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婆婆

送佛上门

上午带晴晴下楼玩了会,可能是包的太厚,抑或走路时轻微的震动使宝宝容易入睡,在楼下刚刚十几分钟,宝宝就睡着了,只好带她回来了。回来后,宝宝继续睡,我給花草打了杀虫剂,打开窗户通风时,听到有人敲门。

因为家是顶楼,加上这边亲戚朋友少,来之前都要电话联系,所以很少有人来敲门,即使这样我也没习惯先通过猫眼确定一下来的人,就这事leo不知提醒过我多少次了,这么不设防的开门,很容易让自己陷入被动。今天就是个例子。打开门,我看到了穿着一身褐色布袍的尼姑。我心想:嗯,肯定是要钱的,这无论如何也不能給的。

开门后那尼姑道:阿弥托佛,看到施主家有金光,所以来敲门的。我是来送请柬的,3月17日到湛山寺的免费券。可以免费吃三天斋饭。然后給了我一张请柬,又递上一张印有:“南阿弥托佛,开光大吉, 继续阅读 »

当婆婆遇到妈

婆婆是我住院那天来的,我妈是我出院第二天来的,是昨天走的,她们共处了一周时间。这段时间家里表面一派和谐景象,其实也暗流涌动。

婆婆是个很随和的人,总是看着我们的眉眼行事,太过谨慎小心,无论什么事总要问一下我们的意见,比如早饭想吃什么啦,洗衣服了,抱孩子了什么的。而且非常勤快,比如吃着饭,我想喝水,自己刚拿过杯子来,她已经丢下饭碗去拿暖瓶了,我告诉她这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来就行了,可到时她仍旧我行我素。虽说是坐月子,但是让长辈这么伺候,总感觉不舒服。能吃现成的饭菜,有人給洗衣服,我已经很满足了。再就是吃饭,婆婆总是让来让去,我和leo都觉得现在不是短缺的年代,自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可每次吃饭,婆婆菜吃的很少,总要让我们先吃,等我们吃饱了,她才把剩下的菜包圆。弄得leo有时很恼火。

我妈是个事特多的人,凡事爱颐指气使,在家总是支使我爸和我们做事情,而且必须按照她说的做, 继续阅读 »

春节琐事

腊月二十六跟leo一起去他家,我受到了未来公公婆婆的热情款待,本来打算待两天就回,结果由于集体挽留,加上“小耗子”回家晚,要见上一面,便多待了一天,二十九才回到自己家。在leo家,基本无事可做,那几天也就是喝茶、聊天、吃饭、看电视,偶尔会跟来观看我的人聊聊天。二十八那天去他们村的集上逛了逛,leo父母还给我一些钱,让我随便买点东西,由于天气太冷,我们在集上逛了一圈,买了支牙膏和牙刷就回了。在他家,唯一让我感觉不自在的事情,就是吃饭,饭桌上全是大鱼大肉,阿姨还总要向我碗里夹肉,让我十分担心自己的体重。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