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十二月 2016

馨馨两个月了

馨馨已经两个月了。她越来越爱笑了,非常喜欢跟人咿咿呀呀的交流。
《实用程序育儿法》中根据脾性把婴儿分成五类:天使型,教科书型,敏感型,活跃型,坏脾气型。
馨馨绝对是天使型宝宝。她吃的很香,很容易入睡,很友好,喜欢互动,随和愉快,情绪稳定,可以预测。
馨馨的情感信号非常明显,比如她自己抓脸抓疼了,或被人不小心压疼时,会哇哇大哭,哭声很凄厉;因为饥饿的哭声比较好听,声调有点像“饿啊饿啊”的;而累了想睡觉时,基本都是哼哼唧唧的,即使哭了,声音也不高。
最近几天馨馨总是吐奶,她在睡觉时,我经常能听到奶溢到喉咙,又被她吞咽回去的声音,让我特别担心。我觉得吐奶应该不舒服吧?可馨馨却从来不会因为吐奶哭闹,真是惹人怜爱。
婴儿最主要的两大主题是吃和睡,很多时候也是令妈妈最疲于应付的两件事。
为了让宝宝吃饱,并能吃到最有营养的饭——母乳,妈妈们都是不顾形象,甩开肚子吃喝的。不仅如此,如果宝宝体重增长不符合生长曲线,或者宝宝因为吃不饱而哭闹,妈妈们会特别的焦虑和自责,认为这是自己的失职。
宝宝睡觉问题也折磨着大部分父母,因为婴儿不能自主睡眠,需要父母的帮助才能入睡。开始几个月,宝宝的睡眠周期是一小时,而前二十分钟是浅睡期,如果这个时候往床上放下好不容易抱睡着的宝宝,无论你的动作多轻,多小心翼翼,她都会立刻醒来,大人只好抱起来重新哄睡。此时,妈妈不由的感叹,这娃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好不容易等到宝宝睡熟了,把他放到床上了,一小时左右,他从深度睡眠再转入浅眠时,家里人发出的声响把他吵醒,而没睡够的他会哭闹,大人只好再重新哄睡。
馨馨在白天每次睡觉前,都要抱着或者走着或者吃奶才能睡着。晚上还好,半夜吃的是迷糊奶,吃饱了,放下就继续睡。但有几次,因为她拉了臭臭,给她换纸尿裤时清醒了,再入睡就需要的时间长了,必须抱着吃好一会奶睡熟了,才能放下。
很多文章或书籍,不建议抱着宝宝睡,更不提倡奶睡,说什么床是不动的,所以不应该抱着走来走去,更扯的是那些让孩子哭的文章,说哭够了自然就睡着了。我是不管那些,抱睡奶睡超级有效,也节省时间,只要妈妈们不觉得累就行了。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因为我就靠这点活动减肥呢!
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可能一岁左右吧,宝宝就能自己入睡了。根本不用怕养成什么不良习惯。我觉得很多文章是从父母角度写的,而不是从宝宝的角度,这就是问题所在。
不管如何,孩子哭闹肯定是有原因的,父母的工作就是逐一排查,找出规律,使孩子生活的舒心。

