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儿童教育 - 第2页

小巫养育学堂

上了一年的“小巫养育学堂”已经结束了。现在聊聊学堂的那些事,顺便总结一下自己的学习情况。

当时报名学堂,我是冲着“小巫”和“蔡真妮”去的。因为喜欢育儿,所以关注小巫,因为喜欢真妮的书,所以关注她。当在微博上看到“小巫养育学堂”招生简章里,这两个人的名字同时出现时,我简直欣喜若狂,哇,可以近距离跟她们接触,听她们布道了。

开始几次课,听到小巫的声音我很激动,看着她打的文字也很兴奋,虽然有些理念第一次接触,真的很难理解,但我努力去学。学堂推荐的书目,我基本都买了,虽然至今仍没读几本。

前半年我上课挺积极,甚至曾下豪言,每上一节课都会写一篇课后感。呃…我还真不是个有毅力的人,貌似至今只写了两三篇。而且,后半年我开始成了“僵尸”,课有一搭没一搭的上,对实时上课失去了激情。但是,心疼钱,不上课自己会很内疚,于是会抽空爬楼看记录,或者下载课件学习。

这一年里,在学堂里陆陆续续接触到十几位老师。学习内容挺宽泛,主要涉及无条件养育,pet,华德福教育,心理学,艺术养育(其实也属华德福教育)。每个老师在课堂里会讲他们擅长的主题,其实这些都可以在他们的书或公微里学习到,所以学习的知识很零散,不系统不深入。这也是网络课堂的特点。若想系统和深入,就自己读书学习或一起讨论或参加线下工作坊。

这一年感觉最大的收获:就是了解到了华德福教育,坚定了自己无条件育儿的信心,接触到pet沟通工具;还有就是了解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不要盲目追随和崇拜各种大迦,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脑袋思考问题。 继续阅读 »

女儿上中班了

女儿上中班啦!新班主任为了更好的了解孩子,希望跟家长多了解一下孩子,于是我就跟老师把女儿好一顿夸。

下面是我写给新班主任的。

我的女儿晴晴有很多优点:

她挺有礼貌,对自己喜欢的大人,基本都能主动打招呼。

她喜欢结交朋友,能跟小伙伴玩的很愉快,并且她喜欢跟人一起分享她的各种东西。

她界限感较明确,比如不会不经过主人同意,就去玩、拿或索要他们的物品或食物;她对一些她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并诚实的说“不”。

她能较好的遵守大人制定的规则,如在家看电视动画片,每天不超过两集;不会无节制的吃零食,糖果每天最多两颗;最爱吃的冰激凌冷饮也不会天天吃。

她的安全意识比较好,对陌生人保持应有的戒备,家长没表态时,不会乱收不熟悉人的食物或物品。

她作息比较规律,据我所知她在幼儿园吃的好睡得也好,不过她在家白天会不睡午觉,但晚上九点左右都能入睡,早上也在六点半左右起床,在家吃饭习惯不好,吃的慢,吃饭时说话太多,吃的量也少。 继续阅读 »

仿佛害怕女儿被夺走

最近自我妈来后,女儿跟着她在弟弟家睡了好几晚。由于女儿安全感建立的好,所以就容易跟其他亲人形成亲密关系。虽然我感到很欣慰,理智上也明白女儿跟其他亲人多接触,对她的成长是有利的,但内心仍有些失落和担心。

担心我妈会去控制,说教,吓唬,唠叨,放纵孩子。比如女儿在舅舅家,要求看电视时,根本没人限制她,会让她无节制的看。而姥姥自己看电视打发时间时,女儿也会跟着看。

再有就是,我对我妈在对待孩子哭的反应上很反感,有次她带妹妹的儿子来我家,当时还有其他小朋友在,玩耍时,小朋友间有冲突,妹妹儿子哭了,我妈就在一边喊:“别哭,哭什么哭!你别哭。”前天,女儿自己摔倒了,疼的哭起来,我妈在查明没大碍后,对女儿说:“不疼了,就别光哭。以后你是大姑娘了,不能光知道哭。知道了吗?”听我妈这么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而听我妈说,女儿跟她睡时,有两晚上哭过,这让我禁不住担忧她当时对女儿的态度。

