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六月 2015

我咋长成了这样?

看了心理书籍后,本能的回忆并分析自己的成长。我是如何一步步的长成现在这样子的?我先来个大体的自我评价:智商中等(能考上大学,至少说明我的智商不很低,在学习方面能应付得来);长相普通(过去几年可能还耐看点,现在已是大妈级别了);情商低(既不能在话语上跟人共情,又不能敏感的与人感知);性格方面自卑固执,善良,自我评价低。我想我长成这样,跟我的家庭和父母是脱不开关系的。根据孙瑞雪提出的几个家庭模型,我符合以下几个:

首先, 我在一个冷漠的家庭长大。我是家族的第一个孩子,有很多叔叔姑姑喜欢我,爸爸妈妈也爱我,姥姥姥爷也爱我,我想我在弟弟妹妹出生前的日子是最幸福的。尽管如此我仍非常肯定没人对我说过::我爱你,宝贝,或者其它让我倍感温暖的话。弟弟妹妹当然也不例外,或许绝大数农村孩子都是如此。性格的定型基本在6岁前完成,并且受最亲近的,最在乎,最权威的人影响最大。而6岁前,我有一大半的时间在姥姥家度过。在我们家,我妈的控制欲很强,容不得别人说话,如果我因为什么事情哭了,我妈的处理态度大多是:绷紧了脸,不耐烦的训斥着:‘哭什么哭,哭能解决什么问题?别哭了!“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而姥姥家,我的姥姥虽然是善良和蔼的,但她很懦弱,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姥爷说了算,而我的姥爷又是一位极严肃的人。所以我也长成了一个冷漠的人,无论内心多么火热,脸上的表情很少变化,说出的话生硬无比。

遇到事情时,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态度。记得去年我和女儿在娘家,女儿得了手足口病,我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后,并没有把女儿送到医院治疗的打算,这可把我妈吓得够呛,她跟我说:”你跟大志商量一下,回你自己家吧!我可承担不了(后果)。“ 我当时火冒三丈,本来孩子就生病,那经得起长途颠簸,孩子生病咱就想法治病,干嘛要急着推卸责任。然后我妈跟我辩解:”你小的时候,只要感冒发烧,你姥爷无论多晚,都要把你送回来。“ 又举例说某某村,奶奶看孩子,结果孩子溺水死了,然后孩子的父母用打气筒往孩子奶奶的肚子打气,给折磨死了。我想姥爷这种我生病就立马把我送回家的态度,决定了姥姥带我的方式,我猜想,四岁之前我肯定被看得很紧。这就决定了我很少能使用自己的意志,以至失去了自我。这可能是我对一切失去兴趣,生命无目的性的根源。即使工作很多年,我仍没发现有什么能触动我的内心,让我渴望去获取知识,去主动思考,去自我总结,去自我反省。上学只是上学读书而已,因为大家都在上学,因为父母让我上学;工作只是工作而已,因为我要养活自己,因为我想报答父母。回首过往,感觉一切那么不真实,那么平淡,这常让我怀疑自己是否活过。

