈路过,其中一位看到我后问:“一胎二胎?”。我告诉她们是二胎,然后转头对另一位说:“肚子挺大啊!”。然后那位年长的,走到我跟前,撩起我的衣服开始观察我的肚皮。大妈咱这是在大街上呢!虽然我是孕妇,可最重要的我还是个女人啊!你这好奇心也太大吧。观察完说:这线真黑,得是个小子。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关键是我居然没反抗。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