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存档: lily - 第2页

酗酒者的家庭谁是受害者

很不幸,身边亲密人的家庭中有人酗酒。

酗酒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他认为:全天下的人没有人能理解他,没人真正关心他,周围的人要么势力要么尖酸刻薄,亲人朋友看不起他,自己从没受过公正平等的对待。从成长方面讲,酗酒者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受害者,比如小时候受过父母的虐待,或遭遇家庭重大变故(如亲人的离世),从而在心灵上留下创伤,长大后为逃避痛苦,而躲到酒精里寻求安慰。

酗酒的人一般都有一颗玻璃心,别人无心的话语,他会以为针对他而说,并铭记在心。如果别人对他有失公正的对待,那他更是怀恨在心。所以心理的创伤越积越多。同时,酗酒者一般害怕正面冲突,不敢或不善于表露自己的情绪,只会压抑自己。只能藉由酒精的麻痹来发泄不满——即撒酒疯。

酗酒者大都自以为是,听不得别人的一点意见。酗酒者会伴有社交障碍或轻微自闭。酗酒者往往很自卑,这使他自己不敢正视酗酒的事实,从不去听或反思酒后的言行。

一般人都认为:酗酒者的伴侣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她要忍受酗酒者对自己的伤害,还要顾全整个家庭,和收拾酗酒者破坏后的残局(有可能是人际关系也可能是经济损失),甚至还要替酗酒者掩盖事实,顾全颜面。很多酗酒者的伴侣属于“老好人”:任劳任怨,没有不良嗜好,吃苦耐劳,善良,忍耐。并且总是被邻里或亲朋好友称赞。

其实,伴侣的好也是酗酒者坏的一个促因。“老好人”大都比较喜欢唠叨,喜欢控制,有拯救者情结,怀有能改造好酗酒者的梦想。岂知,她的干涉只会使事情向更坏的方向发展。 继续阅读 »

看见孩子

今天读李雪的《当我遇见一个人——母婴关系决定孩子的一切关系》,里面提及很多父母陪伴孩子时,根本看不见孩子的真实存在,只看到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正确”的孩子。这样的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时,不停的挑剔、指挥孩子。孩子玩水,嫌浪费水;孩子玩土,嫌弄脏衣服;孩子自己吃饭,嫌吃的太慢;孩子想吃肉,指挥孩子多吃青菜;孩子开心的跑过来要妈妈抱,妈妈却让孩子先去洗手。

父母看不见孩子时会有三种回应关系:

1,以母亲为中心型。当婴儿先对母亲报以微笑时,母亲没有回应。母亲逗弄婴儿,婴儿笑了,母亲觉得开心,也笑了。在这种关系中,婴儿好像是母亲的玩具,只有母亲才可以是行为的发起者,婴儿要按照母亲的预期来回应。

2,无关反应型。

3,情感逆转型。

孩子一身汗地跑回家,兴奋地告诉妈妈:“我们球队今天赢啦!”如果妈妈回应“你的衣服好脏”,属于无关反应;回应“赢球又不能算成绩”,则是情感逆转。 继续阅读 »

亲密育儿感悟

馨馨已经十天大了,从出生到现在,她一直是吃了睡,睡了吃。每天她要吃八到九次奶,拉六七次臭臭,一个晚上就要吃3到4次奶。白天我给馨馨用尿布,晚上为了方便就用纸尿裤。

我现在奉行亲密育儿法,宝宝一哭或刚哼唧一声,我就立即去照顾她,给她喂奶或者换尿布。摸着规律后,被我照顾好的馨馨,连哭的机会都没有了。leo直喊小宝真乖,不哭也不闹,光知道睡觉。

婴儿第一个月的任务就是吃和睡,一天的睡眠时间为18-20小时,光吃奶的时间就用去近四个小时,醒着的时间就很少了。而这一个月正好是妈妈需要多休息,恢复身体和体力的时期,也是妈妈和宝宝的磨合期。不得不叹服大自然的奇妙安排。

简单介绍下亲密育儿,其目标是:了解宝宝;让宝宝感到舒适;享受养育宝宝的过程。其主要做法是:用母乳哺育宝宝;和宝宝一起睡;分辨和回应宝宝的哭声;尽量多抱抱宝宝;学会分辨育儿建议。简单说来就是:要多抱抱宝宝,一哭就哄,一饿就喂,睡觉不离左右,听从宝宝的发号施令。

在医院的时候,临床的奶奶在孩子哭的时候,便抱起来哄,会轻轻晃动或是走动。有次孩子哭,奶奶又抱起来走动,这时刚好有护士来,看到后说:“别光抱着孩子,抱惯了就放不下了!”第二天因母乳太少,馨馨吃的太费劲闹情绪哭,奶奶也抱起来哄,护士恰好来病房碰到,又说了同样的话。如果是在生晴晴听到这样的话,我肯定会认为护士说的很对,会按她说的做,尽量少抱孩子,别把她惯坏了。可现在,我有了不同的看法,即使孩子想让你天天抱着,你真正抱她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因为孩子有很多的成长需求,比如睡觉、吃奶、翻身、爬行、站立、走路、说话、玩耍……他是不会因追求舒适而放弃成长的,所以算下来,真正能抱她的时间比想的要少很多。 继续阅读 »