其次, 我还是在一个吵架型的家庭长大。我的记忆中,有很多吵架的混乱场景。我妈是个控制欲极强,非常好强的人;我爸是个勤劳,沉默寡言的人。我们家经常有战争爆发,如果父母有两天不吵,那肯定是我妈得了咽炎,喉咙说不出话来。吵架的理由多的很,吵架无难事,只要用心吵。印象最深的有一次大内战:爸爸妈妈把屋里能摔得都摔了,而且还点燃了放在屋子里存的棉花,然后我妈带着弟弟妹妹走了(估计是去我姥姥家了),可是她并没有带上我。至今我清晰的记得我追着妈妈到村头,看着她们渐行渐远,自己无望的矗立在村头,心里绝望到了极点,感到自己已被抛弃。我们家不仅仅是内战,还常常爆发与邻里庄乡及其他亲人的对外战争,印象最深的有两次,一次是父母跟爷爷奶奶,小叔大伯的战争,那简直就是一场混战,当时我有5岁左右的样子,只记得我爸拿着铁锨,我妈拿着棍子在人群中乱舞,巷子和街道上挤满了拉架和看热闹的人。另一次是跟”上面的“(估计是镇上的)领导的战争,理由是不交公粮,那些当官的来我家抄家,我妈一个人跟他们打起来了,我爸当时没在家,我妈的胳膊被拽脱臼。当然这不是第一次跟”当官的“发生冲突,除了抗交公粮,我妈还经常拖交或抗交劳力费等杂七杂八的税,另外我和弟弟妹妹都是80后,可能就我一个合法(不知当时农村第一个是女孩的,是否合法允许第二胎),弟弟是老三肯定是超生的,要罚款的,而且不给批地,为这事领导经常到我家”串门“,”借“点东西,当然我妈是不愿意往外”借“的,战争就不可避免的爆发了。记得有次跟老妈聊天,她得意跟我说:现在过成这样,全是她”打“出来的江山。如果我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肯定能当个大头头。她还曾对我说,她小的时候最想学的是花木兰替父从军。

在这样家庭长大,导致的结果是,我没有安全感,麻木冷漠,另外还有害怕权威,不能处在争执中,成年后不自信。并且学会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及与人相处。 我想我那长达五年的初恋关系的结束,跟我自身的那些缺点是密不可分的。不过,也只有经历痛苦,人才能慢慢看清自己,慢慢成长。现在的老公对我很尊重,他不会在我挑起事端后以牙还牙,而是包容体贴,这给我极大的安全感,这样我就能冷静下来后反思自己,觉察自己。从而我变得越来越好,家庭生活也越来越稳定,而我们的孩子也很有安全感。至于害怕权威,可能表现在我的”听话“上,从小我便是个听话的好孩子,照顾弟弟妹妹,学习优秀,从不惹是生非。当然听话就意味着没有自我。害怕权威还表现在我的”尽信书“上,也就是我觉得自己读过书都是正确的,书上的都是真理是伟大的不容置疑的。前一阵子看哈弗大学的心理学公开课,刚看了两三节课时,我就被深深震撼了。老师提及心理学的三大流派,说到弗洛伦徳的精神分析流派时,居然用着非常调侃的语言,而讲到我最推崇的皮亚杰时,也是用了几乎全盘否定的语气,而这教授否定这些也并不是要向学生灌输自己的观点,去让他们接受自己研究的东西,而是让学生们辩证的去看这些观点,然后通过思考及调查实践提出自己的观点。

最后,我还是在一个替代型的家庭中成长的。替代型,就是妈妈向孩子倒苦水,让孩子从小承担不属于他的责任。比如孩子要买东西,妈妈会跟孩子唠叨:爸爸妈妈一个月就挣这么点钱,还房贷车贷要花多少多少,生活费多少多少,报艺术班上学要花多少多少之类 。我妈就是这样的:”要不是你们上学,咱们家能这么穷?“这就 好像家里穷是我们的责任。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学费这件事。那时可没有9年义务教育,每个学期都要钱,从小学到高中都要交学费书费,金额我是记不清了。但我记得,我总是班里交学费最迟的那个。其他同学都交上后,老师要单独催我好几次,我才能交上。我的学习一直算是比较好的,虽然老师们都有收学费的任务和压力,但老师们都没有给我太多压力,比如不会在全班面前念未交学费的学生的名字,不会经常催交。尽管如此,我还是一直很自卑,总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即使现在我总在想:既然最后都是交上学费的,为什么总让我拖交那么几周或几月。如果拿这事去质问我妈,我妈肯定唠叨:”你爸又没啥本事,种个地能养活你们吃饭已经不容易了,那次学费不得借不得凑?能交上没让你们辍学就不错了!“  可是,无论多难,最后不还是不得不交吗?最后不都是交上了吗?那时候的我是体谅父母的,总是自卑的跟老师解释理由,不会也不敢想那是父母的责任。因为父母是天,他们决定着你的命运,那时由于困难不让孩子上学的父母比比皆是。因为我的学习好,老师喜欢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是妹妹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她成绩一般,教过我的老师,都会在下一年教她,然后拿我跟她去比较,说不如我学习好认真之类,而她也是要面临迟交学费等问题的,真不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所以我时常想,作为父母的就该把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承担起来,而不应该让孩子过早的去分担,因为让孩子过早的负责任,分担大人的痛苦,除了增加他们的心理压力外,是不能改变当前状况的。

