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存档: 生活点滴

晴晴的一年级上学期好表现

晴晴上午去学校领了新书和奖状,她小学的第一学期结束了,接下来便是寒假生活了。
周一晴晴考完期末考试后,回家问我,如果她考的不好怎么办?如果考零分怎么办?如果得了B、C、或D,怎么办?
我说想考零分很难,考不好也没关系,说明你有些知识没掌握,下次继续努力好了。
我还开玩笑的告诉她,你不是第一个知道成绩的,周四开家长会,妈妈会先知道成绩,如果你考不好,妈妈先难受,如果你考的好,也是妈妈先开心。所以呀,考不好,妈妈会陪你一起难过,考好了,妈妈和你一样开心。
昨天她出去玩,小区有个上二年级的男生,语数外都得了满分,然后爷爷奖励了他2000块钱。
晴晴很羡慕的说,他都有5千块钱了!很快就到一万了。
我说,学习是作为学生必须做的,而且学习好也是应该的。不过,如果你想得到奖励也可以,但是有奖励就要有惩罚。比如你考好了,得了满分,能得到钱,那如果考差了,有错题,是不是也该接受惩罚,挨打呢?这样吧,错一道题就挨一脚踹怎么样?
晴晴说,不要。
其实,大人不用刻意宣扬,孩子本身就有追求卓越的动机。无论是为了在同学面前有面子,还是讨好父母,或是获得老师的表扬。
当然,我们最希望的是,孩子能为了获得更多知识,为了未知而学习,并能保持学习兴趣。若是这样,我们家长就要引导和强调孩子去学习,去阅读,让他们体会学习知识的快乐和重要,而不是分数和成绩。物质奖励会让孩子把学习目的颠倒。
昨天的家长会,我发现居然有那么多爱学习,有着先进理念的父母。
回到家,我跟leo说,某某妈妈真厉害,怪不得她儿子这么优秀,晴晴很喜欢他。
leo的第一反应是,是吗?他父母是做什么的?
leo的问题可以看出我们两个对“好”父母理念的不同。他可能觉得父母事业上的成功才谈的上厉害。
而我说的厉害,是因为这位家长讲话时,提到了她对孩子的引导,比如做角色扮演,让儿子扮老师,她做学生;她对孩子的高质量陪伴,如用游戏的方式让孩子读书;还有她对孩子阅读的重视,而非成绩。
这些都是优秀父母才能做到了。在孩子们智力相差不大,教学师资没区别情况下,孩子是否优秀主要取决于父母的教养了。
所以,孩子没考好,不爱学习时,作为家长不是先指责孩子考的差,爱玩,而是先反思自己有没有高质量的陪伴,有没有给他提供好的学习环境。

