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父母

父母的生日

晚饭时leo说起等爷爷过生日时,一起把晴晴之前要买的那条五斤多重的大鱼吃了。leo可能为了照顾我心情,又问了我一下姥姥的生日。上半年leo为了给奶奶过六十岁生日,还特意让他们从老家过来,与从烟台赶过来的弟弟一家一起庆祝。想起这些,有些心酸,为我的父母。我根本没记过他们的生日,这么多年只有一年爸爸过生日时,我打过一次祝福电话。估计弟弟妹妹也不可能记得爸妈的生日。

我们姐弟三个,都没有爱人的能力,把这完全归咎于原生家庭,其实有点推卸责任的意味。我们父母之间的关系确实糟糕,我妈也确实强势爱控制人,他们也都没有正确爱孩子的方式,缺乏爱人和自爱的能力。leo的原生家庭也不怎么样,父亲长年酗酒,曾因酒后闹事进了两次警局,还曾两次被打惹上官司,并且他父母还偏心弟弟,可leo对他父母从不记恨,一直和颜悦色,定期主动给家里打电话。从不跟我一样会对父母恶声恶语的。

下午,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她今天又回老家了。按她那脾气,肯定是又觉得受了什么委屈。她自己只说在这边没什么用就走了。我没有追问下去,因为知道了缘由也没用,我无力改变那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和看法。但是这次,我感到有些自责和内疚,由于我不肯倾听我妈的唠叨和委屈,她也真的不再向我倾诉。可她又能向谁诉说呢?

作为新一代人,我们有自省和学习的能力,有改变自我的可能。我一直努力的进行自我成长,却仍很难放下与一些人(包括父母)的芥蒂。不肯原谅别人,就很难原谅自己。
修行的路在继续。

时间都去哪儿了

年三十下午到家,拖着旅途的疲惫看完了2014年央视春晚,留下印象的貌似只有小品《扶不扶》和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而当我听到《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时候,我禁不住泪湿眼眶。

家里的父母已近花甲之年,却依然坚持从事着重体力支出的大棚西瓜种植——他们这个年纪,本该开始抱着孙子孙女享清福了。虽然说成家立业结婚生子中成家、结婚和生子我已经完成,而立业却与我似乎关系不大。31岁的我,依然赖在一个半死不活的国企里,每月拿着那几个钱,还了房贷仅够勉强糊口,让父母“退休”无望,满是愧疚。唯一让他们欣慰的,可能就是我们还算争气,没有辜负他们辛辛苦苦大半辈子的愿望,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愿望——只是希望他们的子女不再需要在地里挥汗如水。逢年过节回家,跟亲戚朋友聊起,他们也都是自豪的,虽然有时候自豪得有些偏执。他们只看到自己的孩子走出了农门,却忽略了自己离孩子越来越远的现实。

我们亲爱的父母,你们受苦了。时间流逝,满头花甲,你们没有太多的故事,我知道的以后我会在这里写下。我们无力挽留时间,但却可以让时间中的故事定格。

过年带晴晴回家,可以看出,你们非常得喜欢她。是啊,晴晴确实非常讨人喜欢,她让我这个不喜欢孩子的人来了个思想大转弯。我亲爱的父母,感谢你们。踩在你们肩膀上,我们已经迈出了一步,我们有了提供更好的条件给你的孙女的条件,只是压力实在不小,暂时委屈你们了。我们会继续奋斗,虽然你们要求的那么少,我们还是希望能多给与一些。

最后,祝健康如你们所愿!孩儿不在身边,多保重身体。你们不是常说,吃得穿得好点差点都无所谓,只要健康就好吗?

继续阅读 »

SeeYourFolks.com:一个令人忧伤的网站

转自:cnbeta.com

由于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选择在外打拼,于是回家探亲成为了一个社会性话题,而且它已经是 一个全球性的话题。近日,4位英国人为此专门推出了一个名为SeeYourFolks.com的网站。在用户回答完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网站最终会给出该 名用户这一辈子回家看望父母的次数。

点击图片进入网站

听着这话是否有点悲伤呢?4位创始人表示,希望通过这样的死亡提醒让人们了解到自己真正所需要的,同时也能督促人们成为更好的人。

怀孕两个月

妈妈一再嘱咐,三月的孩不过年,想让孩子明年出生,就要过了三月怀孕。结果阳历4月份,我们本仅仅打算试一下的,居然就中上了。怀了之后才知道,孩子孕期一般为9个月零10天,而不是我以为的10个月,自己算了一下日子,小家伙预产期是1月19日,阴历腊月二十六,估计会在年左右出生了。计划不周密啊。其实这也不怪我们,大家都比我们着急的很,天天问怀了没有啊。身边朋友问,leo父母问,我父母也问。我妈刚过三月就问怀了没,天,我这青岛黄岛来回跑,不能和LEO天天相聚的人, 继续阅读 »

婚礼回忆–称呼

我和leo是十四号那天一起回的我家,下午三点多时,我们到了离我们村最近的公路口。因为之前家里下了一场大雪,村里没有柏油路,所以下车后我们有一段泥泞的路要走。我们带回去的东西很多,两人无论如何都是弄不动的,所以父亲来接的我们。我们下车后,父亲迎上来,leo见到后直接叫了声“爸”。着实让我感动了一下,当真让我始料未及。其实在回家的前一晚,甚至更早时,我就同他讨论,结婚后对彼此父母的称呼。在leo老家对父亲的称呼是“爷”;对母亲称呼是“娘”;在我们老家对父亲称呼是“爸爸”;对母亲的称呼在我们那一辈大多数是“娘”。 继续阅读 »

春节琐事

腊月二十六跟leo一起去他家,我受到了未来公公婆婆的热情款待,本来打算待两天就回,结果由于集体挽留,加上“小耗子”回家晚,要见上一面,便多待了一天,二十九才回到自己家。在leo家,基本无事可做,那几天也就是喝茶、聊天、吃饭、看电视,偶尔会跟来观看我的人聊聊天。二十八那天去他们村的集上逛了逛,leo父母还给我一些钱,让我随便买点东西,由于天气太冷,我们在集上逛了一圈,买了支牙膏和牙刷就回了。在他家,唯一让我感觉不自在的事情,就是吃饭,饭桌上全是大鱼大肉,阿姨还总要向我碗里夹肉,让我十分担心自己的体重。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