均衡分配父母的爱

人的心理真是微妙。只有晴晴一个孩子的时候,真的是怎么爱她都不嫌多,而且对她有无限的耐心和容忍。如今带着二宝馨馨回家后,对大宝的接纳度瞬间降低了很多。内心无形中对两人有了比较。

这比较自然先从外貌开始:晴晴小时没馨馨胖乎,馨馨没晴晴眼睛大,晴晴没馨馨皮肤白,馨馨头发长的更好……

然后看着馨馨小小的脸蛋,越看越喜爱,再看晴晴,她怎么这么大了?腿都这么长了,个头都这么高了!再也不是以前犯愁晴晴长的比同龄人瘦小的心境了。馨馨吃了睡,睡了吃,真安静。晴晴嘴巴不停,真吵闹。晴晴在床上跳,我阻止:“别在这跳,小心压着妹妹!”晴晴要摸摸妹妹,我阻止:“你没洗手,别摸妹妹!”晴晴要凑近看妹妹,我阻止:“你感冒了,别离妹妹那么近,会传染上她的!”晴晴要我抱抱,我敷衍:“等我先喂饱小宝宝吧!”晴晴半夜被尿憋醒,哼唧的哭,我没了原先的耐心哄她,而是不耐烦的训斥:“哼唧什么,赶紧起来尿尿!”还有类似:“晴晴别大声吵,会吵醒妹妹的!”……有了小宝,感觉自己瞬间成了大宝的后妈。

昨天的时候,晴晴问我:“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对她各种阻止时,她问我:“妈妈,你怎么光说我,惹我生气,你为什么不说妹妹?”

一样的父母,一样的环境,因为有了不一样的对待,姐妹间的性格差异将在这些琐碎的细节中,一点点形成。

其实此时晴晴是最需要关心的那个,因为她看到原先经常陪她玩的妈妈,现在居然不怎么理她,而是天天陪着妹妹,心里肯定是难过的。

还好我自己有觉察和反省,不会继续这么忽视晴晴的情绪。等过几天身体恢复的更好些时,还是要多陪陪她的。同时管住自己的嘴,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产房见闻

产房里面聊天的话题,基本离不开“是男是女”?那位因为饥饿而推迟手术的妈妈,生了个男孩,她的大宝也是男孩。自从孩子被抱出来后,孩子的姥姥就一直念叨:“你咋不是个女孩呢?你要是个女孩的话你爸爸该多高兴啊!”真不知道她女儿女婿听到后都啥感受,反正我在旁边听到这话后,觉得这位姥姥不像亲妈。

搬进病房后,临床是一位外地来的,陪床的有产妇的老公、婆婆、亲妈。看她的这位亲妈做事情,真是令人着急,简直了,啥都做不好。女儿对她说:“还不如不带你来,带你来了,你啥都不会,每天还要多花一百多块的旅馆费用。”她妈回:“我早跟你说俺啥都不会,不来的,是你非让我来的。”女儿回:“妈你别说了,我这是在坐月子呢!”

她这位妈住旅馆,晚上要女婿去送,早上要女婿去接。陪床肯定不行,既照顾不好大人,又不会哄小孩。有天早上,女婿到旅馆接她,让她在门外等会,他去趟洗手间。结果女婿出来后,找不到丈母娘了。跑大堂,问工作人员看到有一老太太出来没?都说没有。打手机也不接电话,后来又返回五楼,还是不见踪影。找了半天,最后在六楼找到了老太太。女婿真是又气又急。 继续阅读 »

住院记录

17日下午做例行产检时,我跟主治大夫说,自己是二胎,已经39周了,一胎是剖腹产,今天能不能住院?大夫立即给开了住院证。我赶忙给仍在上班的leo打电话,告诉他赶紧来医院办住院手续。而我则继续做各种检查:胎心监护,b超,抽血验血。

等leo到医院办完住院手续,我们去了住院部,然后是各种病史的询问,及各种文件签名。最后告知晚上十二点后不要吃喝,等待明天的手术。这期间,因为病房满员,我一直在走廊的病床上,由此可见产科的火爆程度。

18日,在心焦的漫长等待后,终于在下午四点时轮到了手术。这期间,我的一临床因抵御不了饥饿的折磨,决定不再进行无望的等待,吃了午饭并把手术推迟到19日。

在没用止疼泵的手术室,我经历了特别痛苦的产程。有时我会想,精神的痛苦和肉体的痛苦,到底哪个更痛?为何很多精神痛苦的人,会用折磨自己的肉体来减轻痛苦呢?这时候他的肉体没有疼痛感么?曾在武志红的书中读到:当身体某处疼时,可以尝试把意念集中在此处,并跟它对话。这样做可以使人提高对疼痛的忍受度。可手术中疼痛时,我甚至不敢去面对痛处,只希望自己的注意力能被其他东西分散。

出手术室被推回病房后,医生在刀口上放置了盐袋,并用双手按压腹部,虽然麻药仍未消失,但这疼还是令人刻骨铭心。之后医生交代leo,要每隔二十分钟就给我活动下双腿。这次麻药消失的很快,大约两小时后,我的双腿就已能自己活动。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