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存档: 自我成长

一波三折求学路

这次来北京真是一波三折。
本来打算初七来,于是早早的定了火车票,可后来课程表出来后,发现我特别想听的课程《青少年职业规划》和《学习策略》居然被安排在初五初六。于是我改签了车票,把行程提前到初四。为此我年后不能回老家,便只能年前自己带孩子回去,然后再赶回黄岛过年。
很不巧,馨馨在大年初一那天开始不舒服,发烧睡觉,又吐又泄。连续烧了三天,带她去医院看了一下,医生只叮嘱吃益生菌,观察尿量,并未给开药。结果第二天发现她嘴里出现溃疡,拒绝吃饭。白天除了睡觉都要抱着,晚上她也睡不好觉。这样的状态,我怎么忍心离开。
改签一次后不能再改,我只好把车票退了,然后重新定了初七的车票。很遗憾错过了两门我特别想听的课程,尤其朱淑玲老师的《6S学习策略》。虽然这些课在网上已经听完,但仍想听现场的课,跟老师有个面对面的交流。
中午到达后直接到心理所报道上课,赶上当天下午的课程。晚饭跟青岛来的治疗专业的朋友一起吃了饭,当时我感到胃口不佳,浑身无力,有发烧的迹象,她建议我赶紧买些药吃。我听从意见,吃了药后,晚上三小时的课基本在半睡半醒中度过。
我这边状态不佳仍坚持着上课,家里因馨馨的病也是一片混乱。馨馨本来病着,加上找不到妈妈,白天晚上一直哭哭啼啼,吃不饱睡不好。晴晴会偶尔拍个视频发给我,看的我心都纠起来了,恨不能立马回到孩子身边。
初七初八晚上都有课或考试,都到晚上八点半才结束。初九晚上没课,跟大学舍友一起吃了个晚饭,聊了近四个小时的天,才恋恋不舍的分别。这天睡觉有些晚,睡到半夜感到身体不舒服,有些冷,强撑着起来吃了两片药,喝了些水。刚躺下正迷迷糊糊中,手机电话响了,接起来便听到馨馨的哭声,奶奶正抱着馨馨在安抚,我跟馨馨说话,她也听不进去,没什么效果。等挂了电话,看了下时间,是凌晨3点。再躺下,药效开始发挥作用,浑身开始出汗。很困却因担心馨馨而睡不着。
很想提前回去,但是特别想听张梅玲教授的《教育心理学》自己课程《网瘾干预》,另外,有三门考试必须要在面授期间上交,我还未完成。最终我还是选择定了明天16号下午的机票,最后一门课《网瘾》也只能听一半了。
昨天leo说晴晴也发烧了,头疼没劲。
在朋友家住了这么多天,昨晚才有空跟她一起吃了个晚饭,后来才反应过来貌似时机不对,人家夫妻需要过二人世界呀。我这有点太迟钝了。况且我还拉着她跟我一起去给馨馨晴晴买礼物。主要当时没想那么多,一觉得她熟悉卖玩具的地方,二是我没有时间逛,晚上还要写作业,明天到青岛天黑了没时间。
玩具也是必须买的,因为奶奶和leo在家为了哄馨馨,一直说妈妈去给她买玩具去了,很快就回去。如果我空着手回去,不但让孩子失望,而且会让孩子觉得大人在骗她,失去对人的信任。
吃午饭时,跟同学聊天,我说这次离开小宝,估计会给她留下创伤了。她说没那么严重,三岁内母亲离开不超过三周就不会有大创伤,况且孩子还有很强的自愈能力。但愿吧。
还好,熬过今晚,我明天就回家了。

