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音乐

给自己加油

一直苦于上学时所受的教育与艺术没有任何关系,感觉颇为可惜。一直试图去懂得那些五线谱上的小蝌蚪。3年前决定开始自学音乐理论,看过几本书,都觉得不对口味。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一本《Music theory for dummies》的英文图书,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断断续续,通读两遍,竟然觉得豁然开朗。而音乐由原先的神秘,竟然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期间通过各种途径,《宋大叔学音乐》,《林永信X小时爵士钢琴》等,东一段西一段的积累,倒也颇有收获。
渐渐,自己也不再满足于纯理论的学习。于是决定弄一个键盘类的乐器,在电子琴、电钢琴和midi键盘三者之间徘徊了很久,最终选了M-audio的midi键盘Keystation 61es。配合随键盘送的ablenton live,我便有了自己的钢琴。有了这套装备以后,就弹过几次,然后苦于手指的晦涩,还有练习不知从何下手,不久就被搁置。女儿降临,新的开始,网易公开课《Yale-listen to music》的出现又让我拾起了继续下去的兴趣和希望。了解到初学应该从《拜厄》《车尔尼599》开始后,毅然买回了《拜厄》,然后日复一日的练习起来。《拜厄》果然是经典之作,两个月从1到47练习下来,循序渐进,竟然没有太大的困难。现在遇到48条,迟滞几天,竟然不能前进。3/4中4分音符的左手伴奏,加附点4分音符的旋律让我双手无可奈何。困惑中,或许绕过48,先进行其他的吧。加油,继续加油,坚持总能有收获。

返老还童

从小就对音乐有一种好感,觉得神神秘秘的,也特别喜欢那些音符的样子。可惜生不逢时,生不逢地,小时候,老师灌输的是一切看成绩,你们只需要“一色阳光”的思想,而且农村的学校也根本没有专业的音乐老师。在这种思想和条件下,基本上就只学语文、数学、物理之类的,偶尔开一下音乐或者美术课,还是做给教育主管部门看的。于是,就一直对音乐没有什么理性的认识。

去年因为大雪被困,不能回家,等待道路解封的日子里,百无聊赖,突然想认识一下音乐,于是就找到了《宋大叔教音乐》这么一个视频教程,并贪婪地学习起来。虽然有思想准备,但因为没有一点基础,学习起来也不是很容易,不过学习的过程却充满了乐趣。春节过后,进入2008年,因为工作太忙,把学音乐的事情给搁置了。最近金融危机,我们也深受影响,从忙碌中突然空闲下来,于是又重新开始了学习音乐之旅。

今天下午,lily用她的电脑上网,我用自己的电脑追随着宋大叔,咿咿呀呀的,惹得lily很是好奇,几欲开口。终于,lily忍不住问道,你有没有弄明白宋大叔教音乐的对象是谁,应该是小孩子吧?怎么那么好玩,好像教幼儿园的好朋友。呵呵,先不管她问得对不对,她这一问,让我很受启发啊,其实对于音乐,我本来就是个小孩子,起点是一样的,只是比小孩子多了一些学习的技巧。于是不顾lily关于噪声污染的抗议,哼哼了一个下午,倒也神清气爽,很久没有这种学习的欲望了,也很久没有这种收获的快感了。

把音乐学习当成一种兴趣,享受音符的美妙,享受收获的快乐。

Tears in heaven 泪洒天堂

著名吉他大师克莱普顿在90年代初接连遭遇失去亲友和儿子的伤痛,克莱普顿带着被伤痛撕碎的心,写下了这首《泪洒天堂》,借以纪念自己的儿子。

Tears In Heaven 泪洒天堂

By Eric Clapton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ill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time can bend your knee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Beyond the door there’s peace I’m sure.
And I know there’ll be no more tears in heaven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ill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和你见面,你还会记得我的名字吗?
如果我在天堂与你重逢,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我必须学会坚强,勇敢支持下去,因为我知道我还不属于天堂。

如果我在天堂和你相遇,你愿意握住我的手吗?
如果我在天堂与你再见,你愿意搀扶我起来吗?
再给我一些日子,我会找到我的方向,因为我知道我还不属于天堂。

时间能让你倒下,时间能让你屈膝,时间能伤了你的心,
你还是会一直向上天祈求喜悦。

在那扇门后,我相信是块和平的乐土,
于是我知道,我将不再泪洒天堂!

如果我在天堂和你见面,你还会记得我的名字吗?
如果我在天堂与你重逢,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我必须学会坚强,勇敢支持下去,因为我知道我还不属于天堂。

喜欢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可能正是表达丧子之痛所需要的。祝福现在的克莱普顿,风雨之后,彩虹更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