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四月 2015

惜福镇驾考归来

免责声明:本文所述为本人科目二驾考的一些心得体会,本着希望对大家有用的心态发表,但并不能保证所描述内容的准确性和对其他人的适用性,仅供参考。

首先,感谢我们的教练,能最终过关,与您的严格要求和悉心指导是分不开的。然后,感谢和我一次练过车的战友们(考完试的、尚没有考试的),一起练车的日子很辛苦,但也是一份难得的记忆,多谢你们的耐心帮助和诚挚鼓励。

2015年4月7日,预定科目二考试的日子。早上5点钟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好不容易熬到5点40,洗漱完毕,早早得去等着同事的私家车一起去驾校。同事考科目三,要求6:40到驾校,于是,我也在6:30左右到达了驾校。距离7点50科目二发车尚早,路边摊上吃了些早点,又等了近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向目的地惜福镇出发了。路上车走得很快,偌大一个双层巴士,左右穿插,竟然游刃有余,我心里在想——啥时候我能把车开成这样就好了。过了一个小时多点,我们已经到了惜福镇,这里的景色真得不错:沿路成片的桃园,满树的桃花正在怒放;成排成排的多层洋房沿街矗立……我当时心里对自己说:好漂亮的地方,可是,希望只来这里一次吧!

到达考试中心,第一侯考大厅等了一会儿,考官宣读了一些考试纪律,其他的记得不是很清楚,说得最严厉的是:考试不合格以后,要迅速返回起点,禁止在考场内练车,否则取消考试资格(事后证明,这个不一定,有队友照样在考试中练了5把倒车入库的说)。然后采集信息、照相,进入第二侯考大厅,等待上车考试。紧张气氛从进入第二侯考大厅时点燃,看着大屏幕上排队等分配车的名字,我的心一直突突突激烈得跳动着,本来没有喝多少水,竟然不到一个小时去了3趟卫生间。终于,大屏幕左侧末端出现了自己的名字——李*志,大厅里一阵哄笑。我也跟着苦笑了一下:我父母取得名字,与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替你们缓解一下紧张情绪,你们还得感谢我呢!然后,前边的3个女战友和1个男战友陆续分到了车号,目送他们,暗暗给他们加油。又过了不到2分钟,广播里开始播报:李*志上2号车。大厅里又一阵哄笑,我在他们的哄笑声中从容走出侯考厅——倒没有那么紧张了。

到达场地,2号车费了很大劲才慢慢悠悠得开了回来,一回来,工作人员就催着前边考生赶紧下车。我刚坐到车上,准备调车座,工作人员已经极其不耐烦的开始了催促:关好车门,开始考试了啊。然后,没有等我确认准备好,已经替我按了开考按钮。不管他,我依然不紧不地的一步一步做着,调车座,系安全带,看了一下发动机是转的,然后调了调镜子。在我系安全带的时候,考试机开始播报——考试开始。等我调完镜子,工作人员又不耐烦的第二次催我,依然不管他,离合刹车踩到底,挂一档,打转向,松手刹,准备用半坡起步步骤(我做的是先放离合,等转速表下降到9左右,然后松刹车,除半坡外其他的起步也都是这个习惯)起车。这时,工作人员开始了第三次不耐烦的催促,心里不爽:让我赶着去投胎吗?不管他,镇定起车,拐弯进入科目区,就没有人再来催促了,可以从容开考了。

很快到达倒车入库区域,1号和3号车库有人占着,2号库和4号库可选,稍微犹豫了一下——就2号车进2号库吧,不犯二就没问题。考试的过程都我都是严格按平时训练的点来的,只要车座调整合适,车辆入库和到位一点都没有问题,具体看点什么就不啰嗦了。这里先写写个人对考试车的感觉吧:相比平时训练用的车,考试车方向盘和离合都要轻一些,灵敏一些;而档位行程无论左右还是前后,感觉都短一些,而且要轻一些——缺乏训练车的那种“到位感”,初次挂倒档,我有一种挂四档的错觉。进入场地预定位置,右侧倒车,第一次挂倒档,感觉挂到了四档,然后使劲往右掰重新挂,因为教练提示过有台阶,先放离合再放刹车,台阶从容越过——越过以后速度变快不少,需要及时踩离合降速,保证准确看打方向盘的点。进库,出库。然后左侧入库起步的时候,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准备倒车,挂倒档,感觉挂成了四档,然后重新确认掰到最右边重新挂倒档,然后踩紧刹车,慢慢松离合,突然听到了”沙沙“的声音,赶紧把离合踩到底。心里想,天亡我啊,训练半个月,掉档也不过三次,这里,竟让我遇到了致命的第四次。惊了一身冷汗,愣了有5秒钟,忽然想到,刹车踩着,车一点也没动啊,或许没有问题呢,反正这样了,继续吧。然后摘档,用吃奶的力气使劲向右向后把倒档稳稳地挂上,继续倒车入库,准确入库,出库。虽然进库几乎完美,但心里却一直等着“考试结束”的判决,心里的弦绷到了极点,直到“侧方位停车“的提示响起,我的心才放松了下来。出了考场以后想想,还好在集训的最后两天在教练帮助下养成了先松离合再松刹车的好习惯,要不然,先松刹车,再松离合,恐怕就是掉档中途停车了,而我也就不可能会一次通过了。