时光如梭,反思懒惰

最近几个月又犯懒,既懒得写文章更新公众号,又懒得记录生活事件。看到朋友们都发年底总结,才猛然惊醒,嗬,原来又过去一年!
回顾一下这一年的生活,我还算比较满意的。
我对自己的进步很满意,尤其在自我反思方面,现在我对晴晴发火后,我都会静静的想一下自己为什么生气?真的是孩子的错吗?这样的错误对她这样的年龄来说是不是正常?我能不能用更好的方式跟她沟通?
我也会反思自己与父母的关系,我开始慢慢跟他们和解,对父母那些固执的不能改变的言语和行为,我基本能平和面对。前几年我与父母沟通基本是夹刺带棒,后来又变成冷言冷语,到今年基本可以不带反驳的听听他们唠叨了。相信以后我能做到更加关心他们。
通过很多次的反思回味,我发现自己对父母的言行,很多是在复制n年前母亲跟姥姥的相处模式。这让我觉得有点悲伤,因为我终于明白:我所讨厌和嫌弃的其实并不是父母身上的那些固执和不足,而是我自身的顽固和缺点。并且,如果我不主动改进自己与父母的相处方式的话,n年后,女儿跟我的相处估计也不会太好,或许就是现在我与母亲的相处模式。
经过反思,我切实体会到“原生家庭”的影响威力,也体会到“认知”的力量,并感觉到自身的改变,虽然改的很艰难变的很缓慢。
我有时回顾从前,就在想自己的变化,我在29岁前,还是个父母的乖乖女,一切以父母为主,甘愿将自己的一切奉送给父母,只为了他们能开心,活的轻松。大约是在有晴晴后,我跟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关系开始恶化,我清晰的感觉到压抑在身上的愤怒和委屈,我开始跟母亲吵,又哭又闹,对母亲的烦恼视而不见,厌倦了掏心掏肺的付出,变得冷心冷肺。
我在31岁之前,还是个勤奋的人,在学校我认真学习,工作后也能尽心尽力。虽然没什么目标,但是能够忙忙碌碌,不偷懒,算得上是个勤快的人。但是31岁之后的几年,我特别懒惰,玩游戏,看小说,只要想起工作,想起跟人打交道,内心就特别恐慌和排斥。
我跟母亲关系恶化,到逐渐和解,我用了近10年时间,而这些表现其实是青春期(13岁到18岁)典型的行为,也就是说我的青春期滞后了十多年,并且时间也延长了两倍。
我的“懒惰”和不求上进,持续了近六年吧,而这是童年(6岁到12岁)的主要特征。也就是说我的童年滞后了二十五年。并且,我懒散的那几年,其实也不是自己本质性格如此,而是那时候我没有力量。没有力量工作,没有力量应对人际交往。
最近两年多,我逐渐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力量,我开始努力学习,为了自己的明天,为了孩子,为了内心的召唤。工作对我来说,只是早与晚,而不再是困惑和厌烦。
现在我稍能理解那些“啃老族”和得过且过的人了,不是他们本性差,而是他们没有力量。没有力量去对抗近二十年来形成的思想和行为,没有机会和环境使他们做出改变。
我为什么能在“变坏”之后,再逐渐“变好”呢?契机来自两个:一个要归功leo,他的包容、信任和担当,以及家庭的自由,使得我有释放自我的空间和时间;一个要归功女儿们的到来,是她们让我体会到做母亲的快乐和责任,并且她们去除了我身上的“戾气”和冷漠,让我逐渐平和,让我体会到爱。
可见新家庭确实是能塑造人的。我便是《新家庭如何塑造人》这本书的活生生的例子吧。
我通过对自己经历的反思,不断改进对孩子的教育,并调整亲子关系。我经常问自己:我到底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对孩子来说,哪些才是最重要的?我会慢慢探寻合适的答案。
新的一年,我相信自己会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力量,相信我在带给家庭幸福的同时,也有余力帮别人带来幸福。

北京人的对话

来北京学习已经过去六天了。
刚来就连续吃了两晚的北京烤鸭,唔,确实很美味。昨晚又跟朋友小聚吃了顿大餐,估计这几天长了好几两肉。
我是住在朋友家里,她们一家人都回老家了,所以每天的课前课后及晚上,我都是孤零零一个人。但是,我特别享受这种状态。
这几天,我吃简单的早餐,午餐偶尔啃啃面包,晚餐偶尔跟朋友或同学相聚吃吃大餐。上下课路上,坐在公交车上看风景,坐在地铁里感受下北京的拥挤,听操着北京味的人侃大山或争辩。上课在高大山的国家会议中心,整洁舒适。老师们博学多才,上课幽默有趣,尽心尽责。
简直太享受了,有木有!
而且,第一次离开小宝这么长时间,她在家居然没有哭闹,视频时也不哭喊着找妈妈,这让我在北京的生活更加自在,有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
早上在小区里听到两个人的对话,让我忍俊不禁。
A说:我听到“啪”的一声,看了一圈,发现一个白色东西,原来是个钥匙。你都没发现。
B说:丢了就丢了呗。
A说:你说的倒轻松,到时找不着肯定着急。
B说:我才不着急呢!我有两把钥匙,丢一把没事。
A说:你就死鸭子嘴硬!
太逗了,这么点事,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能说上半天。
在公交上也是,有个小姑娘晕车吐了。等她下车后,同车的一对老年夫妇为这事争吵起来:
老太太:知道自己有毛病,就不该出门。
老大爷:人家自己也知道,不过没办法。
老太太:上车前,可以吃晕车药。
老大爷:你就甭说了,她自己也不想啊。
老太太:我胃浅,弄的我也怪恶心。真是的,知道自己晕车,还坐公交车…
这容忍度,我就不评价了。