晴晴讲故事

晴晴讲的故事是《糊涂的野猫》。那天回来后,她跟我们说小同学都很喜欢她讲的故事,她讲的时候都在笑。晚上的时候,班主任告诉我们晴晴被选入了复赛,让我们帮她再完善一下。并且要我们做个故事的PPT。
这故事是晴晴收音机听来的,没有绘本,做PPT有点麻烦。我突然有了主意,让晴晴自己把故事画出来,然后再做成PPT,岂不更好!
于是我跟晴晴说:“晴晴,你讲的故事太有意思了,小同学还想听,老师让你再讲一遍。”
晴晴:“好。”
我:“你把这个故事画出来吧?然后做成书,到时给你的小同学看看。”
晴晴“那我的小同学肯定以为是新书。”
我:“嗯,肯定是。”
昨天晚上,晴晴吃完晚饭就开始画,画完后,我给老师传过去时,老师告诉我:昨天他们班与中二班共十名同学,都又讲了一遍故事,从这十名中选出五名,代表分园参加园里的故事大赛,晴晴又入选了。并说晴晴讲的已经挺好了,只要我们抽空再跟她梳理下故事内容就行。
我们这做家长的没怎么管,晴晴就进了总决赛,让我们很意外也很开心。晴晴还不明白什么是比赛,我也不想她有负担,又怕她讲了好多遍,厌烦了不想再讲,就一直鼓励她:“晴晴,老师说你讲的太好了,故事太有意思了,还有好多的小朋友想听你讲故事,所以到时候你在幼儿园还要再讲一遍。”
晴晴很自豪的说:“他们都觉得我讲的有意思?”
我:“是啊。你再讲一遍我听听。”
于是她又讲了一遍。
故事是这样的:老鼠跑呀跑,野猫追啊追。砰…小老鼠撞翻了一盆鱼汤,成了一只落汤鼠。野猫一把抓住他。她有一个坏习惯:无论吃什么都要闻一闻再吃。明明抓的是一只老鼠,怎么有鱼的味道呢?“你说你到底是谁?”“我…我是老鼠呀!”“胡说!老鼠怎么会有鱼的味道呢!妈妈说乱吃东西会吃坏肚子的。我得弄明白了再吃。”她拿出一本饮食宝典,查了起来。找找看有没有长得像老鼠,又会在地上跑来跑去的鱼。“嘿嘿,原来这是一只糊涂的猫。”野猫没注意呀!小老鼠嗖的一下逃回洞里去了。他洗了一个澡,身上一点鱼味都没有了。他出来一看,野猫还在看书呢!他看的好认真呢!已经把抓老鼠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以下是部分插图。

倒数第一也好

最近吃饭,奶奶总喜欢比赛,跟晴晴说:“快吃,看看你能得第几。”晴晴基本都是最后一个吃完。因为很多时候都是我们吃到一半时,她才到餐桌上来。不过,她从来没觉得是个事,偶尔会说:“我喜欢四,我要当第四名。”并没觉得第一第二就好。
可有一次吃饭,晴晴不高兴的说:“我不吃了。”
她只吃了几口而已,不可能吃饱,我问:“怎么了?”
晴晴:“我不想总得倒数第一。”
我:“那你应该早点来吃饭啊。倒数第一有啥不好的,也挺好。”
晴晴:“倒数第一得不到奖杯。第一名有奖杯。”
不知道她从那知道“得奖杯”这事的,幼儿园也没进行评比活动啊?每次活动,她们老师发奖励是所有小朋友都有份,没有特殊。
我:“晴晴,你那么多同学,只能有一个第一名,其他名次也挺好啊,倒数第一也挺好的。”
晴晴没说话。估计不再在乎“奖杯”和第几名了。
我觉得孩子没必要早早的加入功利性的竞争行列,比如为了第一名的奖励,为了奖杯或奖状;但因兴趣而产生的竞争除外,比如为了话剧中喜欢的角色而竞争等。
即使到了小学中学,我也不希望她关注名次,而是应关注要学习的知识。

