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九月 2009

我的农场,我的菜

开始玩农场,是在开心网上。看到很多关于开心农场和QQ农场的报道,比如什么下属合伙头老板的菜啦,女友因为半夜没及时给男友收菜而分手之类…当时就想,游戏仅游戏而已,怎么这么多人较真。当时因为一同事养狗赚狗粮,我便申请了开心网,前一段时间连我们公司会计都出来谈论种菜时,我就决定去种菜了。因为开心网上的朋友不多,后来申请了QQ农场,两个农场还真够我忙活的。

玩了有半个月的农场的了吧,感觉还是挺好玩的。尤其是在收获果实,赚到钱的时候,那种喜悦还是蛮真实的。还有就是偷窃别人的劳动成果时,不费力气赚钱,还是让人偷着乐。比较了一下QQ农场和开心农场,我感觉开心农场更好一些。列举如下:1,开心农场里可种的菜品种多,同一级别里可有几种选择;而QQ农场每一级别只有一种,品种单一。2,开心农场里面,种子的价格和果实价格相差比较大,赚到钱多一些;而QQ农场种子和果实价格相差太小,赚钱太慢。3,开心农场的一些装饰,工具多,其中化肥饲料等可以用金币买; 继续阅读 »

一场秋雨一场凉

没什么过渡,天一下子变冷了。本来还指望多穿两天裙子那,结果好像连短袖的衣服都不能穿了。今天近八点钟时出的门,走出楼,才发现自己衣服穿少了,穿的短袖,胳膊冷;七分裤,小腿冷;凉鞋,脚冷。而且风还挺大,因为跟人约了时间,也懒的再爬六楼,冷就冷点吧!虽然夏天刚刚过去,但还是有点怀念。为了夏天能细腿细胳膊的露在外面,而进行着的减肥计划,随着天气变凉,也可以终止了。其实,这计划从来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实施着,所以也总不见效,粗腿粗胳膊的秀了一整夏,偶尔会自嘲一下,内疚一下,自卑一下, 继续阅读 »

较真的人

那天和一厂家的人一块去学校跑客户,中午老师休息,我们就在一块聊天。不知怎么聊着就聊到垃圾短信,他说他最近经常收到,请把钱打到帐号为×××上,姓名为×××。他跟我说,收到这些短信,非常生气。而且有时候,在半夜还会收到。我说收到了,把它删了不就完了。

他说他要找移动投诉,正好闲着没事,他果真打10086人工台了,接通电话后,他就开始说:“你们移动怎么回事啊?我两个手机号总是收到,打款之类的垃圾短信。”那边可能客气的说,这类事情可以投诉,只听他继续跟人家吼:“投诉有用吗?你告诉我个结果就行了,这个怎么处理。一会你给我回电话!”然后啪把手机挂了。过了一会,移动还真打过来了,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总之,听他这边仍气呼呼的说: 继续阅读 »

写给leo的一封信

写这篇文章,是让leo知道他那晚的醉态,引以为戒,希望以后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那晚你到楼下时,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给你开一下门。当我打开门时,首先听到了你不规则的沉重的脚步声,接着看到了歪七八扭的你。这时的你醉醺醺的,而且衣服和裤子上都是呕吐物。你见到我后,就一直重复的一句话是:老婆,我对不起你,我今天喝多了。看来这时候你还有点意识,或者是下意识。你到房间后,直接歪倒在床上,睡着了。我费力的把你的衣服脱掉,想让你喝点水,谁知怎么也叫不醒你。而且你又开始吐,直接吐到床上,我用了一卷纸,好几个塑料袋,一个毛巾才清理干净。大多时候,你吐的都是白沫,我这才知道,这次你是喝的太多了。

没办法,看你那么难受,我就到网上查看解酒的方法,找到一个简单又有材料的方法,就是给你喝一些盐水。费了很大劲,把你弄醒 继续阅读 »

我和她到底怎么了?

最近和她通电话,我总是非常的不耐烦,语气很不好,而且还会和弟弟诉说她的种种不是。对于她给我的一些建议,我当面反驳,而且一听她的声音就烦躁,进而失去和她心平气和讲话的耐心。所以我会打断她的话,甚至会不耐烦的呵斥。每经过这样一次通话,头脑冷静下来,内疚感就上来。想想她说的话,没有一点是错的,而且她其实处处在为我着想。可我对她的态度,怎么这么差?!

以前我对她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的,即使是她错了,我也绝不当面反驳,只是不予采纳即可。从记事起到毕业到工作,一直知道她很要强,是家里的顶梁柱,说一不二的人,最重要的是她一直很有权威。当然,做到这点是需要智慧的,因为家不容易打理,孩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养大的。在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她是我的倾诉对象,那时她是我的知心朋友,我们的关系一直很融洽。可是,现在我们的关系变了,至少我觉得自己对她苛刻起来。

她跟我要钱,说需要盖房子,现在要定砖,让我给她凑三千。我知道那房子已经服役四十年了,在去年梁还断了两根, 继续阅读 »

有惊无险

今天要去城阳投标,招标方要求8点半之前交标书,9点正式开标。昨天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把标书做好,本想今天起早做公交车去。一同事说去送我,让我省劲不少,并约好7点半左右在我住的地方附近等他。昨晚我定了6点40的闹钟,并跟一起住的丹丹说,明早我要和她一块起床。结果闹钟没响,是丹丹把我叫起来的,那时她已经洗漱完毕。一看表,7点整。赶紧起床洗漱,没几分钟,同事的电话响起,说他用不了10分钟就到我们楼下。我只好草草收拾一下,就赶紧同丹一块下楼了。

谁知我到楼下等了近20分钟,还是没有车的影子,实在等不及就打去电话询问。原来他开车刚出公司,堵在了江西路,那里发生了交通事故。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是7点半多了。我上车后,继续走。本来打算走308国道或者重庆路的,结果听交通台,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