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存档: leo

晴晴2016年作品展

小家伙非常爱画画,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都比我们早起,在客厅沙发上作画。这些都是她一年来的作品,没有任何人指导,全是她小小心灵的杰作。谨整理于此,以做纪念。

老婆2016年的碎碎念

2016.4.20
单元门上贴了张“求蹭饭”的启事,是两个考研的学生求蹭午饭和晚饭的。要求不高,价钱好商量。估计他们就租住我们这个单元。
看完后,心动了一下。觉得可以帮助她们,我们家人口少,加两个人吃饭就是每顿多炒一个菜而已。也给自己点做饭的动力。说不定锻炼出个神厨来。
leo回来后,跟他商量这事。他一语把我击倒在地:“你自己天天午饭都凑合吃,还能给人做饭?”这话勾起了我的畏惧,是啊,添两个人就要天天买菜,还要洗更多的碗。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成事,队友是不是很重要?

2016.4.28
我妈可能是年纪大了,很多事情看得开了,处理事情开始柔和起来,不再粗暴的伤人伤己。前几天,我老家的两条狗:大虎和二狗狗被人偷抓去了,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估计生无可能了)。大虎在我家有十多年了,长得很健壮威武;二狗子长的很猥琐,但非常懂事,深得人心。跟我父母很有感情,这次没了,他们很是心疼。干偷鸡摸狗这事的肯定是本村的,依着我妈年轻时的脾气,那肯定要骂三天街的。可这次我笑着问我妈,有没有爬屋顶上去骂人家?老妈居然说:没有。还说人在做天在看,谁打死咱家狗会自己得报应的。我也劝她大虎年纪也大了,又舍不得卖,死家里也是难过。
话说我倒是很想骂一通,那没良心的偷狗贼!得报应倒是早晚的事,因为他手不干净,心不平,肯定出事。只是可怜了,我们家的大虎和二狗。 继续阅读 »

惜福镇驾考归来

免责声明:本文所述为本人科目二驾考的一些心得体会,本着希望对大家有用的心态发表,但并不能保证所描述内容的准确性和对其他人的适用性,仅供参考。

首先,感谢我们的教练,能最终过关,与您的严格要求和悉心指导是分不开的。然后,感谢和我一次练过车的战友们(考完试的、尚没有考试的),一起练车的日子很辛苦,但也是一份难得的记忆,多谢你们的耐心帮助和诚挚鼓励。

2015年4月7日,预定科目二考试的日子。早上5点钟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好不容易熬到5点40,洗漱完毕,早早得去等着同事的私家车一起去驾校。同事考科目三,要求6:40到驾校,于是,我也在6:30左右到达了驾校。距离7点50科目二发车尚早,路边摊上吃了些早点,又等了近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向目的地惜福镇出发了。路上车走得很快,偌大一个双层巴士,左右穿插,竟然游刃有余,我心里在想——啥时候我能把车开成这样就好了。过了一个小时多点,我们已经到了惜福镇,这里的景色真得不错:沿路成片的桃园,满树的桃花正在怒放;成排成排的多层洋房沿街矗立……我当时心里对自己说:好漂亮的地方,可是,希望只来这里一次吧!

到达考试中心,第一侯考大厅等了一会儿,考官宣读了一些考试纪律,其他的记得不是很清楚,说得最严厉的是:考试不合格以后,要迅速返回起点,禁止在考场内练车,否则取消考试资格(事后证明,这个不一定,有队友照样在考试中练了5把倒车入库的说)。然后采集信息、照相,进入第二侯考大厅,等待上车考试。紧张气氛从进入第二侯考大厅时点燃,看着大屏幕上排队等分配车的名字,我的心一直突突突激烈得跳动着,本来没有喝多少水,竟然不到一个小时去了3趟卫生间。终于,大屏幕左侧末端出现了自己的名字——李*志,大厅里一阵哄笑。我也跟着苦笑了一下:我父母取得名字,与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替你们缓解一下紧张情绪,你们还得感谢我呢!然后,前边的3个女战友和1个男战友陆续分到了车号,目送他们,暗暗给他们加油。又过了不到2分钟,广播里开始播报:李*志上2号车。大厅里又一阵哄笑,我在他们的哄笑声中从容走出侯考厅——倒没有那么紧张了。