作为家长被老师批评了

作为家长挨批评了。
晴晴语文老师,先在群里把家长没检查作业的学生名字写出来,里面自然有晴晴名字。
然后又写了这样一段话“说句你们不爱听的活,您对孩子的学习不关心,不重视,孩子又怎么会把学习当会亊呢?您的孩子再怎么聪明,不学习的结果又会怎么样?就是神童不学习也不行啊!”
然后,今天晴晴回来后,我给她检查了语文,并按老师要求在课本上画五星,可是画了两个也没画好。这下子可把晴晴惹恼了。
“你不会画,不知道问问我吗?”“这样老师会训我的。”“你要给我擦掉!”“擦不掉?那你得跟老师说一下。”
不得已我“@语文老师 老师,我给李语晴的课本上画星星,画了两个都没画好,现在也擦不掉。李语晴很恼火,还想让我买新书,她非让我说一声。我自己也练习一下画星星。”
怎么说呢。我有点怀念幼儿园了。
怀念幼儿园老师们的笑容和亲切和蔼。幼师也很累的,并且对孩子的影响不比小学生老师小。难道就是因为有了学习任务,导致老师们态度的变化吗?
并且,我觉得变化的不仅仅是老师,家长的态度也是有变化的。
突然发现,晴晴很适应小学的生活,可我自己“入学不适应”啊!