“侧方位停车”,个人感觉只要看好点,记得打灯,没有任何难度。没有什么特别感触要写,不过,记得不要把方向盘打错方向。

“半坡定点起步”也不难,弄明白看哪个墩子,看准了,看好点果断刹车,起步记得打灯就可以了。不过感觉想拿满分,还是比较难的,可能需要更多的训练。最有感触的是,考场上作为参考点的墩子一个接一个,比平时训练时多得多,顺着车印上坡以后,我就忙着数墩子了,结果因为数墩子,而忽视了左右距离,考试后几个考90分的战友交流,也都是犯了这个毛病,扣了10分。不过教练平时说得好:宁可往左点扣10分,也不能往右压线不合格。估计我们几个都是按这个教诲做得,普遍在右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还有一点就是起步的时候,车确实会比训练车容易开抖,车开始抖,就放刹车吧。

“曲线行驶 “看好起始点,按那些步骤去从容打方向盘就好了。这个我比较有感触的是:刚看到实际考试场地的时候,有一种路比平时训练的路要窄的感觉,不过车进去,就没有了,可能是在半坡上看得原因吧。还有就是重申一下教练会反复提的一个要点,一定要看清线的起点,远远看去有些白白的痕迹,那不是起点,一定得看仔细了,不要怀疑起点线被碾压模糊了什么的,起点线是由一个实实在在的方框开始的,不过起点绝不应该打方向盘。
“直角转弯”控制车速,看好点,快速打方向盘就好了,这个我们这一批7个战友平时训练中就很少看到有人出错——貌似只有我有一次车速太快,方向盘打慢了压线而被教练直接罚下。

“直角转弯”以后,连科目间等待时间一共不到10分钟的考试过程就这样结束了。转弯返回途中,考试机播报“考试结束,数据上传中……”,一会儿,考试机继续播报,“考试合格,请尽快返回起点”。扶正方向盘,离合松到底,车却依然比平时训练的车慢了一大截——慢就慢吧,希望回到起点不用再跑一遍什么的。思考着如果要再跑一遍,该特别注意些什么,慢慢悠悠向起点开回,在工作人员示意下,把车由1号车道变更到了2号车道,准备停车。心里默念:一定不能开车门,解安全带,一定得等工作人员确认考试确实合格。谁知车还没停稳,工作人员已经不耐烦起来,喊着我下车,“合格了吗?可以下车了吗!”,我依然厚着脸皮确认,“快下车,快下车”。虽然没得到正面答复,我想,应该确实通过了吧,因为别的考生已经在边上等着上车了。

签名确认成绩,走出侯考大厅,突然有种梦一场的感觉。又过了几秒钟,心想开手机吧,给教练报个喜——她一直担心我会紧张过度。手机刚开机,就接到了单位打来的电话,明天新项目又要开始了,墨迹了半天,我不耐烦起来,我在科目二考试呢,明天上班再说吧,对方才挂了电话。怀着激动的心情,拨通了教练的电话,可惜没人接听。一会儿,教练回了过来。“教练,给您报喜了,通过了。”“挺好,你那么紧张,怕你过不了呢,你是第一个考得吗?”“不是,……”然后,心里竟然想不起我是第几个来了,思维那是相当的迟钝啊。正好这时,看到另外两个男战友出来了,借着我的电话,他们依次给教练报了喜。直到挂了电话,我才想明白,我们队伍里,我是第5个考试的啊,而且,我开始意识到,前面3个女战友和我后面的1个男战友还在战斗呢。我们3个一次通过的兴高采烈地谈论了一会儿,都是90分,都是半坡定点右边距离宽了。又谈论了好一会儿各自考试的心情,却依然不见4个战友出来,终于,出来一个女战友,教练最担心的一个,也通过了,为她高兴。又过了10分钟,另外一男一女两个战友也先后出来。足足等了近20分钟,在担心中,最后一个女战友挥舞着手出来了——不用说,她也通过了。

在我们驾校这批考试的学员里,总共56个考生,有12个没有通过,而我们队伍是全部通过的两个队伍里的一个。可以说,这与教练平时的严格要求是绝对分不开的。平时的严格要求提高了我们考试时的容错量,即便有一些小的失误,也不至于导致不合格的发生。所以希望后续的学员理解教练严格要求的苦衷,好好练,多多想。
期待下一批考试又是一个大满贯。

谨以此纪念我半个月全身心练车的日子,希望对大家有些许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