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存档: 生活点滴

晴晴2016年作品展

小家伙非常爱画画,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都比我们早起,在客厅沙发上作画。这些都是她一年来的作品,没有任何人指导,全是她小小心灵的杰作。谨整理于此,以做纪念。

女儿2016年童言趣事

2015.12.2
想起上周日去朋友家发生的趣事,朋友都出去办事了,就我和三个小朋友在家。女儿跟两个七岁的姐姐玩时,强烈要求要当小鸟妈妈,两个姐姐当小鸟宝宝。开始两个姐姐还稍稍配合,小鸟妈妈抓的虫子,她们都会假装吃掉。后来两个姐姐玩的更好,所以不同意当宝宝了,也不太理她了。女儿和她们达不成一致,就伤心的来找我求助:“妈妈,姐姐不让我当小鸟妈妈。”
我:“噢,那自己去找找有没有其他宝宝吧。”
女儿:“没有其他小鸟,妈妈,姐姐不当小鸟宝宝,她们不听话,你去打她们吧?”
我实在忍不住笑起来:“啊,不听话就打人吗?姐姐不愿意我也没办法。你自己想个办法吧。”
求助不成,自己又回去跟她们商量去了。后来我听着琪琪姐姐让女儿乖乖在那孵蛋,这才摆脱了她的纠缠。

2016.3.2
昨天就告诉女儿:“明天要带你去打预防针。”
女儿坚决道:“我不打针。”
我:“小孩都要打针,妈妈小时候也要打针。”
女儿忧虑的问:“打针疼不疼?”
我:“有点疼,不过就疼一下。”
今天吃过早饭后,女儿问:“怎么还不去打针啊?什么时候去呀?”
到了妇幼所,排队登记时,女儿问:“怎么还不打针?我想快点打。”
一妈妈好奇的问:“为什么想快点打?”
女儿:“快点打就不疼了。”
打针的时候,女儿一脸凝重看着大夫用棉棒擦皮肤,看着针扎进皮肤里,一声未吭。我本以为她要哭几声的。大夫也夸她:“你真勇敢。”……

2016.3.8
剪刀掉进床头柜和床之间的缝隙里,女儿发现了,开始想办法弄出来。她先拿来一把扫帚,使劲往外扒,只是缝隙小,扫帚来来回回的根本碰不到剪刀。她捣鼓了几分钟后,发现不行,就向我求救:“妈妈,我弄不出来,你给拿出来吧?”我看了一下:“不用弄出来了,让它在那吧,我也拿不来。”
女儿没再求我,她拿着自己玩具塑料鱼,又开始不懈努力。可还是不行!最后她一张比较硬的广告纸,叠了一下,然后顺利的把剪刀勾出来了。
女儿一脸的满足,自豪的告诉我:“妈妈,我用了三个工具,才把剪刀拿出来的。第一个,我用的是扫帚;第二个,我用的是鱼;第三个,我用的是这个长纸。”我连忙夸她:“哇,你好厉害。妈妈都没办法弄出来,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你可真是个肯动脑筋的人。”

2016.3.19
女儿:“妈妈,我不多看电视;我还不多吃零食;小朋友来我们家,我所有的玩具都让他玩;我就是爸爸妈妈的乖宝宝。”
然后跑过来抱着我:“妈妈,我好爱你。”
我:“我也很爱你。”
听着女儿这么懂事的话,我有时不是欣喜,而是会怀疑我自己是否走对了路,我是希望女儿有自己的想法,有主见,而不是太懂事太乖太听话的。

2016.日期不详
早上女儿睁开眼,就在我耳边喊:“妈妈,太晚了,幼儿园要关门了。你给我请假吧!”
因为没听见leo的闹钟响,知道还早,就迷迷糊糊的说:“还早,晚不了。”
女儿:“妈妈,那你再睡会儿,然后就晚了,你再给我请假吧。”
我说小朋友,你不想去幼儿园,就别打扰我,让我使劲睡不行么?大早上的,这么吵,还使用必须让我回答的问句,不答应还在一旁推,你让我还怎么睡啊! 继续阅读 »

老婆2016年的碎碎念

2016.4.20
单元门上贴了张“求蹭饭”的启事,是两个考研的学生求蹭午饭和晚饭的。要求不高,价钱好商量。估计他们就租住我们这个单元。
看完后,心动了一下。觉得可以帮助她们,我们家人口少,加两个人吃饭就是每顿多炒一个菜而已。也给自己点做饭的动力。说不定锻炼出个神厨来。
leo回来后,跟他商量这事。他一语把我击倒在地:“你自己天天午饭都凑合吃,还能给人做饭?”这话勾起了我的畏惧,是啊,添两个人就要天天买菜,还要洗更多的碗。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成事,队友是不是很重要?