手机吸取着我的能量

手机在慢慢抽取我身上的能量,虚弱我的身体和精神
我下定决心克制自己翻微信的冲动,无论是公众号,还是朋友圈。
每次,我只打算随便看看微信的,可结果却是翻着翻着就停不下来,而且越看心里越烦躁,心情越来越低落,最后我竟没了做其它事情的心思。
前天,我偶尔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了个有关咪蒙离婚的消息,因为我也关注咪蒙好久了,虽然不算是她的铁粉,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看,但这条信息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先去了咪蒙的公号,看看她会就此事说些什么。
结果发现她还未就此发声,并且她的公号已经两天没更了,我据此猜测那篇报道是真的。
接着我又去浏览了自己关注的其它公号,看到很多公号就此事发了文章,里面有支持的,有批评谩骂的,有幸灾乐祸嘲讽的,越看心里越烦。
这种烦,就像是在街上碰到两个熟人在吵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并且每一方身后都站着一群摇旗呐喊的人,我就是纯粹烦这种场景,烦这些噪音,而不是他们各自的观点说辞、当事人和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所以,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远离让自己烦躁的现场——微信或手机。
再往前,我经常有这样的经历:学习学累了,打算休息一会儿,于是关掉课程视频,去看看当天有啥新闻,去逛逛朋友圈有啥新鲜事,去瞧瞧各个微信群大家又在讨论啥,结果一个接一个,两三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如此吸引我,让我停不下来,在不知不觉中耗费大块时间的还有:当当、淘宝、微博。
视频和游戏类的APP,像抖音、小红书、优酷、消消乐、手游等等,我更是不敢安装,因为我自制力实在太差,一旦我开始了一款游戏、一个热播电视剧、娱乐节目、电影等,就停不下来了,很难中断,更甭提什么劳逸结合了!
沉浸于网络信息中,浪费些时间,我还能接受,毕竟这些让我有种自己仍紧随时代脚步,与社会或朋友或熟人连接,没被抛弃的错觉。
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在做这些事情(刷微信、浏览各APP)时,非常讨厌被别人打断,所以,若此时孩子来找我询问事情,或是找我玩、亲近我,我就会有些小暴躁,总是非常不耐烦的把她打发走。因此严重影响到了亲子关系。
最近我学了一些有关职业生涯规划的课程,里面有一些制订目标和计划的方法,这几天我都在尝试用,然后,我发现自己很少能完成前一天晚上制订的计划。而完不成的一大原因,就是很多时间浪费在了不停刷手机上。
渐渐的我体会到:手机娱乐和消遣,不能让我真正的放松,只会让我更疲惫;手机阅读和各种琐碎的知识,不能使我的思想更有深度,只会让我更浮躁。
最近的新闻、朋友圈或公号,很多都在批判那些孩子受伤害时而正好在看手机的妈妈们,leo也会给我转发这样的视频,或在家跟我讨论这些事情,他的目的肯定是希望我以此为戒,远离手机。
可有意思的是,leo在家基本是手机不离手的,他甚至会在吃饭时看手机视频,并且每晚需要手机哄睡。
还有个事实,我们马上两周岁的二宝馨馨,至今对leo的怀抱都很抗拒,对他都比不上跟爷爷亲。
在我眼里,leo在孩子面前手机不离手,很少跟孩子互动交流,对孩子也是一种戕害。难道这不算是另一种“失去孩子”吗?
确实很少有爸爸带孩子出事的新闻,但这并不是因为爸爸们在看孩子方面比妈妈用心,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有带孩子的责任。
孩子出事的新闻出来后,我最讨厌看到网民铺天盖地的去指责看护人。
作为一个妈妈,我没必要通过读谴责和批评已经受到惩罚的母亲的文章,来学习如何保护自己的孩子,避免意外。只看那些视频,我已经胆战心惊了,并肯定会在类似的场合格外注意的。
并且,当孩子失去(身体或心理)健康时,大家再去指责或痛恨当事人,或者去悔恨自责,真的太晚了!
还有,身体上的伤害,是大家能看到的,心理上的伤害却少有人重视。
我想,假若晴晴或馨馨在青春期,或是在进入婚姻时,走了歪路或遭遇渣男,leo打死也不会想到或承认是他这当父亲的,在孩子们小的时候当甩手掌柜的结果!
最近察觉到,自己在看了太多的负面新闻后,情绪会很低落,身体也容易感到累,所以,无论是作为妈妈,还是为了个人的心情,我都有必要控制看手机的时间,并筛选看手机的内容,抵制住各种诱惑。

学会谦虚

经过这几天的摸索学习,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会游泳了!因为我从水军进入到了正规军——从狗刨到蛙泳。还能用蛙泳在泳道内连续游几个来回。
六年前学车时,结识了一对父女,父亲六十多岁,女儿不到三十,我们一块练车考试,无论是跟这位大叔还是女儿,我们都很聊的来,于是就熟识起来。拿到驾照后,我和他们也有来往。有次女儿说她有游泳卡,邀请我一起去游泳,问我会不会。我非常骄傲的说,我会,并且很小就学会了。
然后,我们真的去了。下水后,这位小妹立马用标准的蛙泳和蝶泳游了几个来回。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蛙泳蝶泳的,只觉得她游泳的姿势跟电视上运动员的一样。而我入水后,手刨脚蹬的游到一半,就赶紧往回游,怕体力跟不上。并且,全游泳馆就我一个人发出脚打水花的嘭嘭声。
真是丢人丢大发了!只会狗刨的我居然在一个游泳如此好的人面前,自信满满的说自己很小就会游泳。
把这事说给leo听,他说你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人家有九分能耐的,都谦虚的说有五六分,你刚好相反,只会三招两式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但这件事后,我有反思,当再有人问我会不会游泳时,我会很诚实的说,我只会狗刨,游不了几下的。
当真无知者无畏。
我在读了几本儿童教育和心理书籍后,经常会兴致勃勃跟身边的人宣讲这些理念,恨不得他们都能认同并也能实施。这种行为在不感兴趣或不认同的人眼里,估计会看作对他进行死脑筋的“安利”。
学习到今天,虽然了解了更多的心理及育儿知识,但我却不敢轻易去对别人的教育指指点点,或去向人宣讲教育理念。我只会实事求是的展示自己的育儿历程,或是自己的看法,别人是否能认同,我倒不是很关心了。
可能这也是个规律,学的越多越深入,会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越多,从而变得谨言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