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二月 2014

时间都去哪儿了

年三十下午到家,拖着旅途的疲惫看完了2014年央视春晚,留下印象的貌似只有小品《扶不扶》和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而当我听到《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时候,我禁不住泪湿眼眶。

家里的父母已近花甲之年,却依然坚持从事着重体力支出的大棚西瓜种植——他们这个年纪,本该开始抱着孙子孙女享清福了。虽然说成家立业结婚生子中成家、结婚和生子我已经完成,而立业却与我似乎关系不大。31岁的我,依然赖在一个半死不活的国企里,每月拿着那几个钱,还了房贷仅够勉强糊口,让父母“退休”无望,满是愧疚。唯一让他们欣慰的,可能就是我们还算争气,没有辜负他们辛辛苦苦大半辈子的愿望,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愿望——只是希望他们的子女不再需要在地里挥汗如水。逢年过节回家,跟亲戚朋友聊起,他们也都是自豪的,虽然有时候自豪得有些偏执。他们只看到自己的孩子走出了农门,却忽略了自己离孩子越来越远的现实。

我们亲爱的父母,你们受苦了。时间流逝,满头花甲,你们没有太多的故事,我知道的以后我会在这里写下。我们无力挽留时间,但却可以让时间中的故事定格。

过年带晴晴回家,可以看出,你们非常得喜欢她。是啊,晴晴确实非常讨人喜欢,她让我这个不喜欢孩子的人来了个思想大转弯。我亲爱的父母,感谢你们。踩在你们肩膀上,我们已经迈出了一步,我们有了提供更好的条件给你的孙女的条件,只是压力实在不小,暂时委屈你们了。我们会继续奋斗,虽然你们要求的那么少,我们还是希望能多给与一些。

最后,祝健康如你们所愿!孩儿不在身边,多保重身体。你们不是常说,吃得穿得好点差点都无所谓,只要健康就好吗?

继续阅读 »

春节记事-尴尬的事

大年初二,姑家表哥来看他舅(我父亲),聊天喝茶中。拿着一盒烟给他舅点上,然后被眼尖的晴晴小姑娘(两岁)看到了,愣是把烟抢过来,无论男女、是否抽烟挨个发了一根。我在端茶倒水的闲隙,瞥了一眼,看到烟盒上“黄鹤楼”几个大字,心里嘀咕,我靠,当个村长就这么牛,抽这么好的烟,不会是来显摆的吧?看着晴晴发完烟,意犹未尽的拿着烟盒一根根抽出来玩儿,当即立断,得抢回来。想尽各种办法,拿了好几件东西才从小朋友手里把那半盒烟换回来。期间,亲戚们都在一个劲的劝,让她玩呗,又玩不坏。而我一直的回答是,“这么好的烟,让小孩给糟蹋了”。

拿着手里的半盒烟,看着并不精致的包装,心里疑惑,这破烟,死贵包装还这么不上档次。虽然嘀咕,但还是赶紧往表哥手里塞,快收起来,别让小孩给糟蹋了。表哥接过烟,放到了茶几上,继续聊天。过了一会儿,亲戚离场,在屋外哄晴晴的我发现表哥并没有带着烟走,于是赶紧跑回屋里,抄起烟,追了出去。追到门口,表哥已经走出去50米开外了,一路小跑追上。又把烟塞给他,这么好的烟,家里人都不会抽,浪费了。表哥有些疑惑地看着我,不是我带的啊!我犹豫了一会儿,心想,不是你带的那可能是别人带的,反正你们一起来的。于是还是把烟硬塞给了他。

塞完烟,神清气爽地走回家里。刚进屋门,就传来了弟弟的震耳之声,你以为叫“黄鹤楼”的就是好烟啊?接着老父亲配合地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条在空中摆了摆。我心里暗骂,我靠,什么时候家乡(潍坊青州)也有这个牌子烟了?不都是“八喜”、“哈德门”之类的吗?“黄鹤楼”也有这种大众烟啊,不是说“不是每种牛奶都叫特仑苏”吗?不会是假冒的吧?疑惑转瞬即逝,继而羞愧冲上心头。我赶紧掩面冲进内屋,找了一圈的地缝也没有找到。于是拿起手机,抱着痛定思痛的心态打开万能的淘宝,却并没有找到家里的这种。于是又呆了好一会儿,自己给自己鼓了鼓劲,假装从容得走了出去。边走心里还自我安慰,你又不抽烟,不喝酒的,你怎么会知道!

但话又说回来,没常识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