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三月 2018

帮孩子解决问题适可而止

孩子遇到问题,家长的第一反应就是,给出问题解决办法,帮孩子摆平。我自己就经常这样。
有一件事,我记得特别清楚,但因为没心情或是忙学习,也因着自己没想明白,就一直没记录。
事情是这样的,晴晴去年的某一天,跟我聊天时,谈起她在幼儿园的事。晴晴跟我叙述:有一次我去娃娃家玩,李×和孙×在里面玩,她们两个一个当妈妈,一个当爸爸,我说我当宝宝,她们说有宝宝了,不让我当。我说那我当姑姑行不行?她们还是不让我当。她们两个不让我跟她们一起玩。
晴晴讲完后,我忘了是怎么回应她的,总之没当回事,觉得被人排斥很正常,成长过程中这样的事情定少不了,这不算个事,需要她自己慢慢学习。
可是在晴晴给我讲了后,隔了有两三周,她又跟我提起这件事。她仍旧跟我叙述了一遍,然后有点愤愤的说:她们明明没有宝宝,都不让我当,她们就是不想跟我一起玩。
这次我比较重视了,因为时隔这么久,她又提起,可见她对这事印象比较深,引起的情绪比较大,对这两个同学的态度比较在意。
所以,我进行了积极倾听和共情。
我:她们不让你加入,把你排斥在外,你感到有点难过?
晴晴:嗯。
我:如果我被这么对待,我也会伤心的。
晴晴没再接话。这次的聊天就这么结束了。
可这次聊天后,我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如果晴晴再遇到类似的问题,我该告诉她怎么做呢?一件事她跟我说了两次,我也没给她出注意,她是不是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呢?我好像没有进入深入的倾听,她是不是还有情结没处理呢?
思考过后,再遇到类似问题,我仍不能给她一个确切的解决方案。若告诉她别跟她们玩,去找其他小朋友玩,那她遇到此类困难,会不会总是逃避;可若我告诉她跟小朋友说好话,让她们接纳,那她会不会总去讨好别人。所以,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她自己处理。
但我想了解晴晴现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于是我们进行下面的对话。
lily:晴晴,我问你一个问题。
晴晴:嗯,什么问题?
lily:如果你在幼儿园,有两个同学在区域里玩,你想加入进入一起玩,可她们不让,你怎么办?
晴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lily:因为我碰到了这样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想问问你。
晴晴:我会拿一个玩具,跟她们说“如果你让我和你们一起玩,我就让你们玩这个玩具。”
lily:可是在幼儿园,玩具都是公共的啊?
晴晴:那我就跟她们说“如果跟我一起玩,我就给她一个礼物。”
lily:这真是个好注意。
晴晴:对了,我还有个好主意,就是不跟她们玩,找其他同学玩去。
lily:这个注意也不错!
看样子,我不用绞尽脑汁的帮晴晴出注意了,她自己是能够独自解决问题的。
可见,我们家长遇到孩子告状,或者诉说她遇到的不愉快的事情时,并不一定都要给出建议。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耐心的听孩子诉说,不知不觉中她已独自把问题解决了。