到达场地,2号车费了很大劲才慢慢悠悠得开了回来,一回来,工作人员就催着前边考生赶紧下车。我刚坐到车上,准备调车座,工作人员已经极其不耐烦的开始了催促:关好车门,开始考试了啊。然后,没有等我确认准备好,已经替我按了开考按钮。不管他,我依然不紧不地的一步一步做着,调车座,系安全带,看了一下发动机是转的,然后调了调镜子。在我系安全带的时候,考试机开始播报——考试开始。等我调完镜子,工作人员又不耐烦的第二次催我,依然不管他,离合刹车踩到底,挂一档,打转向,松手刹,准备用半坡起步步骤(我做的是先放离合,等转速表下降到9左右,然后松刹车,除半坡外其他的起步也都是这个习惯)起车。这时,工作人员开始了第三次不耐烦的催促,心里不爽:让我赶着去投胎吗?不管他,镇定起车,拐弯进入科目区,就没有人再来催促了,可以从容开考了。

很快到达倒车入库区域,1号和3号车库有人占着,2号库和4号库可选,稍微犹豫了一下——就2号车进2号库吧,不犯二就没问题。考试的过程都我都是严格按平时训练的点来的,只要车座调整合适,车辆入库和到位一点都没有问题,具体看点什么就不啰嗦了。这里先写写个人对考试车的感觉吧:相比平时训练用的车,考试车方向盘和离合都要轻一些,灵敏一些;而档位行程无论左右还是前后,感觉都短一些,而且要轻一些——缺乏训练车的那种“到位感”,初次挂倒档,我有一种挂四档的错觉。进入场地预定位置,右侧倒车,第一次挂倒档,感觉挂到了四档,然后使劲往右掰重新挂,因为教练提示过有台阶,先放离合再放刹车,台阶从容越过——越过以后速度变快不少,需要及时踩离合降速,保证准确看打方向盘的点。进库,出库。然后左侧入库起步的时候,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准备倒车,挂倒档,感觉挂成了四档,然后重新确认掰到最右边重新挂倒档,然后踩紧刹车,慢慢松离合,突然听到了”沙沙“的声音,赶紧把离合踩到底。心里想,天亡我啊,训练半个月,掉档也不过三次,这里,竟让我遇到了致命的第四次。惊了一身冷汗,愣了有5秒钟,忽然想到,刹车踩着,车一点也没动啊,或许没有问题呢,反正这样了,继续吧。然后摘档,用吃奶的力气使劲向右向后把倒档稳稳地挂上,继续倒车入库,准确入库,出库。虽然进库几乎完美,但心里却一直等着“考试结束”的判决,心里的弦绷到了极点,直到“侧方位停车“的提示响起,我的心才放松了下来。出了考场以后想想,还好在集训的最后两天在教练帮助下养成了先松离合再松刹车的好习惯,要不然,先松刹车,再松离合,恐怕就是掉档中途停车了,而我也就不可能会一次通过了。

“侧方位停车”,个人感觉只要看好点,记得打灯,没有任何难度。没有什么特别感触要写,不过,记得不要把方向盘打错方向。

“半坡定点起步”也不难,弄明白看哪个墩子,看准了,看好点果断刹车,起步记得打灯就可以了。不过感觉想拿满分,还是比较难的,可能需要更多的训练。最有感触的是,考场上作为参考点的墩子一个接一个,比平时训练时多得多,顺着车印上坡以后,我就忙着数墩子了,结果因为数墩子,而忽视了左右距离,考试后几个考90分的战友交流,也都是犯了这个毛病,扣了10分。不过教练平时说得好:宁可往左点扣10分,也不能往右压线不合格。估计我们几个都是按这个教诲做得,普遍在右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还有一点就是起步的时候,车确实会比训练车容易开抖,车开始抖,就放刹车吧。

“曲线行驶 “看好起始点,按那些步骤去从容打方向盘就好了。这个我比较有感触的是:刚看到实际考试场地的时候,有一种路比平时训练的路要窄的感觉,不过车进去,就没有了,可能是在半坡上看得原因吧。还有就是重申一下教练会反复提的一个要点,一定要看清线的起点,远远看去有些白白的痕迹,那不是起点,一定得看仔细了,不要怀疑起点线被碾压模糊了什么的,起点线是由一个实实在在的方框开始的,不过起点绝不应该打方向盘。
“直角转弯”控制车速,看好点,快速打方向盘就好了,这个我们这一批7个战友平时训练中就很少看到有人出错——貌似只有我有一次车速太快,方向盘打慢了压线而被教练直接罚下。

