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六月 2010

奇妙的语言

我喜欢语言,喜欢那些言简意概的表达方式,喜欢那些约定俗成的名言警句、成语故事,喜欢那些奇妙而简单的俗语组合……语言凝结了一个民族成百上千年的智慧结晶,表达着一个民族的爱恨情仇,虽然各不相同,却总有自己的妙处。 而音乐,作为只有几个音符的神奇语言,表现着无限的感情。她的表达是没有国界的,简单的音符,奇妙的组合,配合不同的语气,表达着各式各样的感情,或喜庆,或忧伤,或激情四射,或绵延流长…… 虽然自己对音乐一无通晓,却早已顶礼膜拜,只为那简单的几个音符,却在表现着无穷的感情。

读<我和父亲季羡林>有感

是在”榕树下”看到的这个小说,位居当时排行榜前列,因为刚刚看过香香买的那本<季羡林传记>,所以来看看儿子眼中的父亲是什么样的.当我一口气读完,当真被大大震撼了.倒不是因为令人敬仰的文学大师,居然有那么一些令人不能理解的行为,而是因为季承的犀利和坦白.
中国有句老话:”家丑不可外扬”,估计很少能有人这么有勇气的.反正我是不会公开写一些,呃,真实的感受,真实的评论吧.有点报喜不报忧的感觉.
在儿子季承笔下,季羡林可以说是一个人生的失败者,一个有国无家的浪人,一个孤独、寂寞、吝啬、无情的文人。

老婆,我爱你

很多时候,错觉使我觉得,跟leo之间就剩亲情了,爱情已经很远很远,同他亲吻拉手再也不会心动。leo也不会说:“我爱你”。不对,印象中leo很少对我说这三个字,我亦如此。
昨天晚上,准确的说该是今天了吧,我睡的正酣,leo从后面抱住我,在我耳边低语:“老婆,我爱你…. 你是我的全部。”我瞬间清醒,心里狠狠悸动了一下。但是我并没动,过了好一会,leo熟睡的声音又起,我也旋即沉沉睡去。早上我们一起起床洗漱,他跟没事人一样,这使我严重怀疑那是他的梦话!
不过梦话更好,梦里有我,心里肯定也有我,尽管平时很难听到这么温情的话语。哦,很想跟你说:“老公,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