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十一月 2015

孩子学音乐,你纠结吗?

孩子学音乐,我不知道你纠不纠结,反正我是很纠结。而且纠结的不仅仅是学音乐,我还纠结学舞蹈,美术,主持人,跆拳道等。我纠结的问题很多:有必要学习各种艺术吗?什么年龄报各种班比较好?不知道孩子有那方面的天赋怎么办?报班后孩子坚持不下来怎么办?我自己就没有艺术细胞,在家怎么陶冶孩子?怎么甄选老师?通过读书学习,我渐渐理出了自己的思路。

首先我意识到,学习艺术是非常有必要的,艺术不仅仅是能陶冶情操,提高综合素质,还能提高人的智力、审美能力和幸福能力。学习音乐方面,我在怀孕期间就有意识的去听贝多芬、巴扎特、巴赫等世界名曲,女儿出生后,我也经常播放一些轻音乐给她听。女儿在六个多月时,听到有节奏的音乐会很兴奋,身体也跟着摇摆,现在女儿听到音乐,坐着的时候,她的双手会像打拍子一样跟着节奏动,有时也会自发的跟着节奏跳舞。我不知道她如何理解音乐,欣赏音乐到什么程度,听到不同的音乐是否有不同的感受,以后在音乐方面能有什么造诣?但是我知道她喜欢音乐,有自己的理解和感受。

最开始我给女儿设想的艺术路程是这样的:四岁之前,我尽量在家给她提供氛围和条件,让她能自由发挥和接触到艺术,四岁后给她报个舞蹈班、钢琴或小提琴班、美术班,那个坚持下来就学那样。怎么学是她自己的事,怎么教是老师的事。
可是当我读了《窗前的小豆豆》中的“韵律操”章节后,才发现学音乐最重要的是:怎样才能教育孩子们,不要用耳朵听音乐,而是‘用心去听、去领会’,并通过舞蹈或韵律使身体和心灵理解节奏,帮助精神和肉体达到和谐,从而唤醒人的想象力,促进人的创造力?

通过《站在孩子的高度》发现新西兰的孩子是这样学才艺的:一天半小时时间里老师跟孩子们一起唱歌、跳舞、奏乐器、看图画、讲故事、听录音,将孩子的好奇心吸引到对音乐的热爱上来,最后五六分钟才让孩子弹奏一会儿,没有硬任务,也没有家庭作业。而学习舞蹈也不是,老师做个动作,让孩子也跟着做一个动作,而是老师跟着音乐跳,孩子可以随意的跟着老师跳,全凭自我‘发挥’。

而铃木镇一教孩子拉小提琴,也非常注重孩子兴趣的培养,比如编了很多游戏跟孩子玩,让每个孩子都有表演的机会。而且,他还教给孩子的母亲学习小提琴,让孩子和妈妈一起在家练习。

后来在TED上看到一个演讲:我的美育观。这位妈妈和他老公都是教美术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正经的教过孩子画画,也不会去评判孩子的画,但是他们会给孩子看各种名画,会和孩子一起欣赏美的东西,连给孩子做的饭都是各种可爱造型的动物或植物。她举了个例子让我印象深刻:有一次她正在做饭,而女儿想要画老鼠但不会,就来求助她。以前每次孩子让她画,她是不会给孩子画画的,而是给女儿找来图片或实物让女儿自己照着画,而这次因为着急,家里又没有老鼠玩具,找图片又太麻烦,她就拿起笔,用四五笔给女儿画了一只老鼠。结果一模一样的老鼠出现在女儿以后的各种画作中。这让我联想到自己教女儿画鱼的事,女儿央求我给她画鱼,我就照着儿童简笔画的画法给她画了,结果从那以后,女儿画的鱼全是一个模样。

而孙瑞雪在《爱和自由》里也提到一个她儿子学画的例子:他儿子近五岁时,所有的画里面都有一条横线。她就纳闷的问儿子那条线是什么,儿子说那是地平线,老师教的。关键是她儿子根本不理解地平线这个概念,不该出现的地方,他都给画了一条线。然后孙瑞雪为了纠正儿子这个错误,让他明白什么是地平线,就和儿子站在高楼上指着外面解释了一通,然后问儿子明白了吗?儿子说明白了:地平线不应该是一条,而是两条。结果是越教儿子越糊涂了。这件事让孙瑞雪感叹:孩子不能教,一教就教坏了。