“直角转弯”以后,连科目间等待时间一共不到10分钟的考试过程就这样结束了。转弯返回途中,考试机播报“考试结束,数据上传中……”,一会儿,考试机继续播报,“考试合格,请尽快返回起点”。扶正方向盘,离合松到底,车却依然比平时训练的车慢了一大截——慢就慢吧,希望回到起点不用再跑一遍什么的。思考着如果要再跑一遍,该特别注意些什么,慢慢悠悠向起点开回,在工作人员示意下,把车由1号车道变更到了2号车道,准备停车。心里默念:一定不能开车门,解安全带,一定得等工作人员确认考试确实合格。谁知车还没停稳,工作人员已经不耐烦起来,喊着我下车,“合格了吗?可以下车了吗!”,我依然厚着脸皮确认,“快下车,快下车”。虽然没得到正面答复,我想,应该确实通过了吧,因为别的考生已经在边上等着上车了。

签名确认成绩,走出侯考大厅,突然有种梦一场的感觉。又过了几秒钟,心想开手机吧,给教练报个喜——她一直担心我会紧张过度。手机刚开机,就接到了单位打来的电话,明天新项目又要开始了,墨迹了半天,我不耐烦起来,我在科目二考试呢,明天上班再说吧,对方才挂了电话。怀着激动的心情,拨通了教练的电话,可惜没人接听。一会儿,教练回了过来。“教练,给您报喜了,通过了。”“挺好,你那么紧张,怕你过不了呢,你是第一个考得吗?”“不是,……”然后,心里竟然想不起我是第几个来了,思维那是相当的迟钝啊。正好这时,看到另外两个男战友出来了,借着我的电话,他们依次给教练报了喜。直到挂了电话,我才想明白,我们队伍里,我是第5个考试的啊,而且,我开始意识到,前面3个女战友和我后面的1个男战友还在战斗呢。我们3个一次通过的兴高采烈地谈论了一会儿,都是90分,都是半坡定点右边距离宽了。又谈论了好一会儿各自考试的心情,却依然不见4个战友出来,终于,出来一个女战友,教练最担心的一个,也通过了,为她高兴。又过了10分钟,另外一男一女两个战友也先后出来。足足等了近20分钟,在担心中,最后一个女战友挥舞着手出来了——不用说,她也通过了。

在我们驾校这批考试的学员里,总共56个考生,有12个没有通过,而我们队伍是全部通过的两个队伍里的一个。可以说,这与教练平时的严格要求是绝对分不开的。平时的严格要求提高了我们考试时的容错量,即便有一些小的失误,也不至于导致不合格的发生。所以希望后续的学员理解教练严格要求的苦衷,好好练,多多想。
期待下一批考试又是一个大满贯。

谨以此纪念我半个月全身心练车的日子,希望对大家有些许的帮助。

十年——工作篇

先说说工作吧

怀着对海西湾美好前景的期望和对家乡的眷恋,我放弃了留在大连的机会,来到了青岛北船重工。满怀热情的开始了在车间的实习生活,那时候真是有干劲,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精力核所有知识都全部用上,可现实是,实际的工作并不需要太多的知识,也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可能有些经验就好了吧。抗大锤,拉滑子的干了整整一年,除了对船舶有了更多的感性认识,没有太多的收获,唯一欣慰的是,在老师傅们的鼓励下,我一直坚持练习口语,英语口语有了很大提高。转眼过了一年,该定岗了,却无岗可定,于是见习满一年,继续领着1600元的进厂工资。更为要命的是,2006年起,社保缴费基数上调了,然后可怜的1600元岗位工资最终发到手只有900多元。那是最苦难的时候,很多一起来的同事纷纷跳槽,而我却没有勇气或者是比较懒惰,决定继续赖在这里。那时候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挣不到钱,就多积累经验吧,到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以后实在不行,跳槽也能跳更高一些。而这个时候,我迎来了失恋,这个就在感情里再说吧。