烤鱼摊

今天晚上跟晴晴玩了好一会儿“卖烤鱼”的游戏。晴晴是卖鱼的,我和奶奶是买鱼的。
说是卖鱼,可开始的时候,买家和卖家都没提钱这回事。
后来,我觉得玩游戏时可以学习算术,于是提议给鱼定上价钱。
我:“这鱼多少钱一条?”
晴晴:“嗯…五元。”
我:“给我来三条。多少钱?”
晴晴:“六元。”
我:“不对吧?三条就是五加五再加五,总共多少呢?”
晴晴:“五加五是十,再加五是十五。”
我:“嗯,对了。不错嘛!给你钱,数数对不对?”
我用的是真钱。
晴晴认真的数了数:“一个十元,再加一个五元,是十五。”
奶奶有时说话也挺幽默的,她见我们用真钱在玩,说到:“卖家光招呼有现钱的,不管咱这赊账的了。”
我听后,心想对呀,可以赊账啊。这样可以使晴晴学习记账,而记账时就要写字和写数字,她不一定会写,但这是增加她兴趣的好机会。
我:“你家的鱼太好吃了,非常的美味。今天我再来买几条,也给我老公捎几条让他尝尝。”
晴晴:“我家的鱼就是很好吃。还不咸。都是烤的,可香了。”
我:“给来条小黄花,一条小绿鱼,一条小蓝鱼。多少钱。”
怕她嫌计算麻烦失去兴趣,不敢买多了。
奶奶:“都是老客户了,你就便宜点吧。”
晴晴:“可以便宜,一条三元。”
我:“那三条多少钱?”
晴晴:“我不知道,小孩都不会算。”
我:“不会算,那就不能卖鱼了。就是三加三再加三。”
晴晴:“三加三等于六,六加六等于十二。”
我:“不对,是三加三等于六,六再家三等于几呢?”
晴晴掰掰手指头:“是九。”
我:“嗯。这次我没带钱,你这里可以微信或支付宝付款吗?”
晴晴:“可以啊。”
她倒是挺灵活,虽然不懂,但一概不拒绝。
我:“噢,你这里服务可真周到。可是我今天也没带手机,要不你给记账吧。”
然后晴晴拿来笔和本,我告诉她记账要写名字,日期,钱数。最后由赊账人签字。第一次,她不让我帮她写名字,自己随便画了几个符号代表了,数字写的不好,但都会写。第二次记账时,她居然模仿我签的字,写出了我的名字,只是笔顺有问题,但我并没指出。我怕自己教的太多,使她失了游戏的兴趣。
记了两次账后,我又带钱来还账,并让她把记录划掉。她看似很喜欢。
再到后来,我再买鱼,晴晴已经把鱼定价为一元一条了,自己还说:“一条一元,两条两元,三条三元。”
敢情她也很会偷懒,这么定价确实好算不费脑筋。
我看太晚了,就对晴晴说:“你的营业时间到了吧?今天关门,明天再卖吧。”
晴晴却有点意犹未尽,把今天“赚”来的钱和以前的拿来给我看:“看,我有这么多钱。能买好多好吃的呢。”
我:“嗯,是来,还真不少。你数数一共多少钱?”
用了好一会,在奶奶的帮助下数清楚了,五百多块钱。(其实这些是给奶奶买菜的钱,她要求放着的。)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leo突然发声:“晴晴,我是银行,你要不要把钱存我这里?一百块钱一个月我多给你一元。”
晴晴:“银行是什么意思?”
我:“银行就是存钱的地方。你看你有这么多钱,当时又不花,放着又不安全,就可以把钱存银行。你想花的时候再取出来。就跟妈妈去银行取钱一样。”
晴晴:“嗯,那我可以存一百,然后再取出来。”
……
这样的游戏可以玩好多年,不知不觉中就把算术学会了。开始可以是简单的加减法,之后再是乘除,再之后可以加上分数啊利率之类的。
玩的时候不能太功利,乐趣最重要。只有这样,孩子才能不失兴趣,能持续下去。
收起

晴晴开始对词语敏感

晴晴现在对词语特别敏感,她听我给她读书或听故事时,经常会问一些词语的意思。
比如前几天的晚上,我们在床上玩时,我顺手翻开放在床头上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给晴晴读圆圆打针那章。我只是试探性的给她读读,觉得她不一定喜欢,我读的时候她还在床上蹦跳,看似并没在听,谁知当我读到“父亲看来也是用了力,几次想抓住小男孩,最后都被挣脱。”时,晴晴突然问:“‘挣脱’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抓不住,跑掉的意思。”
看来小孩子学习时,不一定总是在规规矩矩的坐着。
前几天就为给晴晴读书这事,在孩子睡着后,跟leo狠狠吵了一架。那天我好不容易说动晴晴,让她听爸爸给她读书,可leo读书时,一会嫌晴晴不认真听,一会嫌晴晴指挥他读,一会又嫌读的太多,一会抱怨读书读的口干舌燥,最后成功的把晴晴惹哭后,躲进书房瞎忙活自己的事去了。
这次真把我气坏了。人家很多父母都在为孩子不读书而犯愁,他可好,居然为给孩子读书而生气。别说培养兴趣了,即使有兴趣被他这一通折腾,也破坏殆尽了。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晴晴突然问我:“妈妈,ya feng是什么意思?”
我:“牙缝就是牙齿之间的缝隙啊。”
晴晴一脸迷惘:“小鸟不是在树上吗?怎么住在ya feng里呢?”
我:“呃,芽缝啊,就是树发芽,芽和芽之间的缝隙。”
晴晴:“寒号鸟就住在ya feng里。”
我这个汗啊,敢情我没弄明白背景,就给孩子瞎掰扯了。
我:“崖缝啊,就是山上的石头间的缝隙。”
晴晴:“那筑巢是什么意思?”
我:“‘巢’就是鸟窝的意思,‘筑巢’就是搭鸟窝。”
晴晴:“寒号鸟总说明天就筑巢,可白天又不筑了。最后还没筑,就冻死了。”
我:“是啊,寒号鸟太懒了,结果就冻死了。所以我们不能跟它一样懒,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对吧?”
……
对孩子的教育,很多时候看似无效,其实已经在潜移默化中起了作用。很可能,因为我们不知道孩子是如何学习的,由于自己的局限不知不觉的把孩子的读书兴趣破坏了。