时光如梭,反思懒惰

最近几个月又犯懒,既懒得写文章更新公众号,又懒得记录生活事件。看到朋友们都发年底总结,才猛然惊醒,嗬,原来又过去一年!
回顾一下这一年的生活,我还算比较满意的。
我对自己的进步很满意,尤其在自我反思方面,现在我对晴晴发火后,我都会静静的想一下自己为什么生气?真的是孩子的错吗?这样的错误对她这样的年龄来说是不是正常?我能不能用更好的方式跟她沟通?
我也会反思自己与父母的关系,我开始慢慢跟他们和解,对父母那些固执的不能改变的言语和行为,我基本能平和面对。前几年我与父母沟通基本是夹刺带棒,后来又变成冷言冷语,到今年基本可以不带反驳的听听他们唠叨了。相信以后我能做到更加关心他们。
通过很多次的反思回味,我发现自己对父母的言行,很多是在复制n年前母亲跟姥姥的相处模式。这让我觉得有点悲伤,因为我终于明白:我所讨厌和嫌弃的其实并不是父母身上的那些固执和不足,而是我自身的顽固和缺点。并且,如果我不主动改进自己与父母的相处方式的话,n年后,女儿跟我的相处估计也不会太好,或许就是现在我与母亲的相处模式。
经过反思,我切实体会到“原生家庭”的影响威力,也体会到“认知”的力量,并感觉到自身的改变,虽然改的很艰难变的很缓慢。
我有时回顾从前,就在想自己的变化,我在29岁前,还是个父母的乖乖女,一切以父母为主,甘愿将自己的一切奉送给父母,只为了他们能开心,活的轻松。大约是在有晴晴后,我跟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关系开始恶化,我清晰的感觉到压抑在身上的愤怒和委屈,我开始跟母亲吵,又哭又闹,对母亲的烦恼视而不见,厌倦了掏心掏肺的付出,变得冷心冷肺。
我在31岁之前,还是个勤奋的人,在学校我认真学习,工作后也能尽心尽力。虽然没什么目标,但是能够忙忙碌碌,不偷懒,算得上是个勤快的人。但是31岁之后的几年,我特别懒惰,玩游戏,看小说,只要想起工作,想起跟人打交道,内心就特别恐慌和排斥。
我跟母亲关系恶化,到逐渐和解,我用了近10年时间,而这些表现其实是青春期(13岁到18岁)典型的行为,也就是说我的青春期滞后了十多年,并且时间也延长了两倍。
我的“懒惰”和不求上进,持续了近六年吧,而这是童年(6岁到12岁)的主要特征。也就是说我的童年滞后了二十五年。并且,我懒散的那几年,其实也不是自己本质性格如此,而是那时候我没有力量。没有力量工作,没有力量应对人际交往。
最近两年多,我逐渐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力量,我开始努力学习,为了自己的明天,为了孩子,为了内心的召唤。工作对我来说,只是早与晚,而不再是困惑和厌烦。
现在我稍能理解那些“啃老族”和得过且过的人了,不是他们本性差,而是他们没有力量。没有力量去对抗近二十年来形成的思想和行为,没有机会和环境使他们做出改变。
我为什么能在“变坏”之后,再逐渐“变好”呢?契机来自两个:一个要归功leo,他的包容、信任和担当,以及家庭的自由,使得我有释放自我的空间和时间;一个要归功女儿们的到来,是她们让我体会到做母亲的快乐和责任,并且她们去除了我身上的“戾气”和冷漠,让我逐渐平和,让我体会到爱。
可见新家庭确实是能塑造人的。我便是《新家庭如何塑造人》这本书的活生生的例子吧。
我通过对自己经历的反思,不断改进对孩子的教育,并调整亲子关系。我经常问自己:我到底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对孩子来说,哪些才是最重要的?我会慢慢探寻合适的答案。
新的一年,我相信自己会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力量,相信我在带给家庭幸福的同时,也有余力帮别人带来幸福。

晴晴的第一次考试

今天上午晴晴参加了入学来的第一次正式考试,她中午回来跟我说:今天上午可真热闹,有个同学吐了,还有个同学尿裤子了。
又带点嘲笑的说,这么大了还尿裤子。
我说,他肯定是憋不住了。老师正好在上课,你憋不住了怎么办?
晴晴说,我都是跟老师请假去上厕所。
我说,他肯定是很害羞,不敢跟老师请假吧。
我又问她有没有不会做的题?
晴晴说,没有。
又说,我同桌老是看我的,数学和语文都看我的。
我问,那你让不让她看?
晴晴说,我不让他看,他还是偷偷看。
我说,只要他不出声问你问题,想看就看呗。你就做你的题,不要故意让他看,也不要故意不让他看,别管他就是了。老师若看到他看你的,肯定会提醒的。
晴晴说,嗯。我看他好多空着的。
我说,平时若你同桌有不会的,你就帮帮他,给他讲讲。
晴晴问,课间吗?
我说,课上也可以,只要不是老师讲课的时候就行。
晴晴很有学习主动性,知道今天考试,昨晚主动复习了很久。
自从把拼音学完后,晴晴在家里开始用微信打字跟我聊天,两人一人一屋聊的不亦乐乎,时不时各自大笑一声,还挺好玩。
现在学习基本离不了电子产品了,语数外作业都会在APP上布置,看来是大势所趋啊!不过,也挺好用,反馈很及时,节省家长和老师很多时间。