在一切都让人心灰意冷的时候,我很庆幸,我还保证了学习和积累经验的兴趣和好奇心。在船上,一有闲暇就去看各种设备,试图去了解他们,一有机会就去练习英语口语。2007年,工作终于有了些许的转机,因为修船市场开始上升,分厂工程主管开始变得捉襟见肘,而我们有幸进入了工程部——差不多是分厂最有前途、最锻炼人的部门。但这次扩招,基本上是不加选择的囊括了所有2005届的毕业生,这样有一个后果,就是我们这批人注定会低人一等。工资改革,我们岗位工资在所有部门B岗里差不多是最低的,而我们却要付出更多。但,好歹,总算不是发900大元了。2007年到2009年,在工程部的几年里,还好跟了一个可以让我放手去干的直接领导,自我感觉进步还是很快的。他虽然没有直接说过,让我放手去干就行的话,但从他的行事作风里,我能看得出。无忧无虑的干了两年多,期间尽量要求自己把份内的事情全部扛起来,不要留一点麻烦领导,基本上也都做到了,从单纯的电气开始向机电转型,基本上熟悉了机电的修理业务。进入2010年,工程部调整内部主管队伍调整,他手里带出来的几个精兵强将竟然都被调走了,而调来了几个需要磨合的新手。那时候,很困惑,为什么非得去追求各主管队伍的平衡,而不去考虑打造王牌队伍呢?不过,这个对我也是一个机遇,我在船东面前开始挂上修船经理助理的名号,实际上基本全权主管单船的生产,而其他新来的两个一起管一条船。我也不知道作为单船总管的角色,干得到底好不好,但一直很欣慰的是,我的船工程量相对更大一些,他却参与的很少,而主要精力是放在了另外一条船上,可以看得出,他对我还是很放心的。这一年是很辛苦的一年,最长连续上班时间是50天,一天都没有休息。忙碌却充实着,为了他的信任吧,也为了自己的前途。

就在2010年整整一年,把船机电各专业都了解了差不多,摸爬滚打干了10几条船,自我感觉良好,准备向总管进军的时候,修船市场下滑的厉害,公司开始了向改装和海工的转型。

这里不得不提另一个领导,一个可能很有争议,我却在心里很佩服的人。作为分厂经营副厂长,为了竞标马士基16条改装船,他竟然提出要把2号坞延长以容纳340多米长的马士基船的建议。而高层领导的最终决定也非常英明,最终同意了这一方案。后来,顺利拿下了这16条船,而我有幸作为电气主管参与其中,重新拿起了曾经觉得并没有太大前途的电气老本行,只得去细化,向纵深方向发展吧。结果干得还不错,船东满意,领导满意,整个项目下来,都保证了交船节点而无大的纰漏。期间,我也牵头由技术具体实施,制定了各种工艺,基本上对马士基系列改装电气工程有了一套完整的思路。而正是这个项目开始,受他委托,开始参与经营活动,跟他接触的也越来越多,看到了他的坚韧和执着,也看到了他不拘一格的态度。这个项目的顺利完成,无疑是借着马士基的品牌,打了一个非常有分量的漂亮广告,对后续各种改装项目的取得,应该增加了不少的资本。2012年开始,陆续跟着他参与一些重大项目的投标工作,工作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既要管好生产,还要经常协助经营报价,做一些投标演示等文件,必要时候还会去出差,现场做一些澄清,忙并快乐着吧。可以看出,他对我还是很信任的,而我也尽量去不辜负领导的信任,努力开发自己的潜能。

忙并快乐着挺好,直到2013年除夕当天,得到4条冷藏船改装中标的消息,心里的激动情绪已经到了高潮。作为经营厂长的他,竟然于春节当天给我打了电话,通报了这个好消息,并鼓励我在工作中继续好好努力。可惜自从拿下这个项目,我们都陷入了困顿。一再更改的设计,捉襟见肘的工期,控制不住的成本,对变更无视的船东……一切都觉得那么艰难,那些日子他和项目经理脸上都经常是愁云密布。当时,我真得很怕他们会有人撑不住——他们的心情,从脸上能看得到。在那种氛围下,冷藏船改装进行了一年多,虽然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我基本上圆满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也终于在马士基项目之后,再一次向上层分管领导展示了自己的能力。而在冷藏船改装期间,我的同学4年,同事近9年的好友,却不知什么原因,选择了决绝的离开。他的离开,我想,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让在压抑中的我们重新去审视了生命的珍贵,也让我们看到困难终究会过去。冷藏船的账单谈判并不顺利,感觉就是完全掉进了船东精心设计的咬文嚼字的合同陷阱——作为纵横海上的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海商海事法之类鼻祖的英国,我们每次谈判都是攻坚不破,无果而终。在船厂谈了,去上海谈,却从来没有一个交点。我想,那时候,领导的心情应该也压抑到底了。值得欣慰的是,同期,另一个马士基项目,完成得很出色。要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终于,机缘巧合,我们都迎来了柳暗花明的时刻,他由分厂经营厂长提了公司副总,而我也由于这个让我压抑到底的项目,得到了荣誉,得到了待遇的提升。