承担家庭的责任一直持续到我结婚后一年。大学的学费是我自己贷款,工作之后还上的,而大学时的生活费是自己勤工俭学挣的。毕业后,除了还自己的助学贷款,用于自己生活,其余全部支援家庭和弟弟上大学了。两年前弟弟要买房结婚,我又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我自己吃穿很省,花不了多少钱,直到结婚后一年多我自己也没攒下钱。结婚后,老公从不过问我的钱,反而会 拿出钱给我花。这一点我非常感激老公,他从不去计较,已经结婚的我还在为娘家贡献。后来有了女儿,我才骤然醒悟:我有自己的家庭了,弟弟妹妹并不是我的责任,父母能自食其力,也不是我的责任;而老公和孩子,这个家才是我的责任,我有责任让他们过好,有责任让我们这个小家幸福。明白了这些,我心里仍不轻松,反而充满了巨大的痛苦和挣扎。如果吃的好一点,稍稍奢侈一点,内心会内疚会痛苦:爸爸还在辛辛苦苦干建筑那!省吃俭用的为弟弟准备买房的钱,准备彩礼钱;弟弟刚工作,要交女朋友要还助学贷款,工资不多,去那弄钱付首付那。随后又为自己开脱:弟弟是成人了,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又不是我的责任,当年老公结婚不是没跟家里要钱,没让家里人操心嘛!而去年在娘家生活近一年,会跟我妈有很多冲突。我们经常会相互大吵一通,然后好几天互相不理彼此。我妈仍想像小时候那样控制我,映射我,可我现在有了自己的意志,所以会抗拒,不可避免的有冲突。每次冲突,我心里充满了怨恨和愤怒,总觉得自己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可仍得不到妈妈的理解。从小到结婚,我貌似都是妈妈的小棉袄,是听话优秀的孩子,体贴父母,可这两年我的叛逆期到了。是的,被压抑的,终究会爆发出来。

曾经的我无怨无悔的把自己能给的都给父母,能承担的尽力去承担,可现在的我,心里却充满委屈。住娘家,我要交水电费,还要自己交钱买菜,就差交房租了。我妈的理由是:她要帮弟弟还债,居然还可恨的把我借给弟弟的那几万元,算到自己头上,说是她还我,不用弟弟还。 还说就紧这两年,等债还完就好了。唉,我能说什么那。

做子女的,唯一不能做的就是选择自己的父母。有什么样的父母是命,成长也变得不可选择。另外,父母还是不可改变的,就像一个人很难改变另一个人一样。父母的成长也有他们自己的家庭,也会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他们小的时候也无力抗拒和改变他们的父母和生活环境,所以自己长成了父母,并没觉察,还是用他们父母对他们的方式来对待他们的子女,或者用他们以为的最好的方式来对待我们,而不考虑和尊重我们的真正需求。而现在,我觉悟了,我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养育我们的时候有很多的局限,不知不觉犯下了很多错误,我要做的不是去指责怨恨和改变他们,而是在对待自己的孩子时,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不再让自己的孩子重复我的轮回。这就是反省,学习的目的。

你又是在怎样的家庭中长大的那?你是怎样对待自己的孩子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