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母亲

母亲的体检

最近公司组织一年一度的体检,因为有自己的医院,我们的体检还是相当便利的。

本该上周就去参加的体检,因为上周船舶要离厂而没赶上。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昨天去了医院,果然是自己公司的医院,一说是本公司职工,大夫也不多问,就发体检表,开始了各种项目。体检比较全面,包括内科、外科、验血、验尿、心电图、B超和X光,因为公司组织分批次的体检,没有太多的人,1个半小时,整套流程就结束了。

体检过程中,听到大夫们聊天,说周日一般体检的人更少,也了解到一套体检下来价格是270左右,真心觉得不贵,就想着如果下周周日休息带母亲自费做一次体检。没想到领导有成人之美,体检完回来路上,就接到同事电话,说周日(也就是今天)不用去值班了,双休。听到消息,欣喜若狂啊。回家以后,就跟母亲说了这个意图。母亲开始还是觉得浪费钱,而且坚持自己身体很好,没有不舒服。跟她聊了好一会儿,让她明白并不是不舒服了才去体检的,了解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也是挺好的,而且可以用医保卡,医保卡里钱只能买药和去医院,别的地方也花不了。母亲这才同意了。于是昨天叮嘱今天早上不要喝水、吃饭,体检完再说。

今天早上赶早就跟母亲去了医院,果然,今天人比昨天少多了。当得知要自费体检的时候,接待的大夫也多少有些惊讶。但他还是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在请示领导以后,竟然给了我们200块钱全套的优惠价。唯一遗憾的是,不能医保刷卡。听到要交现金,母亲有了退意,又开始唠叨起了自己的老理论,我又没病,咱别浪费钱了。既然来了,还能回去,再说200块钱真心不贵,外边医院一个彩超得多少钱啊?最终,我说服了母亲,开始了她的第一次正规的体检。母亲没有做过正儿八经的体检,可以看出多少有些紧张,采血的时候有些无所适从。但采完血后,她开始进入正常状态。下边的步骤神情轻松的多了,心电图正常,血压正常,内科常规检查正常,外科检查(甲状腺等)一切正常,B超正常……,感觉每个步骤,当大夫知道母亲是第一次体检,而我们是自己体检的时候,他们都做得特别用心,别的我看不懂,但用的时间最多,我还是懂的。当我们做完B超下来的时候,没想到验血和验尿已经出了结果,结果也是惊喜的,没有任何问题。最后一项是X光,因为公司医院X光室从青岛搬迁过来的时候已经取消,一般我们体检都是去第一人民医院。凑齐一车人,去医院,检查,结果还是正常。

从第一人民医院回去的路上,又问了问随车的大夫,大夫总结了一下,除了心率低了些,老太太很健康,继续保持。于是,我又乘机给母亲讲起了体检的意义,她又提起了家里的体检,而正是这些体检,让她对医院有些不信任。家里所谓的体检,都是乡镇上的小医院,打着免费体检的旗号,实则是为了推销各种药品。他们给体检的结果可想而知,10个人体检,差不多10个人都有毛病,最终的结果就是每个人给开一堆药。我对母亲的想法表示认同,也给她做了纠正,其实那真不是体检,只不过打着体检的幌子,推销罢了,正规体检要去正规医院。母亲态度有些改变,但还是有些坚持自己的老理论,但最后勉强同意了我的观点。

不管怎么说,体检只是为了确认健康状况,好在以后的生活中有所注意。当然,体检一切正常,是我们期望的最好结果。

父亲和母亲-进行着的悲剧

父亲和母亲都是近60的人了,结婚三十多年。

父亲和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都勤劳能干,都勤俭持家:但父亲的勤俭是那种满足基本需求(吃饭、抽烟和喝酒)以后的勤俭,而母亲的勤俭是无原则的勤俭——省下能省的每一分钱,为了两个儿子。

