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七月 2010

健康是福,善待自己

最近公公得了肝硬化,是长期酗酒所致。公公小时候就丧母,加上性格内敛,不善表达,农活累了,有心事的时候,就喜欢喝几口酒.久而久之,对酒精形成了依赖而不自知。据他自己讲,酒龄已超过30年。在农村,很多人因为农活累,企图用酒精来麻痹神经,放松身体,从而成为“酒精依赖者”。酒和烟这两样东西,都是缓慢侵蚀身体的,你可能吸三四十年的烟,身体都不会有什么异样,但是总会有那么个度,当某个器官终究厌倦了这样的环境,开始罢工,人的病态就严重的呈现出来了。当生病的人躺在病床上时,不知是不是会后悔没善待自己的身体,没听从各种规劝的声音。是不是觉得还有很多遗憾,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好好做。
人都是这样,在失去的时候,才明白当时的拥有是多么幸福。懂得珍惜和感恩的真是少之又少。 继续阅读 »

leo这家伙

leo这家伙,其实很不喜欢跟人交往,人情世故为人处事生性寡淡。所以他对于除我以外的女性,都没什么交往,因为他实在不知如何同她们打交道。跟男性,除了同事和一些要好的同学外,也没有那种非常要好的知己。
不过我觉得leo挺风趣的,有时候说句话,会让你觉得很好玩,然后就会纳闷:这家伙脑子里想些什么那!再就是leo工作态度,非常认真,很一丝不苟。最后,最令我骄傲的是leo的英文,由于工作关系,他天天跟各国人打交道,所以使用英文交流基本没问题。有时候,我们一起乘车或吃饭,他接到老外的电话,用英语流利的对话,然后会引来一些人目光,当真是令我骄傲无比。今天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他顺便理发,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一群印度人,leo刚好认识,看他跟他们握手打招呼,使我很是羡慕。 继续阅读 »

吵架

突然想起跟leo吵架的事情来。
场景一:
leo:老婆,别玩了,都这么晚了。你明天不上班,我可是要上班的。
lily:嗯,一会的,我做完这个任务就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又过了半个多小时,11点多了。
leo:你到底什么时候下啊!
lily:要不你先睡吧,我还想玩会…
leo:有亮光我睡不着,再说你自己答应睡觉了 继续阅读 »

特别关注

leo最近有点怪怪的,前几天总是对笑话感兴趣,把从网上看来的笑话,统统讲给我听。而且据他自己说,为了让故事听起来更真实,就把人物都换成了他,或者他同学之类的。尽管如此,听了leo的笑话,我很少感到可笑,这当然归咎于他的表述能力,不过看他那么努力,我也会违心的干笑两声。leo倒并没因为我的反应而放弃,这让我觉得他越发可爱。
大概是上周吧,他又开始关注军事了。我觉得男人关注军事,体育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关注就不正常了。所以之前leo不看CCTV5,不看军事;而是学习宋大叔,上一些英文网站下载各种软件等 继续阅读 »

老妈来了

家里农忙结束,房子也基本盖完。于是我竭力邀请老妈来青岛。一是因为我和leo结婚后,就没有回过家,过年也没能回去;二是我们搬进自己的房子了,家里有地方住;三是最近气温太高,正好让老妈来青岛避暑。因为家里还有牲畜要喂养,必须留人,所以老爸只好委屈待在家里了。其实,估计老爸也乐得没老妈在身边的逍遥自在日子。
前一阵子,公公身体不好,本来打算和leo一起回家一趟的,谁知leo仅休息了几天,又给他分配了两天重要的船,他又开始忙起来。还好过两天打电话,婆婆说公公身体已无大碍,我们也就放了心。我也邀请公婆来这边待一段时间,他们也未置可否,估计是不愿来添麻烦,也舍不得家里的农活。(更重要一个原因,我猜想,是他们不满意我们还没有要小孩的打算吧。又不好数落我,只好眼不见心不烦了。嘿嘿…真是两个不让老人家省心的家伙。)
在我的再三鼓动下,老妈决定来了。我跟leo讲:你丈母娘过几天要来, 继续阅读 »

麻辣锅

初次吃麻辣锅,是给我留下很好印象的。其实当时朋友跟我说麻辣锅,我以为就是麻辣烫的。结果根本不是一种东西。麻辣烫是煮出来的,以粉条为主;而麻辣锅主要是炒,材料可以自己选。第一次吃的麻辣锅,相当好吃,吃完后仍意犹未尽的感觉,我甚至把里面的佐料:大蒜,都吃个精光。
上个周末,跟leo到商场瞎逛,刚好中午时分到了佳士客,我们是打算吃砂锅的。结果到了二楼,门面居然换成了麻辣锅,我当时很是兴奋。于是拉着leo去吃,知道他也能吃辣,所以当服务员问我们要:微辣,中辣还是特辣时,我选择了“特辣”。选择材料时,我每说一样,那服务员就给抓一大把,我还随时提醒她,少抓点。结果到最后居然到60元,真是让我们心疼的要命。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