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十二月 2017

圣诞老人的礼物

“圣诞老人”偷偷把礼物放到卧室,早上晴晴醒来就看到了。很兴奋。
昨晚洗澡的时候,她还同我说:我好期待啊。
包装一个个打开,“哇,这么多贴画。”
“啊,是我想要的戒指。”
“咦,圣诞老人怎么还系了个死扣!”
“小章鱼!”
“呀,愤怒小鸟!”
leo:圣诞老人是不是傻,送你这么多!(你这样说真的好么?)
晴晴:不是傻,是好。
lily:这可是你和妹妹两个人的礼物。
晴晴:我知道。
晴晴:这些礼物都是我想要的。估计是我画的画,解释的时候,圣诞老人听到了。
lily:嗯。
晴晴前几天总跟爷爷奶奶絮叨:上一次圣诞老人送她的是什么礼物,上上次送的是什么。
说圣诞老人很神奇,她想的他都知道。
说圣诞老人给她送过一盒巧克力。
话说这些小玩意,这么便宜,至少要凑个包邮吧?曾经晴晴在外面要买戒指,3元一个,5元两个,我花15元买50个。贴画更不用说,10元钱100张。
这种花很少钱,买的一大堆廉价东西,也就孩子收到还能欢天喜地,可见孩子是多么地容易满足。
我觉得所有节日中,晴晴最期待的还是圣诞节,对生日都没这么热情。从圣诞节的前两三周就开始期盼礼物,对圣诞老人充满幻想。
因未知而期待,因期待而快乐。

竞选蜘蛛精

昨天放学回来,晴晴见到我后立马哭起来。我给她擦擦眼泪,抱着她问:怎么了?
晴晴:我没选上蜘蛛精。
幼儿园大班要排练话剧《火烧盘丝洞》,周一,老师让家长帮那些想竞选角色的孩子,熟悉下台词和动作。
当时我问晴晴:晴晴,你想演什么角色?
晴晴:我想当观众,啥都不想演。
我:唐僧、孙悟空、八戒、沙僧都是男生演,你不去演个蜘蛛精吗?
晴晴:蜘蛛精是坏的,我不演。
我:你不演,那你们元旦演时,让家长去,我就不去了。
晴晴:我很想让你去。
我:我很想看你上台演出。
晴晴:那好吧。我去竞选蜘蛛精。
我:你想选什么颜色?有金蜘蛛、银蜘蛛、红蜘蛛、黄蜘蛛、绿蜘蛛、蓝蜘蛛、粉蜘蛛。
晴晴:嗯…黄蜘蛛吧。一般女生都不喜欢黄蜘蛛。
我:好。那我们一起来练练台词。
接着我和她练了一会儿台词,直到她都记住为止。
竞选失败,她肯定是觉得愧对我的期待。
有时候,父母的期待是孩子前进的动力,可一旦受阻受挫,动力又会变成压力。
心理学上有个“皮格马利翁效应”,也称“罗森塔尔效应”“期待效应”。此实验是罗森塔尔在一所学校做的,实验结果论证了:教师对学生的爱、关怀和期望,可以影响对学生的教育效果。通俗点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我觉得家长对孩子也同样适用。父母对孩子报有适当的期待,也同样会鼓励孩子。
只是失败和挫折在所难免。遇到挫折,孩子感到灰心难过,还是要家长帮孩子“排忧解难”。
排忧解难过程也不复杂,就是要认真倾听孩子,做到与她共情即可。
晴晴哭着:我没选上蜘蛛精。
我:没竞选上,你感到很难过。
呜呜……
我:昨天晚上那么认真的练习,没选上是挺让人失望的。
呜呜…
我:你们几个人演蜘蛛精啊?
晴晴:7个。
我:噢,那你们班十多个女生,肯定有选不上的啊。
沉默…
我:没选上没关系,即使你不上台,妈妈到时也去幼儿园,到时候我陪你一起看演出。
晴晴:好。
我:你昨天晚上那么认真的练台词,妈妈很高兴,重要的是努力过了。
晴晴似懂非懂。又问我:如果他们在台上,演不好怎么办?
我:没关系啊。他们是不是在演出前都要排练的?
晴晴点头。
我:只要他们认真排练了,到时演不好,大家也喜欢。因为他们努力了。
后来我又跟晴晴聊到谁演孙悟空,谁演唐僧,谁演蜘蛛精…晴晴说,没有人竞选蜈蚣精。
我问她,没有当蜈蚣精,你怎么不试试呢?
晴晴说,蜈蚣精要跟孙悟空打仗,我不喜欢打架。
我说,又不是真打。没人当,你明天问问老师,能不能演蜈蚣精。
想了想,觉得今天没人竞选,明天说不定也有其他小朋友改主意,晴晴很可能还会落选。
于是又补充道:选不上也没关系。就是试一下好了。
我不知道晴晴对我的话听懂了多少,吸收了多少?
注重过程,而非结果,是很难达到的境界。我自己尚未达到,甭说一个孩子。
但我想让孩子明白:妈妈对你是有期待和要求的。你成功了,妈妈和你一样高兴;你失败了,很难过,妈妈理解你,并且看到了你的努力,仍然为你高兴。
无论何时,妈妈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身边,支持你。