父亲感情敏感,特别是酒后,经常借着酒兴发泄自己对别人、对社会的不满,直言不讳;母亲感觉不太灵敏,感情上反应迟钝,逆来顺受,却又非常倔犟。

父亲和母亲的冲突从我和弟弟懂事的时候就一直存在着,或许,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吧。记得刚懂事的时候,父亲偶尔会喝醉,但基本限于宴会场合,大家劝酒,喝得比较实在,喝醉了基本还好,回来就睡觉。那时的母亲,对他的喝酒就很反感,但反感的原因是喝酒、抽烟费钱败家,劝他不要喝酒的原因也是喝酒抽烟花钱,“你一天喝一瓶酒,够买多少面了”之类。这样反对的后果就是父亲喝酒越来越多,而且逐渐开始频繁醉酒,而且醉酒也不再仅限于宴会场合。

后来我上了高中,弟弟上了初中,都开始住校,回家的比较少了,对他们关注少了些,我们花销却多了起来。因为农村收入来源有限,没有我和弟弟在家,按照母亲能省就省的主张,他们过得异常俭朴,基本上有什么菜吃什么菜,没菜就吃咸菜,很少买肉和副食,只有我们每月回家的时候才割点肉,吃顿饺子。而父亲喝酒的情况日渐严重起来,并且喝酒的心理已经变成了,喝酒和抽烟是辛苦劳动之余给自己的奖励(我表示赞同,现在工作苦闷的时候我也洗完花钱买东西给自己奖励)。母亲还是劝他戒烟、戒酒,原因还是“两个孩子学习都这么好,省下钱供他们上大学”。他们争吵的频率开始增加,但基本还是围绕这个主题——该不该喝酒、抽烟。 继续阅读 »

来世一定要坚强

中午时分,妈妈打来电话,在询问一些我及弟弟妹妹的生活后,对我说:你二舅死了。听了这个消息,我在电话里沉默了好一会。妈妈接着说:死了也好,省的遭罪了。我问:什么时候?妈妈说:昨天中午,下午就埋了,没火化。
从我记事起,二舅就一直疯疯癫癫的。但是除了母亲和姥姥以外,别人都觉得他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而都一致认为他只是,好吃懒做装成那样子的。关于二舅的很多好的记忆,都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他小时候特聪明,而且很能干,深得大家喜欢。年轻的时候,二舅长的很帅,而且在“黄河农场”(据说是当时很好的国企)工作,有很多追求者。二舅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所以总会在公众场合维持自己的自尊和形象,可自从他脑子不清醒后,就没人正眼瞧过他,在家里或者村里一直是遭到唾弃的。不知道,二舅有没有清醒的时候,有没有对他自己的现状有过思考? 继续阅读 »

我的母亲

一直很想写写母亲,在我的人生路上,她给予我的太多太多,她对我的教导会影响我的一生。我这一生最应该感谢和报答的就是母亲了。

母亲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没有姐妹。尽管是独女,仍未受到重男轻女思想很重的姥爷的青睐,所以在我的舅舅们上学时,母亲就被姥爷安排在家帮姥姥做饭,下地干活。后来的生活中,由于母亲没文化,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那时的她就下决心,无论多苦多难都要自己的孩子读书。母亲长大后,婚姻也由不得自己,在姥爷的安排下,早早的嫁给了父亲,二十三岁就生了我,第二年有了妹妹,二十七岁时生了弟弟。自从有了我们以后,她的全部事业就转移到我们身上。

由于家庭困难,再加上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我和妹妹刚刚读到初中,村民和一些亲人的反对声四起,一致认为女孩子最终要嫁人,不该继续读下去,应该待在家里赚钱,供弟弟一个人上学。母亲不去理会这些声音,她认为越是女孩子,就越要多学知识,独立自主,不然以后在婆家会受气。并开始和父亲出门做小生意,赚点钱除补贴家用外,全投到我们的教育上。我们村是个很落后的地方,那时候女人没有外出打工的,母亲的做法又惹来一片非议声。还好,这时候姥爷开始反省,觉得亏欠了母亲,把这种内疚弥补到我们身上,并坚决支持母亲的做法,成了母亲最坚强的后盾。

在我十三岁那年,母亲又做了一件村民认为“大逆不道”的事情,就是让我和妹妹学游泳。促使母亲做这个决定的,是母亲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情景:一艘船沉没,很多游客被淹死,会游泳撑了下来并获救。她觉得我们应该多掌握一些生存技能。记得当时我的好朋友-村支书的女儿,也跟我一起到河里学游泳,被她妈妈发现了,叫到岸上,居然用鞭子抽她,并不许她再学游泳,还不许她再跟我往来。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我体会到母亲的做法,在当时受到很大的排挤和舆论攻击。后来来到青岛上学工作,每到炎热夏季,我都能到大海里畅游消暑,享受游泳带来的乐趣,我是多么的感激我的母亲。