上周三”小巫养育学堂“里的游丽妍老师,也给我们做父母的上了一堂生动的音乐课。她也认为孩子具体学一门乐器的话,最好在五六岁之后,但是平时父母可以培养孩子的一些音乐素养,比如和孩子一起做有关音乐的游戏(游老师自己出了一套这样的书,当然还有其他的音乐游戏书籍),可以和孩子一起欣赏音乐等。
所以在女儿上小学之前,我不打算给女儿报各种班了,即使她有兴趣我也不送她去上。上课群里有个妈妈说,她朋友的孩子在幼儿园阶段报了很多兴趣班,而且都是因为孩子有兴趣才报的,结果孩子上小学后,那些上过兴趣班的特长都没兴趣了。只有绘画没报,孩子反而对绘画充满了兴趣,而且画的画也越来越好,充满灵性。七月份大学同学聚会时,舍友们齐聚我家,还有两个上二年级的孩子,其中一位舍友弹了一会我家的电子琴后,哼了一个孩子熟悉的小曲,然后另一个舍友家七岁的孩子说:这个我们老师也教过,然后就开始唱简谱。我非常清晰的记得弹琴的那位舍友说了一句话:“学音乐不是这么学的,唉,你老师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了。” 我自己是乐盲,当时根本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说。但是我知道我这位舍友家境很好,她小的时候肯定受过良好的音乐熏陶,所以她的音乐感受力特别好,并且歌唱的也非常好,听音也很准。

有这么多的前车之鉴,加上不了解老师的水平,我还是把孩子的艺术启蒙揽到自己身上吧。当真发现对父母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准备自学音乐理论知识,有空就练习拉大锯(小提琴)。等女儿上小学了,若学钢琴就由爸爸陪练,学小提琴的话,我就跟着一起学。至于绘画方面,也等小学以后再说,家里时刻给她准备着纸和笔,想画就画。可舞蹈这个我还有点犹豫,是让她自由舒展呢?还是让她去一板一眼的去学中国舞之类呢?话说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能登台表演,真心很难hold住啊,况且女儿表现欲又很强烈的说。还是纠结啊!

其实,在孩子学艺术方面,很多纠结是来自父母们的功利心,我也一样。别人家的孩子去上兴趣班了,我家的不去,到时候落后了怎么办?人家的孩子和我孩子差不多啊,怎么人家画画的那么好,肯定是在艺术班学的。人家的孩子能歌善舞,我家孩子咋只喜欢疯玩呢?我越来越觉得孩子的艺术不是我们大人能用好和差来评论的,比如我对着”蒙娜丽莎““日出印象”“向日葵”等世界名画时,一点感受都没有,也不爱看,但是女儿却很喜欢看这些画,有时还会专注的盯很久,看这些画时她在想什么呢?有什么感受呢?我们对孩子的精神需求和精神世界一无所知。不过,有一点我做的还可以,当她享受艺术时,我不会打扰她,也不会妄加评论;我会尽量给她提供一些精神食粮,比如一些好的演唱会视频,名画复制品,绘本等。

因为我自己小时候没有好的环境,所以根本没什么艺术素养。但是我愿意通过自己的学习和努力,给女儿创造条件,使她成为精神上的贵族。希望她能在生活中发现美发现幸福,并能创造美创造幸福。

我到底在焦虑啥?