2016.4.28
我妈可能是年纪大了,很多事情看得开了,处理事情开始柔和起来,不再粗暴的伤人伤己。前几天,我老家的两条狗:大虎和二狗狗被人偷抓去了,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估计生无可能了)。大虎在我家有十多年了,长得很健壮威武;二狗子长的很猥琐,但非常懂事,深得人心。跟我父母很有感情,这次没了,他们很是心疼。干偷鸡摸狗这事的肯定是本村的,依着我妈年轻时的脾气,那肯定要骂三天街的。可这次我笑着问我妈,有没有爬屋顶上去骂人家?老妈居然说:没有。还说人在做天在看,谁打死咱家狗会自己得报应的。我也劝她大虎年纪也大了,又舍不得卖,死家里也是难过。
话说我倒是很想骂一通,那没良心的偷狗贼!得报应倒是早晚的事,因为他手不干净,心不平,肯定出事。只是可怜了,我们家的大虎和二狗。 继续阅读 »

父母的生日

晚饭时leo说起等爷爷过生日时,一起把晴晴之前要买的那条五斤多重的大鱼吃了。leo可能为了照顾我心情,又问了我一下姥姥的生日。上半年leo为了给奶奶过六十岁生日,还特意让他们从老家过来,与从烟台赶过来的弟弟一家一起庆祝。想起这些,有些心酸,为我的父母。我根本没记过他们的生日,这么多年只有一年爸爸过生日时,我打过一次祝福电话。估计弟弟妹妹也不可能记得爸妈的生日。

我们姐弟三个,都没有爱人的能力,把这完全归咎于原生家庭,其实有点推卸责任的意味。我们父母之间的关系确实糟糕,我妈也确实强势爱控制人,他们也都没有正确爱孩子的方式,缺乏爱人和自爱的能力。leo的原生家庭也不怎么样,父亲长年酗酒,曾因酒后闹事进了两次警局,还曾两次被打惹上官司,并且他父母还偏心弟弟,可leo对他父母从不记恨,一直和颜悦色,定期主动给家里打电话。从不跟我一样会对父母恶声恶语的。

下午,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她今天又回老家了。按她那脾气,肯定是又觉得受了什么委屈。她自己只说在这边没什么用就走了。我没有追问下去,因为知道了缘由也没用,我无力改变那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和看法。但是这次,我感到有些自责和内疚,由于我不肯倾听我妈的唠叨和委屈,她也真的不再向我倾诉。可她又能向谁诉说呢?

作为新一代人,我们有自省和学习的能力,有改变自我的可能。我一直努力的进行自我成长,却仍很难放下与一些人(包括父母)的芥蒂。不肯原谅别人,就很难原谅自己。
修行的路在继续。

女儿的礼物

今天晴晴放学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给我看她收到的礼物——一个毛绒小黄鸭、两个蝴蝶结卡子、一个蝴蝶结头绳。并告诉我这是他们小王老师给的,因为马上要走了,才给他们礼物的。我问她老师走了要去哪里?晴晴告诉我说,老师要回她们学校去读书。我问她老师走了,以后会不会想念老师。晴晴回答:不会。
记得她上小班时,也有实习老师,老师走的时候也给他们发了些小礼物,当时我问了她同样的问题,晴晴的回答和今天一样,都是不会想念老师。我还问她要不要给老师送个礼物,那时她说不用。而今天再问,她说要给老师画张画,等周一见着老师的话送给她。还补充了句:“可我只会画猫头鹰呀,小鱼呀,小鸡呀什么的。”我说:“没事,你无论画什么老师都会喜欢的。”

自从晴晴上中班后,我很少参与班级活动,家长会也是leo去参加的。leo参加完家长会回家后,跟我简单复述了班主任的教育理念:即让孩子成为他自己的样子,而不是家长想要的样子。跟我的理念相同。我跟她们班主任唯一的接触,就是在早上送晴晴,她在教室门口迎接孩子的时候。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每次迎接孩子跟他们说话时,都是蹲下身子的。由此可见她是尊重孩子的。就说我自己,即使有尊重孩子的理念,也很难做到时时蹲下来平等的跟孩子对话。

所以我一直觉得女儿很幸运,能进入好的幼儿园,并遇到她喜欢的好老师。

姐姐的喜爱

从带馨馨回家后,我观察了下晴晴的状态,发现她的情绪没有什么变化,每天仍旧开开心心的。我不再阻止她接触小宝,每天放学后,晴晴都会陪会妹妹,摸摸她的小手小脚或脸蛋儿,有时也会抱抱她。我告诉她抱的正确姿势后,她居然抱的有模有样。看着她们在一起的温馨场面,觉得人生的幸福不过如此。

为了照顾晴晴的情绪,我每天在她放学后,都尽量陪她玩会儿,或跟她聊聊幼儿园的事情。leo一有时间也刻意多陪陪她,时不时抱抱亲亲她。我们用行动告诉她,有了妹妹,爸爸妈妈还跟以前一样爱她。同时,晴晴跟妹妹玩时,我会跟馨馨说:“这是姐姐,她在跟你玩那!”然后又对晴晴说:“你看,妹妹很喜欢你呢。”

我在卧室陪小宝或喂奶时,晴晴都会在客厅开开心心的跟奶奶玩,不会来打扰我们。而且,最近几天来,晴晴都主动要求跟奶奶睡。虽然我知道她跟我们一起睡时,我因为照顾小宝,可能没精力照顾她,也可能会打扰到她的睡眠,但是她跟奶奶睡时,我心里仍旧五味杂陈,有种自己的宝贝被别人抢走的感觉。做妈妈的,对待孩子的心情,还真是各种纠结。

另外,家里突然多了三口人,感觉一下子拥挤了不少,我的私人空间缩小到仅剩卧室,跟产前家里经常就我一个人相比,落差有些大,这令我时常烦闷不已。等馨馨大一些,我还是自己来带孩子吧,尽管会累些,但心舒畅了,家的环境好了,一切还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