2014年对于我们分厂改装来说,注定是一个繁忙的年头——油轮改半潜驳,马士基两个不项目三条船同时在厂。而电气主管,却只剩下了我和另外一个伙计。只能按照领导的设想,由我们两个组织了一个电气小组,同时监管着两个项目。说到电气小组,却只是我们两个人,车间的学生不再相信借调,工程主管的岗位也不再对他们那么有吸引力——工资低的可怜,风险绩效奖金两年没发了,工作还忙得要命。忙忙碌碌,开始还可以脚踏两条船,后来发现真得不行,于是安安心心,干完了马士基A系列1号船,又帮着送走了L系列1号船。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只能这样了。转入2015年,旧得挑战还在那里,半潜驳还是要回归的,毕竟报价是我做的,至少变更还得我去整理吧,我义不容辞。

亲身接触法制——父亲被打伤记2

父亲的病情渐渐稳定,在躺了近一个月以后,终于可以坐起来,可以生活自理了。在这段时间里,打人者只在父亲出院后5天左右进行了一次看望,而这次看望表面的目的是和解,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来搞心理战的,而看他依然没有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始终抱着侥幸心理。这样没有任何诚意的和解,我们以”等好了再说吧,将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后遗症呢“为理由谢绝。没想到,在这次”和解“没过几天,打人者竟然通过其他相熟的亲戚放出消息,他要去河南打工——意思很明显,逼你接受他条件,要不然可能连找他都找不到了。
9月5日,父亲由母亲陪着去做了第二次伤情鉴定。最终结果确认,胸骨骨折,肋骨骨折两根。法医口头跟父母确认是否对鉴定还有疑问,父母亲表示认可鉴定结果,请法医出具鉴定报告。父母离开医院的时候,法医告知,一般鉴定完成后一周左右的时间内,派出所会通知家属。9月11日,拨打了派出所赵警官的电话,可惜没有接通。9月12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再次拨打赵警官电话,接通后,赵警官表示,刚拿到鉴定结果,并确认这种情况,肯定会采取行动了。至于具体什么样的行动,没来的及细问,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周五,可能他们又在开会什么的吧。9月12日晚上回家,因为太累,也没有打电话给父母,告知此事——事实证明,这一点做得很不好。9月13日中午12点左右,母亲打来电话,说是上午打人者又来家里说要和解,并说了一堆儿的好话。主题意思就是,就不要打官司了,打官司请个律师都得五六千呢,而且进去也就个几天就出来了,还不如把钱赔给我们呢。因为没有接到派出所电话,父母亲没有太多的底气,特别是一直认为”派出所“可能会被打人者”公关“而故意拖延的父亲,看到人家主动来提和解,竟然同意了。听到这个消息,当时真是非常气氛,打人这么长时间,”看望“了也四五次了,怎么从来没这么有诚意过?火烧眉毛的时候,临时来报佛脚?早干什么去了?
9月13日晚上的和解,找了本姓的一个二大伯和我大伯作为见证人,这次的和解虽然比以前有诚意,但功利之心也显而易见——一口一个兄弟叫着,让开个价。这种事情,我们开价,岂不是有勒索你的意思,我们只能告诉你,光在医院的花费就一万二了。父母亲也是这么做的,一直就只是说,我们在医院就花了一万二了。而打人者能提出的最好”和解“条件竟然只是去负担医院的费用。这样的”和解“谈判,谈到晚上九点多,无果而终。是啊,这样的和解,我们怎么可能接受呢,父亲躺了近一个月,母亲又要照顾他,又要照顾着地里的三亩多地的西瓜,经常是早上五点多下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一忙就是一个多月。父母亲受得苦,就白受了吗?现在我们的意见还是比较统一的,我们就要我们的医疗费和务工费等和法律给予的公道。其实,我们现在也真不急了,父亲好歹能坐起来,能自理了;家里母亲夜以继日紧赶慢赶,总算把地里活忙了个差不多。至于父母亲,特别是父亲担心的他们会找关系,”大事化小,小事划了“的可能,我现在是越来越不担心了。在现在日益完善的法制体制下,他们要得到”顺水推舟“的帮助,我想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如果想得到”徇私枉法“的帮助,我想应该还是很困难的。后续进展如何,我拭目以待。

