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leo

这个小家伙

每次带晴晴到楼下玩,那些带孩子的奶奶或妈妈们,总要对晴晴夸赞一番:这小孩子太厉害了,才六个月就会迈步了,走的这么好,以后肯定能早早的会走路了。听到这,我都是笑笑,我倒是希望她按部就班的随大流就好。不想让她走路太多,怕累着她,想抱一会吧,不行!她非要挣扎着下地,只要脚一占地,就立马撒欢似的大步向前迈。这么早早的走,真担心她以后会不会长成O或X型腿,会不会影响以后的身材等等。 继续阅读 »

起名记

宝宝还没出生,我们不知道性别,于是我和leo开始給他起名字,leo給起的名是:女孩叫李晴,男孩叫李靖,我同意女孩子的名字,但是对男孩的名字不认同,觉得叫起来象女孩,于是我们就一致认同了女孩子的名字,然后男孩的名字待定。直到晴晴出生,我们也没确定下男孩的名字,算是正好。

晴晴还没出生,她姥姥就給我打电话,说是給宝宝起了小名叫圆圆,我说同事的孩子就叫这,遂否定了。然后她姥姥说,那我再想个。后来晴晴出生后,她姥姥又給带来名字,说是叫平文。我说这是男孩子的名。而且不好听,多俗。结果我妈说,我觉得平文挺好听的,倒过来是“文凭”。我知道我妈很注重学历的,总是要求女婿媳妇的,至少要大专以上学历。然后我就对我妈说:那还不如叫学丽(学历)那!结果我妈一本正经的说:那不行,你的名字里有“丽”,不合适。

真是个事妈啊,把自己的三个孩子从小管到大,还要再去管下一代,还是放手让我们独立一些,自己去体会当父母的辛苦和快乐吧。

跟leo讲我妈起名字的事,他笑过后,说道:自己好不容易造了个孩子,还不能自己起名,那太悲哀了。

当婆婆遇到妈

婆婆是我住院那天来的,我妈是我出院第二天来的,是昨天走的,她们共处了一周时间。这段时间家里表面一派和谐景象,其实也暗流涌动。

婆婆是个很随和的人,总是看着我们的眉眼行事,太过谨慎小心,无论什么事总要问一下我们的意见,比如早饭想吃什么啦,洗衣服了,抱孩子了什么的。而且非常勤快,比如吃着饭,我想喝水,自己刚拿过杯子来,她已经丢下饭碗去拿暖瓶了,我告诉她这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来就行了,可到时她仍旧我行我素。虽说是坐月子,但是让长辈这么伺候,总感觉不舒服。能吃现成的饭菜,有人給洗衣服,我已经很满足了。再就是吃饭,婆婆总是让来让去,我和leo都觉得现在不是短缺的年代,自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可每次吃饭,婆婆菜吃的很少,总要让我们先吃,等我们吃饱了,她才把剩下的菜包圆。弄得leo有时很恼火。

我妈是个事特多的人,凡事爱颐指气使,在家总是支使我爸和我们做事情,而且必须按照她说的做, 继续阅读 »

生产日记(六)

1月12日,今天要出院了。等查完房,护士就給我拆了线,然后又給宝宝和我量了一次体温,leo去接婆婆过来,我推着晴晴洗了最后一次澡。她越来越乖了,现在洗澡游泳已经很享受了,不哭不闹的。

等leo回来后,就直接去办理出院手续。住院的时候交了6000元押金,这次住院时间为五天,总共花了7028元,医保报销后实际花费近4300元。之前的产捡也是在青医做的,这次一块将医保报销金额返給了我们,共280元.青医的收费算是比较高的,但是能让人接受,毕竟服务和环境好,而且也很正规。记得晚搬进来的那个临床问我们有没有給执刀的大夫红包,我说没有。我觉得那些有医德的大夫, 继续阅读 »

生产日记(四)

1月10日,今天我仅有两个吊瓶,上午一个,下午一个,其余时间还是例行的测体温,会消,按摩,检查伤口,时不时会有护士进来指导一下抱孩子喂奶的姿势。为了催奶,leo回家做了猪蹄汤送来,说实话,这汤是真的很难喝,端着汤对小晴晴说:要不是为你,妈妈才不会喝这么难喝的东西。

晴晴的项目还是例行的测体温,测黄疸值,洗澡游泳,下午进行听力测试,全部合格。这次游泳是leo带她去的,顺便給录了像。晴晴白天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睡觉,好像吃了两次奶,初乳量少,加上乳腺还没通畅,她吃的很费劲,估计她一直没吃饱。

晚上的时候,医院规定只留一个陪床的,我是希望leo留下来的,可是婆婆坚决不走,leo只好回家, 继续阅读 »

生产日记(三)

1月9日,临床要出院了。她总共在医院待了10天,之前是因为见红来医院的,结果在医院住了四天都没动静,虽然腹痛,但是骨缝一直没开,最后不得已剖腹产。出院这天她们居然还很忙,先給她宝宝做听力测试,据说之前测着其中一个耳朵不是很好。然后給宝宝最后一次洗澡游泳,到午饭时候,她们才离开。她们离开后大约过了1个多小时,就有新的孕妇进来了。

这位准妈妈已经开始宫缩了,间隔越7分钟吧。到了晚上7,8点钟的时候,她疼的频率增大,她们一直商量着要不要剖腹产,准妈妈说她怕疼,而且有高血压,自己生也有一定的危险,她老公和她妈妈的意思是让她自己拿注意。医院方面,如果剖腹就要晚上12点做,因为是周日,她觉得主任都不在,如果自己生不下来,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