北京人的对话

来北京学习已经过去六天了。
刚来就连续吃了两晚的北京烤鸭,唔,确实很美味。昨晚又跟朋友小聚吃了顿大餐,估计这几天长了好几两肉。
我是住在朋友家里,她们一家人都回老家了,所以每天的课前课后及晚上,我都是孤零零一个人。但是,我特别享受这种状态。
这几天,我吃简单的早餐,午餐偶尔啃啃面包,晚餐偶尔跟朋友或同学相聚吃吃大餐。上下课路上,坐在公交车上看风景,坐在地铁里感受下北京的拥挤,听操着北京味的人侃大山或争辩。上课在高大山的国家会议中心,整洁舒适。老师们博学多才,上课幽默有趣,尽心尽责。
简直太享受了,有木有!
而且,第一次离开小宝这么长时间,她在家居然没有哭闹,视频时也不哭喊着找妈妈,这让我在北京的生活更加自在,有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
早上在小区里听到两个人的对话,让我忍俊不禁。
A说:我听到“啪”的一声,看了一圈,发现一个白色东西,原来是个钥匙。你都没发现。
B说:丢了就丢了呗。
A说:你说的倒轻松,到时找不着肯定着急。
B说:我才不着急呢!我有两把钥匙,丢一把没事。
A说:你就死鸭子嘴硬!
太逗了,这么点事,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能说上半天。
在公交上也是,有个小姑娘晕车吐了。等她下车后,同车的一对老年夫妇为这事争吵起来:
老太太:知道自己有毛病,就不该出门。
老大爷:人家自己也知道,不过没办法。
老太太:上车前,可以吃晕车药。
老大爷:你就甭说了,她自己也不想啊。
老太太:我胃浅,弄的我也怪恶心。真是的,知道自己晕车,还坐公交车…
这容忍度,我就不评价了。

晴晴上小学一周两三事

9月4日
晴晴说,我发现一个现象,课间休息时,若有一个同学去上厕所,那么就会有很多同学跟着一起去。
我问,那你呢?也跟着一起去吗?
晴晴,我不是这样,我想上厕所的时候才去。
我的同桌,总是不坐好,爱这样这样(头左右歪着,两个腿一直左右摆动着,两只手乱翻书)。而且,老师说,大家跟我一起说:我是祖国的接班人。全班同学都在说,就他一个人不说。
我就坐的很好,累的时候,背挺不直才坐不好。
我问,你经常盯着你同桌看吗?
晴晴,不是,我偶尔瞟他一眼,并且我看老师的时候,也能看到他。
我说,这叫注意力的分配。我如果是老师,我就喜欢你这样认真的学生。不喜欢这种不认真的同学。
9月7日
中午吃饭的时候,晴晴说,老师都说了上体育要穿运动鞋,还有好多同学不穿。
我还没来得及评价,晴晴接着又说,我先自己做好就行,不用管别人。
我附和道,对,最重要的是自己先做到。
钢琴课汇报演出后,放假两周,所以期间晴晴都没练琴。昨天买的钢琴到了后,我要求听《部落舞》,结果晴晴弹得非常不熟练。
我有些失落的说,唉,听着真不过瘾,断断续续的,没以前你弹的时候听着舒服。
晴晴说,这没事,我再多练习练习就行了。