亲身接触法制——父亲被打伤记

一直对法律很是敬畏,推崇那些法制下平等的精神,认同法律对基本人权和人格尊严的保障,也一直觉得那些枯燥的法律条目是人类思想和智慧的结晶。去年,甚至曾经一度想在职选修人大网校的法律专业本科文凭。年前认真进行了咨询,几度想报名,但思考着工作性质和忙碌情况,年后暂时放弃这个想法。

而这次亲身接触法制,却是因为自己的亲人。父亲本月初因在村里打牌与人发生口角,被人打伤。家里亲人发现后第一时间拨打了110报警,因地处市区边界以及后来电话交流问题,很长一段时间110才找到现场。赶到现场后,民警对现场进行了拍照,并询问了事发在场的旁观者。然后,后来赶到的120把我父亲接到了中医院。当晚进行了头部的缝合包扎手术,并对胸部进行了CT检查,初步发现胸骨骨折。

第二天,民警到医院对我父亲进行了问询,整个过程中,只当事人本人出席,其他人都进行了回避。整个问询持续了尽一个小时,事后得知主要是问事情经过、是否接受调解、是否要做伤情鉴定等。出来以后,民警告诉我们,因为是胸骨骨折,卧床不起,伤情鉴定需要等恢复到能起来以后以后通知他们,他们来协助办理。

5天以后,医院建议进行了第二次CT检查,这次又发现了一根肋骨骨折。6天以后,父亲能坐起来,勉强走动了,只是起和躺得时候还是很痛。但因为着急出院,决定通知派出所安排伤情鉴定。在通知派出所三天后,派出所安排进行了伤情鉴定。民警先到中医院提取了档案,然后去的是中心医院,法医以原医院拍的CT不清晰为由,要求重新做CT。做完CT以后,法医得出与中医院关于胸骨和一根肋骨骨折的一样的结论,另外3~5根肋骨因CT依然不清楚而不能确认是否骨折,同时发现肺部可能有问题,建议3周以后再做一次CT检查。这次鉴定,法医口头确认已经构成轻伤,但轻伤等级尚需确认上述未名情况明确后确定。

伤情鉴定完以后,回到中医院待了两天,因短时间不能恢复,决定出院回家养病。整个住院期间为10天左右,包括鉴定等各种花费已经超过1万元。目前,派出所对打人者并没有采取行动,说是要等伤情鉴定出来。住院期间,打人者进行了三次探视:第一次是刚住院的事后,并不情愿,也没有说过一句认错的话,打人者在异地的女儿对伤情进行了询问,并声称治疗要紧,不要担心花费等好(kong)话,但只是委托别人带来了1千块钱说是贴补住院吃饭什么用的;第二次是打人者和儿子进行的探视,依然没有认错的意思,他儿子给了1千块钱,说是出差路过,没有带太多的钱;第三次探视,纯粹就是怕花钱太多,来动员我们尽快出院的。对于打人者始终对自己的行为严重性没有较为深刻的认识,并积极配合调解,我们感到愤怒而无奈,决定坚持按法律程序走下去。

因为伤情鉴定尚需进行第二次,还没有正式的结论。询问了办案民警,民警承诺伤情鉴定出来肯定会采取行动;网上咨询了我们本地的一个律师,他告诉我如果构成轻伤,现在检查机关肯定会公诉,已经不再接受自诉。不过现在心依然悬着的,中国的法制毕竟不健全,那些写的明明白白的法律条目能不能认真贯彻执行是一个问题,即便执行起来,会不会打折扣,又是一个问题。然而,事情已经发生,行凶者依然执迷不悔,也只能按照法律的程序走下去了。不过,这也成了我验证中国法制现在所处阶段的机会,后续进展如何,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