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存档: 魔兽世界

如果我救活你,你会给我加血吗?(魔兽世界)

今天用小德“heydruid”打随机副本,遇到一个貌似新手的圣骑士,我是坦克,他是治疗。在我喊了N遍“求加王者”无果后,果断出击开怪。我拉着第一波小怪,不知道谁又引来一波,结果局面混乱,两个dps不行牺牲,还好我皮厚,挺到了最后。战斗结束,两个dps喊着让骑士救命,半天却不见骑士动静。于是,我转回人形,把他们一个个救起。并接着喊,”求加一小王者“,”能给个小王者吗?“,”骑士姐姐,求一小王者“……极尽风骚之能事,结果人家骑士还是不理我。于是,果断继续开怪,可这次没有那么幸运了,看着自己血一点点的变少,足足半分钟,没人给加一点点,可怜的死去,可怜的灭队。骑士弱弱的来了一句,”刚才卡了“。
法师一看形势不妙,退队而走,猎人也紧随法师而去。只剩下我,战士和骑士。果断释放,跑尸。战士优先复活,面对直喊救命的骑士,战士弱弱的说,”我又不会救人“。于是,复活的我跑到了骑士的尸体边,”如果我把你救活,你会给我加血吗?“。”恩,刚才没蓝了。“于是我吟咏我的复活法术,骑士便复活了。战士看我装备不是很好,于是自告奋勇,担当起了坦克的职责。重新排随机,来了一个术士和另一个法师。战士开怪,战士的血一点点减少,战士盾墙和破釜沉舟同时开启,战士的血继续减少,战士坦倒下了,我们又灭队了。期间,刚来的术士看着战士坦的血一点点减少,审视了一遍大家,然后不停的问”谁是治疗啊?谁是治疗啊?……“,直到灭队,骑士才回答,”我没蓝了”。术士愤怒的说,“你穿坦克装治疗吗?”“我正在换装备呢!“直接晕倒,退队走人,原来打了半天了,骑士还穿坦克装治疗呢,怪不得总没蓝。真不带这么玩的。

自勉

自从知道了维基百科和mediawiki(维基百科的官方架设软件),就深深被他们吸引着。喜欢mediawiki的强大功能,更喜欢维基百科反应的维客精神——自由编撰,知识共享。一直想着自己弄一个船舶专业方面的知识库,集合大家的智慧,服务于后来人。可总觉得自己能力有限,更怀疑自己的号召力。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把船舶维客架设了起来。

船舶维客上线了,可充其量只是一个空壳,内容的积累是一个很让人犯愁的事情,组织大量的人员编撰,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不如,就临时把它当作自己的知识库吧,每天一点一点,有用的都用文字和图片记录下来,也不要太在意内容的质量,按照自己的现在的理解,写下来,哪怕是有错误。如果碰巧有人看到,对他们有所帮助,当然那是更好的事情。 继续阅读 »

恰好我们都在(lily已不在)

昨天收到会长“xiaozi”的一条短信:“鉴于阿克蒙德联盟普遍疲软,距离鬼服标准不远,‘恰好我们也在’工会定于下周一集体转服‘暗影之月’。恰好永远不变!具体细节可加QQ详谈。”记得一个月前,一位我不认识的WOW友就M我问,是不是你们工会要集体转服?我回复他说,不可能的事,只是转走了个‘哈哈团长’而已。没想到今天居然已成事实。
掐指算来,圣骑士‘圣光丽丽’已经在恰好待了整整一年,从我知道什么是工会开始,就在‘恰好’待着了,可以说我是成长在恰好的。在这里结识了很多朋友,也有很多美好的经历,得到过他们的很多帮助,很多并非只是游戏中的。自从开了WLK之后,因为工作和个人原因,游戏纯粹成了娱乐,游戏时间大大缩短,同时因为10人本的开启,提升装备也不再依赖工会的25人团,所以我跟工会活动寥寥无几,再加上leo极力反对我为了开荒而不顾休息的行为,导致我跟从工会少之又少。这也是很遗憾的事情。不过开了ICC后,我更没有精力了,先不说今年的工作,就是光“造人”这一计划,就决定了我不得不疏远wow。
至于’恰好‘要转服,此决定我无权过问也不曾投票,利弊我无置可否,只是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走这条路的。且不说舍不得leo和我们庞大的号群,只是说一下阿克蒙德的LM,其实没开转服之前,这里的BL已经是LM的3倍之多,开通之后,差距还在增大,现在是多少也未曾考证。但是当时很少有LM相互抱 继续阅读 »

自给自足

目前为止,leo已经把DK(leonmathilda)、牧师(救人于水火)、萨满(插秧专家)、圣骑士(daftnight)练到了80,而到目前为止,我仍只是将我最喜爱的圣骑士升到了80.曾经想着把自己的小德(小熊丽丽)和术士(暗影丽丽)以及DK(Mathildaleon)练起来的,可是我实在是厌倦升级那慢慢长路,我的术士和leo的法师一起升了三级后,就不愿再练了。而我的小德跟leo的猎 继续阅读 »

圣骑士:圣光丽丽

洗神圣啦!上周没混上工会25人TOC,找野团打,遇到情况总是T满,并且到处喊NQ和治疗,于是就下定决心,把惩戒洗成神圣了。当我下定决心做某件事情时,就会全力以赴了。利用我强力FQ的优势,组队攒了一些治疗装,并把攒的近二百个“征服牌子”都换成了治疗装,所以我的治疗起步就是4100+的GS。穿着这身装备,先去PT试炼无限刷,刚开始的时候,上来就灭团。他们说,你这装备加起来应该没问题啊,打YX试炼都绰绰有余了,怎么这么费劲。我只好承认:自己是第一次治疗,以前一直当T。还好他们给了我一次机会,后面就顺利了很多,只是会死DPS,再没灭过团。
有了成功的先例,我的胆子大了起来。看有人喊25人TOC少NQ的时候,我就主动请缨了。可能是团队里还有一个NQ的原因,所以大家没发现我这N手治疗,平安的打过前4,并顺利的拿了一件治疗装。 继续阅读 »

写给孩子的信

我的孩子:
越来越经常的,你成了话题的中心,无论是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还是你叔叔阿姨们,总要例行公事的问一下,打算何时让你到来。你娘我和你爹决定让你在2012年出生,那年刚好是龙年,龙对于华夏儿女还是有特殊意义的,这些以后会跟你慢慢讲的。虽然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天天盼望你早些来到世界,可你娘我硬是顶住压力,不顾自己将是大龄产妇的危险,让你延后两年来到世上。
孩子:你最好是个男孩,如果你是女孩的话,我真不知自己如何和你相处,尤其等你到了青春期,会不会天天跟我吵架,是不是时刻让我担心:叛逆,问题少女,太有个性,自卑或自恋或太自我,早恋等等一系列问题;而如果你是男孩,我和你老爹就可以保证你不成为社会不良少年前提下,少操点心了。
最近你娘我经常犯愁,想到为了你的到来,要做出那么多的改变和准备,足以改变了我睡懒觉的习惯。为了你,明年一年里:喜欢周末宅在家的我和你爹,就要多出去走走,好好锻炼身体了,并且各种应酬不再参加;因为懒很少吃早饭的我,就要坚持吃早餐了,而且也要好生伺候你爹的吃穿起居了;我和你爹可能会暂别WOW了,这是最让我舍不得的,等到你懂了电脑,我们教会你玩WOW的时候,你就能体会你娘我和你爹为了你放弃WOW,是做了多大的牺牲;明年上半年还好,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