今天早上,我准时起床做饭,女儿醒来后就开始在床上玩手工书,leo例行他那套程序:看手机或平板,蹲厕洗漱,喂鱼或换水。把饭端上桌后,leo自顾自的吃去了,我到床上跟女儿嬉戏了一会,提醒她穿衣服吃饭,然后我也到饭桌上,一般会跟leo进行十几分钟的交流。吃饭期间我仍不忘提醒女儿穿衣吃饭。7点10分左右leo吃完饭出门走了,我继续吃,又喊一声女儿穿衣吃饭。
等我吃完了,跑去卧室一看,晴晴不玩手工了却读起了书,我已经不耐烦了,声音提高八度:“晴晴,怎么还没穿衣服啊?赶紧的,穿上衣服吃饭去。今天要去幼儿园,难道你不想去吗?”
女儿:“我要去幼儿园。”
然后开始慢腾腾的穿袜子和鞋子,只穿个内裤往饭桌上跑。这时时间已经快7点20了,这是我们平时出门的时间。我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气:“怎么还不穿衣服?上幼儿园要迟到了!”( 又回到老路子上了,人可真是很难改变自己)
女儿:“我要在家吃饭。我要吃饭。”
看到自己碗里的饭问道:“妈妈,怎么我的碗里有两个鸡蛋?”
我:“你昨天早上不是哭着喊着要吃两个鸡蛋吗?你忘了?”(此时我确定昨天早上女儿闹情绪决不仅仅是因为鸡蛋问题。)
女儿没说话,看到了桌子上昨天买的钙奶饼干,拿起来对我说:“我要吃饼干。”
我还在着急的等她吃几口饭,赶去吃幼儿园的早餐呢,她又要吃饼干,正好有了“把柄”,我:“可以吃,不过必须在去幼儿园的路上吃。先穿上衣服洗脸去!”女儿去穿衣服洗脸,拿起饼干边吃边下楼。
路上我还试图“教导”女儿:“晴晴,以后早上我喊你穿衣服的时候,你要快点哈!要不然晚到幼儿园多不好。知道了吗?”
女儿:“知道啦!”
我继续(发现自己也挺能叨叨的):“那你想想,如果我下午去接你晚了,其他小朋友都被接走了,你什么感觉?”
女儿:“我觉得感觉很好!”这句话让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接近7点40我们赶到幼儿园,她还能吃到早餐。我暗暗舒了口气。只是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吃进去?还能吃多少?
一早上就这么急急火火的过去了。送下女儿,我就开始在想:我为什么这么着急的送女儿上学。我又不上班,完全可以慢悠悠的等着她好好吃我做的饭,跟她一起读本故事书,然后再走啊。我为什么总说要迟到呢?幼儿园也没规定最晚几点不能入园啊? 根本就没迟到一说嘛。
我是个慢性子的人,动作慢思维慢说话慢,估计那些脑子快,做事利索的人跟我在一起会很难受的。而我偏偏从小到大就跟一个十分利索的人相处在一起,这个人就是我妈。所以我妈十分看不惯我这点,从小耳朵里就经常充斥着这样的声音:怎么这么慢,真是大个yin(家乡话,不知该用哪个字,慢的意思)蛋;能不能快点啊,我看你就跟你姥姥一样,做啥都慢;你就是不如你妹妹脑子转的快;你看看你妹妹嘴巴多会说话….如果一个人的生活中一直有这样的背景音,谁还能快的起来?.是不是潜意识里我在担心女儿会变成跟我一样的“慢”性子人呢?因为妈妈的原因,我一直不能接受自己不能接受自己的慢性子,所以当我看到女儿磨磨蹭蹭,内心就受不了了,然后就通过恐吓和威胁来控制她。除去“我”,再来看女儿的行为,她的所做所为都符合她这个年龄阶段的特点:没有计划性,没有时间观念,关注当下,不喜欢被控制。提醒是有必要的,但接受不了继而发火,那就完全是我自己的问题了。
另外,我还有一个心结:女儿长的比同龄人偏瘦小,全是因为我的养育不当。女儿出生的当天晚上,由于我坚持母乳喂养,就没备下奶粉,可我是剖腹产,奶来的慢也少,那天晚上女儿饿的哭了很长时间。而坐月子期间,婆婆也不给准备汤汤水水及各种肉食类的饭,加上我读了好多书,也深信没必要天天喝汤大鱼大肉的,导致母乳质量不高,所以我总觉得女儿六个月前的营养不够。而添加辅食后,我也没有在女儿饭菜上面下很多的功夫,多样性及色泽方面都差强人意。我妈每次来或者我带女儿回娘家,她就成天叨叨:你不喝汤能有奶吗?你看把晴晴瘦的,你得多喂她吃点啊;你看来我家,出门人家都说晴晴比来的时候胖了;我看你小时候把她的胃给脏(弄坏的意思)了;你坐月子时就是不听话,你看你妹妹多听话,你看人家养的孩子白白胖胖的多好;你们小的时候,三个人都很胖,你姥姥再不中用,坐月子我都听她的话。leo也经常性的指责:你就不能花点时间看看食谱啊?多给晴晴做点可口的!(画外音:你做的这些东西能吃?谁喜欢吃?)吃的太少了,吃那么点能饱吗?(画外音:多给孩子喂点)我看就是吃零食吃多了,才不好好吃饭的!把零食都放起来。(画外音:光知道买现成的,不知道自己做!)晴晴太瘦了,你看人家的孩子多高多胖!(画外音:你全职带孩子,孩子长不好就是你的责任!)
自从上了幼儿园,发现女儿食量大了,吃饭多了,也更让我确信自己的不合格母亲身份,确信自己做不出女儿喜欢的饭菜,所以就期盼着女儿到园里吃早饭,弄得自己又灰心又焦虑。现在我就反思,从女儿出生长到现在,我听了那么多的指责和抱怨,我改变了多少呢?嗯,确实有变化,我变得在女儿每次吃饭时,总会给她布置任务:吃上这一碗!总是威胁她:吃不完,就别想(玩,出门,看电视等等);总会诱导她:吃了这个对心,肺,胃,皮肤,眼睛好,吃了这个长肉,长个子,有力气。没有变化的是,一家三口基本仍是一个菜,稀饭,馒头,米饭,粥。天天变着法子威逼利诱的让女儿来适应我做的这些单调的饭,而从没在女儿的角度考虑她喜欢吃什么,怎么做才能合她的口味,当然在口味方面我们根本就没给过她机会,她怎么了解自己的口味呢?可是从小在一个妈妈讨厌做饭,而爸爸做的饭即单调又难吃,经常性的馒头就腌萝卜过日子,好(四声)吃和吃好的是可耻的家庭长大,我能喜好美食到什么程度呢?
我决定放过自己,不要太难为自己了。也请你们放过我,虽然不称职,但我会尽力做个好妈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