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十一月 2009

婚礼回忆–回门

结完婚的新媳妇是要回门的,好像需要三回门,真按程序是相当麻烦了。我当时跟婆婆和六姨说,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家隔那么远,灵活一些就好。可是因为是在六姨家出的嫁,她坚持叫我去她家,否则可能觉得对不起我吧。我们只好商定十九号去六姨家,并住一晚。

十九号(也就是结婚第二天),我们早早的起了床,我事先定了六点的闹钟。由大伯家的大哥大嫂带着我们,去村里头“磕头”。说是磕头,现在基本没人磕了,只是到了人家家里,叫一声大爷大娘什么的,给了钱我们就走。可能是看关系吧,有给五六块的,也有给二十三十元的,最多的给到五十元。婆家的村子实在太大,一大早上,我都不清楚转了多少人家,从村南走到村北,还真的挺累。磕完头,就去上坟,本以为我要和leo一起去的 继续阅读 »

婚礼回忆–婚礼

结婚当天,我们早早的起了床(其实也不算早,确切的说是被叫起来的)。吃过早饭,我就被送到六姨家,在那里有个人给我化妆,并且盘了头。弄完之后,我不得不说一下:这个发型非常难看,除了在我稀少的头发上弄了四十多个卡子外,还喷了我满头的着哩膏,很是难受。然后穿好婚纱,等待新郎的到来。

大约十点左右leo西装革领的来了,手里还捧着一大束塑胶花,在农村很难弄到新鲜的花束。开始是不让他进门的,首先他在外面敲门,里面会有人问:你是谁啊?(明知故问),leo外面大声答道:我是××,来接新娘的。这边还要刁难几次,要些红包之类的。 继续阅读 »

婚礼回忆–婆家

到达leo家时正好是午饭时分,leo家已经摆好了酒席。令我们意外的是,很多亲戚都来了,像舅舅,舅妈,姨,姑姑等。后来我们才知道,开席已经两天了,那天是第三天。原来leo那边风俗,在结婚前四五天就大摆宴席,并且宴请的宾客都需要新郎去请,可leo到家时,宴席已接近了尾声。而结婚当天来的宾客只有女客,像姨,舅妈等,再就是女方的宾客了。这是我们没有同父母沟通好的打失误。

由于我们结婚的日子是农历十月初二,而十月初一是上坟的日子,不能走亲戚。所以我及家人只能在九月三十那天到婆家。 继续阅读 »

婚礼回忆–娘家

现在想起来我们对回家结婚考虑的太简单,准备的非常不充分,时间很是仓促。十四日那天我们到我家天已经黑了,第二天中午时,叔叔,婶婶,大伯,大妈,姑姑们都到了我家里。请他们吃了饭,算是跟女婿见个面,并分别给我们一些红包。这些钱我们是不能要的,因为以后这些亲戚家的孩子娶妻生子时,都是需要父母去随礼的。后来妈妈给了leo一千元的改口费,他假惺惺的推辞了一下说:称呼早就改了, 继续阅读 »

婚礼回忆–称呼

我和leo是十四号那天一起回的我家,下午三点多时,我们到了离我们村最近的公路口。因为之前家里下了一场大雪,村里没有柏油路,所以下车后我们有一段泥泞的路要走。我们带回去的东西很多,两人无论如何都是弄不动的,所以父亲来接的我们。我们下车后,父亲迎上来,leo见到后直接叫了声“爸”。着实让我感动了一下,当真让我始料未及。其实在回家的前一晚,甚至更早时,我就同他讨论,结婚后对彼此父母的称呼。在leo老家对父亲的称呼是“爷”;对母亲称呼是“娘”;在我们老家对父亲称呼是“爸爸”;对母亲的称呼在我们那一辈大多数是“娘”。 继续阅读 »

要结婚了

法律意义上的结婚要经过仪式的洗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