母亲教育我们做人,从不单纯的靠说教,都是在潜移默化中,或者身边小事中启发我们。记得小时候,母亲对我们说,如果你们天天在一颗小树上跳过去,等过几年你们就会飞了,因为小树长的很快,它天天长你天天跳,树长的高你就跳的高,当树长到三四米,你们就能轻松的跳上房顶了。于是我们找来一颗小树栽到院子里,开始天天跳小树,可惜我们都没能坚持太久,所以到现在我们仍只能走在地上,不能飞檐走壁。母亲还告诉我们,天刚亮的时候起床,路上能捡到元宝。所以后来上学,我们都是天刚蒙蒙亮就走,只是路上从没捡到过元宝,但我们总是第一个到学校,学习也总是名列前茅。后来由于民风不再淳朴,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母亲又开始让我们学习武术防身,因为舅舅会武术,所以安排我们假期去姥姥家学习。妹妹贪玩,而且有自己主见,很少听母亲说教,我和弟弟倒真老老实实学了两天,还翻箱倒柜的找了两本武林秘籍,天天看上面的人物依葫芦画瓢。学了不几天,觉得枯燥无味,便都放弃了,现在每每看到不平事,就后悔自己没学两下子,不能上前见义勇为。

在我身边的小孩都捕鸟掏鸟蛋的时候,母亲却在教育我们爱护鸟类和动物。每年春天,我们家房内的梁上都有一窝燕子,有一次小燕子学飞,翅膀还没变硬,刚飞出窝就掉到地上了,母亲让我帮它一下,我把它捡起来,向上一抛,小燕子顺势飞了起来,可没飞多远就支撑不住,落到了小河里。母亲就让我跳到河里,游过去把小燕子救了上了,并把它送到了窝里。母亲对待动物,从不把它们当畜生看待,给他们都起了名字,还时常跟它们说话。我们家那头老黄牛,已经近二十岁了,农耕已经机械化,它早已派不上用场,母亲仍舍不得卖掉,还说等它“老了”以后,就把它埋到我们家的地里。

母亲从不打骂我们,也不让父亲打骂我们,还不允许我们骂人讲粗话。前一阵,妹妹同我说,在外面受了气,很想骂人,但是不知道骂什么好,根本就没有骂词,她说咱小时候也没学会骂人,以致现在心里憋屈都发泄不出来。母亲教育我们三个互亲互爱,当我们中一个做错事情,就都要受到惩罚。所以从小我们姐弟关系一直很好,估计是做了错事,在相互欺瞒母亲时结下的友谊。长到这么大,只有妹妹挨了一次打,是因为她读高中时想辍学,被气急的母亲打了一通,还跪了半天,并逼她天天干活,说不上学就要劳动,后来妹妹自动回到学校,并开始努力学习。妹妹从小就很有个性,有主见,聪明但不喜欢上学,不像我和弟弟那么中规中矩,听父母的话,所以她受到除父母外很多村民和亲人的歧视,并断定她将来没“出息”。这反而让母亲更偏向妹妹,对她特别上心,我想妹妹能考上大学,很大部分归功于母亲的偏护。

大学毕业,我们的终身大事就成了母亲的心病,她当然希望我们都嫁个称心如意的人,得到幸福。过年回家时,她又开始“教育”我们说,象你们两个长的这么漂亮,学历又高,想找个什么样的找不着?打扮的好一点,施展你的魅力,还不随便挑,真是替你们着急。遇到好的,要主动出击,别错过机会!还有不要在乎他家里有没有钱,只要他个人有能力,人好就行。还开玩笑的说:我是没生到你们这个时候,不然我肯定不嫁你爸爸这样的!

母亲还能与时俱进,她说不希望与我们产生代沟,所以便时常了解现在这个社会,了解我们的工作生活,了解我们的思想。母亲的坚强、乐观、善良、正直、睿智、积极向上的品质,会一直激励着我,并让我走好以后的路,不致偏离人生的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