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生育

产房见闻

产房里面聊天的话题,基本离不开“是男是女”?那位因为饥饿而推迟手术的妈妈,生了个男孩,她的大宝也是男孩。自从孩子被抱出来后,孩子的姥姥就一直念叨:“你咋不是个女孩呢?你要是个女孩的话你爸爸该多高兴啊!”真不知道她女儿女婿听到后都啥感受,反正我在旁边听到这话后,觉得这位姥姥不像亲妈。

搬进病房后,临床是一位外地来的,陪床的有产妇的老公、婆婆、亲妈。看她的这位亲妈做事情,真是令人着急,简直了,啥都做不好。女儿对她说:“还不如不带你来,带你来了,你啥都不会,每天还要多花一百多块的旅馆费用。”她妈回:“我早跟你说俺啥都不会,不来的,是你非让我来的。”女儿回:“妈你别说了,我这是在坐月子呢!”

她这位妈住旅馆,晚上要女婿去送,早上要女婿去接。陪床肯定不行,既照顾不好大人,又不会哄小孩。有天早上,女婿到旅馆接她,让她在门外等会,他去趟洗手间。结果女婿出来后,找不到丈母娘了。跑大堂,问工作人员看到有一老太太出来没?都说没有。打手机也不接电话,后来又返回五楼,还是不见踪影。找了半天,最后在六楼找到了老太太。女婿真是又气又急。 继续阅读 »

住院记录

17日下午做例行产检时,我跟主治大夫说,自己是二胎,已经39周了,一胎是剖腹产,今天能不能住院?大夫立即给开了住院证。我赶忙给仍在上班的leo打电话,告诉他赶紧来医院办住院手续。而我则继续做各种检查:胎心监护,b超,抽血验血。

等leo到医院办完住院手续,我们去了住院部,然后是各种病史的询问,及各种文件签名。最后告知晚上十二点后不要吃喝,等待明天的手术。这期间,因为病房满员,我一直在走廊的病床上,由此可见产科的火爆程度。

18日,在心焦的漫长等待后,终于在下午四点时轮到了手术。这期间,我的一临床因抵御不了饥饿的折磨,决定不再进行无望的等待,吃了午饭并把手术推迟到19日。

在没用止疼泵的手术室,我经历了特别痛苦的产程。有时我会想,精神的痛苦和肉体的痛苦,到底哪个更痛?为何很多精神痛苦的人,会用折磨自己的肉体来减轻痛苦呢?这时候他的肉体没有疼痛感么?曾在武志红的书中读到:当身体某处疼时,可以尝试把意念集中在此处,并跟它对话。这样做可以使人提高对疼痛的忍受度。可手术中疼痛时,我甚至不敢去面对痛处,只希望自己的注意力能被其他东西分散。

出手术室被推回病房后,医生在刀口上放置了盐袋,并用双手按压腹部,虽然麻药仍未消失,但这疼还是令人刻骨铭心。之后医生交代leo,要每隔二十分钟就给我活动下双腿。这次麻药消失的很快,大约两小时后,我的双腿就已能自己活动。 继续阅读 »

第二次生孩

好吧,先给大家揭晓答案:二宝:女孩,七斤半。

昨天下午,我在空腹近22小时,饿的头晕眼花的情况下,才被推进手术室,进行剖腹产。因为大宝是剖腹产的,所以这次也就不打算尝试自然分娩了。

这次剖腹与第一次感觉最大的不同就是,疼痛感。第一次基本没啥感觉,只觉得打麻药痛。可这次手术痛的简直像要了我的老命。剖的时候,大夫用力压我的腹部,痛的我攥紧双手,外加压抑的闷哼。小宝剖出来后,我听着哭声像女孩,而且没人告诉我孩子性别,进手术房的时候,大夫问过我一胎是男孩女孩的,知道是女孩的,所以我猜测是女孩。手术前,我还想如果小宝是女孩的话,我心里可能会失望会的。可事实是,当时手术中的我,痛的仅剩一个念头:坚决不再生小孩了!是女孩我也一定好好爱她,不枉我这么生她时的疼痛。

手术结束后,看见来接我的leo,才确定小宝是女孩,我当时还是挺高兴的。两个女儿也很好。
因为有第一次剖腹经验,步骤我都知道,那些时候疼,心里都有数,可我低估这次疼的程度。后来我才知道,这次没用止痛泵,而且剖腹产第二次都会比第一次痛。简直坑死我了!昨天晚上疼的我睡不着觉,即使哼哼唧唧也缓解不了,太痛苦了。

不写了,现在还疼着,汗一直出。

小宝很漂亮也很可爱,晴晴见到妹妹非常开心。

婚姻和生育

最近女儿又开始对出生和婚姻感兴趣,是不是有点早呢?不是到5岁多才会出现婚姻敏感期么。

前几天女儿突然跟我说:“妈妈,我长大了不要当妈妈了。”

我好奇的问:“为什么?”

女儿:“我不想让医生割开肚子生宝宝,很疼。”

我:“噢,割肚皮其实也不是很疼,医生会打麻药的。而且很多妈妈生宝宝也不用割肚皮。”

女儿:“那不割肚皮,宝宝从哪里出来?”

(得,我自己挖坑了。) 继续阅读 »

生产日记(五)

1月11日,今天我很轻松,基本没什么事情了,吊瓶撤掉了,只是做一下简单的测体温,会消,按摩。宝宝的项目也很少,例行的洗澡游泳,测体温。每天八点钟时分,所有陪床的家属都要暂时离开病房,然后进行查房,第一拨是由主任领着一群医生,来了后简单问下情况,然后安排下工作,今天主任看了下我的刀口,告诉其他大夫,说明天可以出院了,伤口恢复的挺好。第二拨是由护士长领着一群护士,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