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存档: 自我成长

父母的生日

晚饭时leo说起等爷爷过生日时,一起把晴晴之前要买的那条五斤多重的大鱼吃了。leo可能为了照顾我心情,又问了我一下姥姥的生日。上半年leo为了给奶奶过六十岁生日,还特意让他们从老家过来,与从烟台赶过来的弟弟一家一起庆祝。想起这些,有些心酸,为我的父母。我根本没记过他们的生日,这么多年只有一年爸爸过生日时,我打过一次祝福电话。估计弟弟妹妹也不可能记得爸妈的生日。

我们姐弟三个,都没有爱人的能力,把这完全归咎于原生家庭,其实有点推卸责任的意味。我们父母之间的关系确实糟糕,我妈也确实强势爱控制人,他们也都没有正确爱孩子的方式,缺乏爱人和自爱的能力。leo的原生家庭也不怎么样,父亲长年酗酒,曾因酒后闹事进了两次警局,还曾两次被打惹上官司,并且他父母还偏心弟弟,可leo对他父母从不记恨,一直和颜悦色,定期主动给家里打电话。从不跟我一样会对父母恶声恶语的。

下午,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她今天又回老家了。按她那脾气,肯定是又觉得受了什么委屈。她自己只说在这边没什么用就走了。我没有追问下去,因为知道了缘由也没用,我无力改变那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和看法。但是这次,我感到有些自责和内疚,由于我不肯倾听我妈的唠叨和委屈,她也真的不再向我倾诉。可她又能向谁诉说呢?

作为新一代人,我们有自省和学习的能力,有改变自我的可能。我一直努力的进行自我成长,却仍很难放下与一些人(包括父母)的芥蒂。不肯原谅别人,就很难原谅自己。
修行的路在继续。

女儿讲脏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女儿开始说“脏话”,偶尔嘴里会蹦出“大臭屁”“臭狗屎”“大笨蛋”之类的话。

有一阵子,她回家会指着我或leo不停的重复:“你这个大笨蛋呀,你这个大笨蛋呀!”还是用说唱的形式。我们开始都没理她,后来有次吃饭,女儿又指着leo唱“你是个大笨蛋呀。”leo就对她说:“我不喜欢被别人用手指着,我也不喜欢你这么说我。”女儿就笑嘻嘻的说:“那我就说我自己,我是个大笨蛋呀!”我们继续吃饭,没再管她。不知过了多久,女儿可能觉得我们的反应很无趣,就没再说过这话。

我们对待她说其他的“脏话”,也是采用不理睬的态度,女儿就渐渐很少说了。

记得女儿两岁多的时候,我和她在老家待着,农村的娘们说话时经常有带脏字的口头禅的,女儿不知觉的就学了来。有天我带她去舅舅家玩,女儿就说了脏话,被舅妈听到后,向我告状说:“你听见你闺女说的话了没?她都会骂人了!她刚才在骂‘娘b的’。”我笑了笑说:“她肯定是听别人说,学来的。”也没把这当回事,后来我没听到女儿再说这句脏话。 继续阅读 »

跟着兴趣走

我发现,想正儿八经的记录生活,写点自己能看的东西,而不只是流水账的记录,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更不容易的是能坚持一直写下去。这就需要不断的阅读,深入的思考,细致的观察。最重要的是不能犯懒。

近期我这么勤奋的写说说,一方面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思想,女儿成长中的问题和趣事,以及家庭中转身就忘的琐事;另一方面是为了练笔,希望自己能提高写作水平,能在育儿、心理、教育方面有所思所得。

早在去年时,我就打算花两年的时间,报个心理学的在职研究生。并且已经详细咨询了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确定了研究的专业和方向。不过因为我已经报了小巫学堂,并且一直打算着要二胎,觉得自己精力不足,就暂时放下了。前一阵子,中科院研究所招生办又联系我,问我今年是否打算报名。我考虑到刚生二宝,年底寒假肯定没时间去北京参加面训。虽然我读在职研究生的主要目的是系统且深入的学习青少年心理,但既然打算读了,那就争取把学位考出来,也不枉自己花那么多精力和金钱。所以我打算在这一学年的国考结束后,等到明年六七月份再报名学习。

从初接触心理学和教育到现在这近五年来,通过学习和实践,我确定了自己的兴趣所在。所以我想自己的这些计划,绝非头脑发热后的一时兴起。尽管我还不能确定,等读完研究生,在小宝上幼儿园后,到底能从事什么职业,但至少我知道了自己的爱好和所擅长的。

无论以后我是要做青少年心理咨询师,还是家庭教育咨询,抑或是幼儿教师,都需要我从现在开始,不断的学习和思考,积累专业知识和素养。我的家庭就是一所很好的实践基地,孩子们就是我的观察对象。