儿子是用来养老的,女儿最终是人家的

最近看了罗尔卖文救女后续,奶奶踩死4天大的孙女新闻后,除了气愤外,还感到有点悲哀。
原来重男轻女思想比我想象的严重很多!
在罗尔眼里,女儿的命不如儿子的婚房值钱,不如自己养老的房值钱。关键是罗尔自己正当壮年,而他儿子还在上学。
还有那位奶奶,用脚踩死了四天大的孙女,全家人包括邻居居然都谅解!孩子的爹就算了,关键是孩子的妈妈也谅解了!!真是不可理喻。
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他们首先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其次是跟自己有血脉关系的人。真不明白,为啥在很多人眼里,儿子就是命根,女儿就是扔货。
我以为重男轻女思想,差不多到我们这一辈就绝了。只是在农村和上一辈人那有点残留。没想到根本不是。
我妈在我第一次怀孕时,就预测说是个男孩,然后二胎她仍旧推测是个男孩。谁知我生了两个女儿,于是她在我生下馨馨后,偷偷跟正在怀孕的妹妹说:如果你再生个男孩,就跟你姐换着养吧。真让人无语!虽然我自己在怀二胎时,也希望是个男孩,但在生下馨馨后,我并没感到失望,真心觉得两个女儿也很幸福。
leo的一个同事,也是两个女儿,二女儿比馨馨小几天。他跟leo聊天时,说她老婆可能得了产后抑郁症,经常自己偷偷流泪,望着二宝唉声叹气。leo说他同事是独子,家里一脉单传,他媳妇肯定是因为没生个儿子,精神压力大。leo还笑着说,你咋没抑郁呢?还成天乐得屁颠屁颠的。
我说生儿生女,关键在男方,凭什么光让女的承担责任和压力。还一脉单传,真不知道传给下一代的是啥,家里有啥可传的。自己一辈子都活不明白,要个儿子或孙子替自己继续活么?我乐是因为我看着自己的孩子好,我生活很幸福。
上一辈的老人,有重男轻女思想算是正常,但你用在自己身上就行了,别来插嘴自己孩子的生活。无论是孙子孙女跟你有关系么?养老是你自己的孩子养,又不是孙子孙女养。
我妈成天标榜自己对儿女很公平,没有重男轻女思想,其实她只是不敢承认而已。从小长到大,她对儿子和女儿就没公平过,现在她又开始喊着女儿儿子要公平养老了,讽刺的是,这次确实是公平的。她这种思想在上一辈人中非常普遍。
我婆婆,曾跟leo说:你可要对媳妇好一点,人家嫁到咱家也不容易。leo之所以告诉我这话,肯定是想让我了解,他妈是很善良的,对媳妇是没有偏见的。可这句话,我就很不爱听,什么叫“咱家”?你儿子跟我结婚了,我和他才是“咱家”。如果这个“咱家”里有爷爷奶奶,那就必须有姥姥姥爷,这样才公平合理。你养大儿子没错,可我也是我爹妈养起来的。
就如咪蒙所说:不管过了多少年,不管是什么年龄、什么文化水平,还真的有大把人依然信奉重男轻女那一套——甚至默认为它是正义的,这也是最让人感到无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