再有就是女儿上学问题,女儿不想去幼儿园时,我便由着她不去,本来也是假期嘛!可我妈就不行了,会说:“不去上学还行,习惯就麻烦了。大了更难管。”这也太上纲上线了。 继续阅读 »

审美敏感期

女儿开始越来越臭美了,应该是进入孙瑞雪说的“审美敏感期”。在这期间,儿童特别关注穿衣打扮,喜欢化妆,会观察周围人的穿戴。今天自己用彩笔画了棕色的眉毛,还涂了手指甲和脚趾甲,还用自己的画(两张A4纸)做了个裙子穿身上。虽然很难看的,但创意还不错。她还特喜欢裙子,以及高跟鞋。妹妹曾给她买过一双带点跟的鞋子,女儿就特别喜欢,很爱穿。

孙瑞雪有次描述说,他们幼儿园有一位小朋友,有一天穿着她妈妈的高跟鞋去幼儿园,走起路来,旁人都看着很担心。于是她赞叹这位妈妈真伟大。我倒觉的他们幼儿园好伟大,居然允许孩子穿着高跟鞋上学。

审美期出现时,可以给女孩准备一些化妆品:眉笔、指甲油、粉饼之类,漂亮的头饰和衣服。孩子一到六岁的各个敏感期都比较重要,有条件的话,尽量满足孩子的需求。

晴晴的社交2

同小区一妈妈因为有事,要让她家女儿来我家待半天。我自然没啥异议,我希望天天有小朋友来我家跟女儿玩。因为只要她有玩伴,从来不来打扰我。

这个女孩比女儿大一个月,她们一两岁时,经常在下面玩,或者相互串门玩。只是后来上了不同幼儿园,她妈妈也开始上班,见面一起玩的机会就很少了。

女孩妈妈送下她就走了。女儿便开始尝试跟她交流,可能有些生疏,小女孩不开口说话,也不玩玩具。我跑卧室来,让她们单独相处,一会女儿的声音传来:“妈妈,钰佳不跟我玩。”我:“哦,那你们就自己玩自己的吧!”又过了一会:“妈妈,钰佳她不说话。”后来女儿跑到卧室来跟我说:“妈妈,她怎么不和我玩玩具?”我:“你把你的玩具拿给她试试。要不你们看一会电视吧?”“嗯,好吧。”

然后女儿打开电视,她们一起看了两集<超级飞侠>。等电视关了后,两个人开始聊天。女儿把彩泥拿出来跟她一起玩。期间,女儿来卧室拿凳子,跟我说:“她终于跟我说话,和我玩了。”

女儿在遇到小伙伴时,从来不轻易放弃一起玩的机会,吃了闭门羹不要紧,调整心态,改变方式,继续努力。

晴晴怕奶奶

女儿特别怕遇到住在同单元的一位奶奶。起因是这位奶奶每次碰到女儿,就会逗她。
比如有一次,女儿提着她爱吃的草莓,在楼道里遇到了这位奶奶。她就说:“晴晴,这草莓给我吧?”
女儿把草莓放到身后,说到:“不!你吃香蕉吧?”
奶奶:“我不喜欢吃香蕉,就想要你的草莓。”
女儿:“那你可以自己买啊。”
奶奶:“可是我没有钱。”
女儿:“你有钱,在你包里。”
奶奶:“我这里没有,要不让你爸爸给我买?”
女儿略带哭腔的说:“不!”
然后这位奶奶对我说:“你这孩子真能说。”
我对她笑了笑,赶紧拉着女儿上楼。
还有一次,我在地下室放车子,女儿在单元门口遇到她。我听到她对女儿说:“晴晴,你妈妈那?是不是你妈妈不要你了,跟我走吧?”说完还用手去拉她,吓得女儿大哭。我赶忙出来哄她。还有很多次,她见了女儿就叫“小坏妮。”
我很反感这种逗孩子的方式,所以我跟女儿也尽量躲着她,实在躲不过,我就打完招呼赶紧走人,不留给她说话的机会。
很多次,接女儿放学快到家时,女儿就忧虑的对我说:“妈妈,我们会不会遇到小雨奶奶呀?”
我:“不知道,有可能会遇到。”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