手机吸取着我的能量

手机在慢慢抽取我身上的能量,虚弱我的身体和精神
我下定决心克制自己翻微信的冲动,无论是公众号,还是朋友圈。
每次,我只打算随便看看微信的,可结果却是翻着翻着就停不下来,而且越看心里越烦躁,心情越来越低落,最后我竟没了做其它事情的心思。
前天,我偶尔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了个有关咪蒙离婚的消息,因为我也关注咪蒙好久了,虽然不算是她的铁粉,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看,但这条信息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先去了咪蒙的公号,看看她会就此事说些什么。
结果发现她还未就此发声,并且她的公号已经两天没更了,我据此猜测那篇报道是真的。
接着我又去浏览了自己关注的其它公号,看到很多公号就此事发了文章,里面有支持的,有批评谩骂的,有幸灾乐祸嘲讽的,越看心里越烦。
这种烦,就像是在街上碰到两个熟人在吵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并且每一方身后都站着一群摇旗呐喊的人,我就是纯粹烦这种场景,烦这些噪音,而不是他们各自的观点说辞、当事人和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所以,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远离让自己烦躁的现场——微信或手机。
再往前,我经常有这样的经历:学习学累了,打算休息一会儿,于是关掉课程视频,去看看当天有啥新闻,去逛逛朋友圈有啥新鲜事,去瞧瞧各个微信群大家又在讨论啥,结果一个接一个,两三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如此吸引我,让我停不下来,在不知不觉中耗费大块时间的还有:当当、淘宝、微博。
视频和游戏类的APP,像抖音、小红书、优酷、消消乐、手游等等,我更是不敢安装,因为我自制力实在太差,一旦我开始了一款游戏、一个热播电视剧、娱乐节目、电影等,就停不下来了,很难中断,更甭提什么劳逸结合了!
沉浸于网络信息中,浪费些时间,我还能接受,毕竟这些让我有种自己仍紧随时代脚步,与社会或朋友或熟人连接,没被抛弃的错觉。
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在做这些事情(刷微信、浏览各APP)时,非常讨厌被别人打断,所以,若此时孩子来找我询问事情,或是找我玩、亲近我,我就会有些小暴躁,总是非常不耐烦的把她打发走。因此严重影响到了亲子关系。
最近我学了一些有关职业生涯规划的课程,里面有一些制订目标和计划的方法,这几天我都在尝试用,然后,我发现自己很少能完成前一天晚上制订的计划。而完不成的一大原因,就是很多时间浪费在了不停刷手机上。
渐渐的我体会到:手机娱乐和消遣,不能让我真正的放松,只会让我更疲惫;手机阅读和各种琐碎的知识,不能使我的思想更有深度,只会让我更浮躁。
最近的新闻、朋友圈或公号,很多都在批判那些孩子受伤害时而正好在看手机的妈妈们,leo也会给我转发这样的视频,或在家跟我讨论这些事情,他的目的肯定是希望我以此为戒,远离手机。
可有意思的是,leo在家基本是手机不离手的,他甚至会在吃饭时看手机视频,并且每晚需要手机哄睡。
还有个事实,我们马上两周岁的二宝馨馨,至今对leo的怀抱都很抗拒,对他都比不上跟爷爷亲。
在我眼里,leo在孩子面前手机不离手,很少跟孩子互动交流,对孩子也是一种戕害。难道这不算是另一种“失去孩子”吗?
确实很少有爸爸带孩子出事的新闻,但这并不是因为爸爸们在看孩子方面比妈妈用心,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有带孩子的责任。
孩子出事的新闻出来后,我最讨厌看到网民铺天盖地的去指责看护人。
作为一个妈妈,我没必要通过读谴责和批评已经受到惩罚的母亲的文章,来学习如何保护自己的孩子,避免意外。只看那些视频,我已经胆战心惊了,并肯定会在类似的场合格外注意的。
并且,当孩子失去(身体或心理)健康时,大家再去指责或痛恨当事人,或者去悔恨自责,真的太晚了!
还有,身体上的伤害,是大家能看到的,心理上的伤害却少有人重视。
我想,假若晴晴或馨馨在青春期,或是在进入婚姻时,走了歪路或遭遇渣男,leo打死也不会想到或承认是他这当父亲的,在孩子们小的时候当甩手掌柜的结果!
最近察觉到,自己在看了太多的负面新闻后,情绪会很低落,身体也容易感到累,所以,无论是作为妈妈,还是为了个人的心情,我都有必要控制看手机的时间,并筛选看手机的内容,抵制住各种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