女儿的礼物

今天晴晴放学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给我看她收到的礼物——一个毛绒小黄鸭、两个蝴蝶结卡子、一个蝴蝶结头绳。并告诉我这是他们小王老师给的,因为马上要走了,才给他们礼物的。我问她老师走了要去哪里?晴晴告诉我说,老师要回她们学校去读书。我问她老师走了,以后会不会想念老师。晴晴回答:不会。
记得她上小班时,也有实习老师,老师走的时候也给他们发了些小礼物,当时我问了她同样的问题,晴晴的回答和今天一样,都是不会想念老师。我还问她要不要给老师送个礼物,那时她说不用。而今天再问,她说要给老师画张画,等周一见着老师的话送给她。还补充了句:“可我只会画猫头鹰呀,小鱼呀,小鸡呀什么的。”我说:“没事,你无论画什么老师都会喜欢的。”

自从晴晴上中班后,我很少参与班级活动,家长会也是leo去参加的。leo参加完家长会回家后,跟我简单复述了班主任的教育理念:即让孩子成为他自己的样子,而不是家长想要的样子。跟我的理念相同。我跟她们班主任唯一的接触,就是在早上送晴晴,她在教室门口迎接孩子的时候。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每次迎接孩子跟他们说话时,都是蹲下身子的。由此可见她是尊重孩子的。就说我自己,即使有尊重孩子的理念,也很难做到时时蹲下来平等的跟孩子对话。

所以我一直觉得女儿很幸运,能进入好的幼儿园,并遇到她喜欢的好老师。

酗酒者的家庭谁是受害者

很不幸,身边亲密人的家庭中有人酗酒。

酗酒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他认为:全天下的人没有人能理解他,没人真正关心他,周围的人要么势力要么尖酸刻薄,亲人朋友看不起他,自己从没受过公正平等的对待。从成长方面讲,酗酒者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受害者,比如小时候受过父母的虐待,或遭遇家庭重大变故(如亲人的离世),从而在心灵上留下创伤,长大后为逃避痛苦,而躲到酒精里寻求安慰。

酗酒的人一般都有一颗玻璃心,别人无心的话语,他会以为针对他而说,并铭记在心。如果别人对他有失公正的对待,那他更是怀恨在心。所以心理的创伤越积越多。同时,酗酒者一般害怕正面冲突,不敢或不善于表露自己的情绪,只会压抑自己。只能藉由酒精的麻痹来发泄不满——即撒酒疯。

酗酒者大都自以为是,听不得别人的一点意见。酗酒者会伴有社交障碍或轻微自闭。酗酒者往往很自卑,这使他自己不敢正视酗酒的事实,从不去听或反思酒后的言行。

一般人都认为:酗酒者的伴侣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她要忍受酗酒者对自己的伤害,还要顾全整个家庭,和收拾酗酒者破坏后的残局(有可能是人际关系也可能是经济损失),甚至还要替酗酒者掩盖事实,顾全颜面。很多酗酒者的伴侣属于“老好人”:任劳任怨,没有不良嗜好,吃苦耐劳,善良,忍耐。并且总是被邻里或亲朋好友称赞。

其实,伴侣的好也是酗酒者坏的一个促因。“老好人”大都比较喜欢唠叨,喜欢控制,有拯救者情结,怀有能改造好酗酒者的梦想。岂知,她的干涉只会使事情向更坏的方向发展。 继续阅读 »

看见孩子

今天读李雪的《当我遇见一个人——母婴关系决定孩子的一切关系》,里面提及很多父母陪伴孩子时,根本看不见孩子的真实存在,只看到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正确”的孩子。这样的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时,不停的挑剔、指挥孩子。孩子玩水,嫌浪费水;孩子玩土,嫌弄脏衣服;孩子自己吃饭,嫌吃的太慢;孩子想吃肉,指挥孩子多吃青菜;孩子开心的跑过来要妈妈抱,妈妈却让孩子先去洗手。

父母看不见孩子时会有三种回应关系:

1,以母亲为中心型。当婴儿先对母亲报以微笑时,母亲没有回应。母亲逗弄婴儿,婴儿笑了,母亲觉得开心,也笑了。在这种关系中,婴儿好像是母亲的玩具,只有母亲才可以是行为的发起者,婴儿要按照母亲的预期来回应。

2,无关反应型。

3,情感逆转型。

孩子一身汗地跑回家,兴奋地告诉妈妈:“我们球队今天赢啦!”如果妈妈回应“你的衣服好脏”,属于无关反应;回应“赢球又不能算成绩”,则是情感逆转。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