与父母的感情

昨天leo休息,午饭后,他懒懒的趴在床上,说是要晒会太阳。当时我也在卧室,拿着手机看新闻。
leo说,你给我按摩按摩吧。
鉴于他试航在海上漂了好几天,身体疲倦需要放松,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他按摩起来。敲敲后背,抓抓头皮,捏捏脖子,拽拽胳膊,拉拉手指。
leo一副享受样。
这时,奶奶带馨馨来找我。奶奶看我给leo按摩,在我抱过馨馨后,她继续给leo按摩起来。
leo很不好意思,说,不用不用。
奶奶:按按舒服啊。
leo:不用。
然后提高嗓门对我说:你看你闲着没事,干嘛给我按摩,我都说不用。
我瞪他一眼,默默在心里鄙视他一番。你不能拒绝,干嘛拿我说事。
其实奶奶给leo按摩,我心里是有点不舒服的。可能自己小时候,并没有跟父母如此亲密过,看到这场景就感觉有点别扭。
不过,leo也并不享受,他一直在表示拒绝。只有婆婆一人没有察觉。
为什么她会这样?因为在她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界限”这个概念。她想的只是为儿子好,从不去想这样的好,当事人接不接受。
爷爷奶奶还经常做这些事:
主动给晴晴拿衣服,鞋子;我教育晴晴时,附和我,也对晴晴进行教育;我与晴晴做游戏提问题,希望她能独立思考时,他们急切的告诉晴晴答案;馨馨刚想弯腰去拿某一玩具时,迅速拿起来放到馨馨手里……
这些都是越界行为,每次遇到这种事,我就会感到很愤怒,提醒过他们几次,可并不见效。要想改变他们的行为,是不容易的。
无论是跟公公婆婆,还是我爸我妈,我发现跟他们沟通交流特别费劲。每次聊天,我的感觉是,他们根本听不到我在说什么,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看你闭嘴后,再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
这样的交流不但无趣无聊,而且会给人带来负能量,让人特别烦躁。所以,我真的不想跟他们聊天。连呼寒问暖这样的应付,我都不想做。
这是我人情太冷漠么?

姐妹合作

馨馨拿起画笔开启了她的绘画之旅。整只手握着彩笔,使线条落在衣服上、画板上、垫子上、书上、纸上。
刚刚晴晴拿过来一副画,兴致勃勃的同我们讲解:你看,这是馨馨画的画,龙卷风踢皮球,龙卷风是馨馨画的,皮球是我画的。
我惊讶:馨馨画的这么好啊!
晴晴:嗯,是啊。
然后她跑回客厅,对馨馨说:馨馨,妈妈说你画的太好看了。
愉快的口吻像是她自己受到了夸赞。
呵,这已经不是她们第一次合作了。每次馨馨乱涂,晴晴总要在一旁夸赞一番,还会时不时添上几笔,向大家挨个展示并讲解。
馨馨总是有样学样,晴晴弹琴时,她一定会站到小凳上,在一旁乱按;晴晴跟她朋友玩时,她也一定要往前凑;晴晴读书时,她也要拿本书像模像样的读;晴晴看电视玩手机,她也跟着津津有味的看。
不起冲突时,画风还是挺美好的。

圣诞礼物

今天晚饭晴晴一直跟我讨论,如何让圣诞老人知道她喜欢什么礼物。
晴晴:我要列个清单,把我喜欢的都写上。
lily:嗯,好主意。
晴晴:我想要暴力飞车、恐龙玩具…
(作为“圣诞老人”,我听着禁不住流汗,要的真多,关键是今天我已经下订单了啊!)
lily:你要太贵的东西,圣诞老人不一定给你。难道你不想要戒指、贴画和愤怒小鸟了吗?
晴晴:那我想想啊!这样吧,我不要暴力飞车了,恐龙玩具也不要了,我要戒指、愤怒小鸟、捣蛋猪吧。
(我心里偷笑,果然上道啊,就是想让你要这个嘛。)
晴晴:把清单贴门外吧。
然后又担心:不知道圣诞老人多高?
lily:不知道。
晴晴:万一贴高了,他看不到怎么办?谁知道他多高呢?
lily:我不知道,我没见过。
晴晴:那科学家见过吗?
lily:不知道…
(看来妈妈对圣诞老人非常不了解啊!一问三不知。)
照着这架势,估计圣诞老人神秘不了太长时间喽。

夫妻沟通的技巧问题

突然心血来潮,想练字。我对自己的字一直不满意,字写的太松散(每个字的结构)、太规整(整行排列)、太拘谨(心态及习惯)。水平与小学低年级齐平。
半年前就买了行书字帖,不过只练了几次,就将其束之高阁了。
喊晴晴:晴晴,我们一起练字吧?
还没等晴晴出声,一旁的leo先发声了:练字是要坚持天天练的,你练一天两天的没用!
我没好气的回他:我知道!
leo的一句话,让我兴致全无。自己殃殃的跑卧室学习去了。练字再次搁浅。
leo说的话对不对?对,非常对!有没有道理?有,非常有道理!
那为什么又对又有道理的话,我听后却非常不舒服呢?
因为我听到的并不仅仅是这句话表面的意思,我还听到了他背后的讽刺:你就想一口吃个胖子!你就是个急功近利的人!就你,能坚持天天练字?别逗了!
leo或许会来辩驳:我冤枉,我绝对没这么想!
是的,你可能没这么想,但作为话语的接收者——我,听到的感受到的就是这些意思。
为什么我们给孩子讲了很多正确的道理,孩子却听不进去呢?
为什么我们天天纠正孩子的错误,孩子仍旧继续犯同样的错误,不能改正呢?
就是因为孩子和我一样,他们在听的时候,重要的不是听到了什么,而是感受到了什么,接收到了什么信息。
很多时候,听不进道理是因为他们接收到的是嘲讽、指责、批评;感受到的是不信任、羞耻、无能、内疚。这些都与进步背离。
我想,如果leo当时这样说:字写的漂亮确实让人赏心悦目哈,只要多练习练习,你们很快就能有进步的。
我想我练字的热情会高涨一些。
leo也经常鼓励我,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加油啊!
平时听听没太有感觉,没有热血沸腾,没有增加动力,也没有形成压力。
但是在我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他又对我说加油时,我的感觉就很不爽了。
考试跟体育运动不一样,临考不需要加油助威,因为此时掌握的知识水平已成定局,只与焦虑情绪有关,适度的焦虑有利于考试发挥。而焦虑大部分来源于压力。
你让我加油,意思明显在说:好好考!一定要考好啊!
这让人太有压力了!
现在晴晴幼儿园进入到“生活中的科学”主题,老师让每个孩子准备演示一个实验。
我想着leo怎么说也是位理工男,小孩子做的实验对他来说还不是小意思。就把任务交给他了。
leo在网上搜了个“小鸡转身”,然后教给晴晴做,谁知晴晴说,这个实验老师和小同学很多都知道,必须要做大家不知道的。
leo不耐烦了,对我吼:你怎么不做,你天天在家!
我吼回去:我天天在家怎么了!
leo看我生气,没跟我吵,又打开电脑找度娘去了。
为什么他只说一句“你天天在家”我就立马炸了?
因为这句话触碰到了我的逆鳞。
只这一句,我自己解读出了无数意思:我天天上班这么忙,你天天在家玩!我天天上班赚钱,你天天在家等吃等喝!我天天上班这么累,你天天在家多清闲!
这就是全职妈妈的雷区。
很多男人在全职住家照看孩子的老婆面前特有优越感,觉得自己赚钱养家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根本看不到妈妈们的辛苦付出,以及承受的压力。
妈妈们在没生孩子之前,她们也是有自己的工作的,有的甚至并不比爸爸差。可生孩子后,为了孩子的身心发展,也为了小家庭的和平幸福,才做出全职在家的决定。
全职妈妈在家做的都是些看不到的琐碎小事:家务、做饭、陪孩子,可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
全职妈妈要独自忍受无价值感,因为日复一日忙碌又重复的生活,很容易让人心生烦躁。
全职妈妈要抽空学习,因为当孩子上幼儿园或者小学后,不再需要她们时,就得考虑自己职业的问题了。
全职妈妈内心是很有压力的,若爸爸们不支持,不理解,就很容易焦虑和抑郁。
这么想来,只管工作的爸爸们,有啥可优越的,你们即使不养老婆孩子,也还是得工作啊!
如果你们不上班,天天在家的话,你能干什么呢?家务?做饭?带孩子?还是上网聊天、打游戏、啃老呢?
可见,无论是夫妻间的沟通,还是亲子沟通,设身处地的理解是很重要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