顾小失大

自从有了馨馨,我感觉全家人对晴晴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让我感到心酸。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把晴晴当成年人对待和要求。而在晴晴和馨馨发生冲突时,我们都一边倒的去训斥晴晴,安抚馨馨。
前天,馨馨在卧室不小心滑倒,头磕到小凳子上了,估计是疼的厉害,所以哭的很凶,有一会儿甚至哭的有点喘不出气,把我和奶奶吓的不轻。leo听到哭声,也走了过来。
他先问:小凳子谁买的。
我撇他一眼说:我买的。
我知道他想拿凳子做文章,想怪我凳子放的不是地方,但他看到我的神情后,聪明的没出声。
可这时晴晴无视妹妹的哭声,仍抱着手机跟“小米语音助手”聊的不亦乐乎。leo找到了发泄源,冲着晴晴吼:晴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妹妹哭成这样,你还在那玩!
人就是这样,遇到倒霉事或突发事件,总习惯找个替罪羊,把错误归到别人身上,或者把火撒出来,这样自己心里才好受些。晴晴就成了那个躺着也中枪的人。
小孩子磕磕碰碰是不可避免的,大人做的是要尽量保护,真的发生意外了,应该先安抚或治疗受伤的孩子,而不是先去责怪看护人。遇到这样的意外,大人会内疚、心疼、害怕和伤心。这个时候无论责怪谁,都只会让人更加内疚。晴晴之所以不关心,因为大人都在,她觉得很安全,觉得妹妹肯定没事,平时妹妹和她磕着碰着也都是这样大哭的,哭完就没事了。
按照leo的设想,他觉得晴晴应该忧心忡忡,或者心疼得跟着一起哭,或者至少要去关心一下妹妹。就是希望她有共情力么,这对一个六岁的孩子要求有点高。共情这种品质,不是训出来的,不是教导出来的,而是在潜移默化中学来的。大人还是先检讨自己吧!看到一个孩子哭,却去训斥无辜的人,这便是大人的榜样!
昨天晚上,我在哄馨馨睡觉时,听着晴晴在命令奶奶:你去!你去给我拿!
奶奶一直拒绝说:我刚才一直在问你吃不吃,你都不吃,你自己去拿吧。
晴晴尖叫:不!就要你给我拿!
奶奶:让爷爷给你拿吧!
这么反复几次,奶奶一直拒绝,晴晴一直大声命令。另一卧室的leo受不了,出来后,大声训晴晴:自己事情自己做,你没有权利命令别人!
听着她的吼声,我的心都跟着颤了颤,甭说晴晴了。一股气立马从胸中升起,真想出去大骂leo:什么玩意,在孩子面前就你本事大!不过,因为馨馨还没睡着,我把火强压下去。
然后,我听着奶奶起来倒了咳嗽药给晴晴吃,晴晴到底还是没有“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奶奶总是这样,她自己不想让孩子摆布,听着晴晴命令式的让她做事她很生气,所以会拒绝要求。但她说不出拒绝的理由,并且也不能坚持到底。好几次,她都是生着闷气把晴晴要求她的事做完,而那时一家人都被波及的不开心。
晴晴已经好几次这样做了,基本都是对奶奶。虽然晴晴的做法不对,但这并不全怪晴晴。爷爷奶奶很勤快,有很多次他们都不管晴晴的意志,自作主张的帮她做事,比如,帮她拿袜子拿鞋,找衣服帮她穿,帮她拿其他东西。并且,每次晴晴要他们帮忙做事,他们也从不拒绝。但是,leo看到晴晴让爷爷奶奶做事,心里会很不爽,会告诉爷爷奶奶不要管她,让她自己做。所以,爷爷奶奶有时会拒绝,但拒绝的又不坚定,晴晴稍坚持,他们就立马让步。所以,晴晴才这样对他们。
每次奶奶看馨馨时,也是这样。馨馨要一个东西,奶奶觉得有危险或有其他考虑时,就拒绝馨馨说:不行。可馨馨一看不同意,立马哼唧起来,奶奶听到馨馨哼唧或哭,就立刻转变态度,同意馨馨的要求。她这做法明显在鼓励馨馨用哭闹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跟奶奶提过几次:你要么在馨馨第一次要求时,立马答应她;要么就坚决不满足她,无论她怎么哭闹,不行就是不行。可惜,老人很难改变,遇到事情仍旧按自己的方式处理。所以,很多事情都是自食其果,旁人是没办法的。
我只教育晴晴,他们仍旧这么做事,晴晴很难改变态度的。所以不能只怪孩子。
昨天晚上,我哄好馨馨,去给晴晴读书。晴晴正躺床上自己嘟嘟囔囔,肯定是在发泄情绪。
我过去抱着她:我刚才听到爸爸对你吼了。你是不是感到难过?
晴晴:爸爸欺负我。
我:嗯,就是,爸爸确实不对,欺负小孩子。不过,爸爸今天是心情不好,他才冲着你发火。你以后看到他不高兴,别去惹他。
晴晴:奶奶不给我拿药。
我:奶奶不是生病了嘛!她不给你拿,我哄完妹妹,我会给你拿药的。
这么跟晴晴聊了会,我看她眼圈稍有点红,可她忍着没哭。
接着给她读书,她选的是《机智的弗洛格》这本书。正好书里面有“拒绝”这个词,读完后,我问晴晴:你知道“拒绝”是什么意思吗?
晴晴:不知道,是小鸭不想跟狐狸结婚吗?
我:嗯…比如你让我去干一件事,我跟你说“我不去”,我这就是“拒绝”。
晴晴:刚才奶奶不给我拿药,就是拒绝我。
我:对。每个人都能拒绝别人。你要求别人做事,别人有权拒绝。如果你的小同学**,如果他让你跟他交朋友,你是不是不想啊?这就是拒绝他。
后来又跟晴晴一起刷牙洗脸,并邀请她跟我一起睡,睡前我把她抱在怀里,抚着她的后背,问她:你觉得爸爸爱你吗?
晴晴:我觉得爸爸不爱我,他欺负我。
我:那妈妈呢?
晴晴:妈妈爱我。
我:嗯,妈妈很爱你。
晴晴:爸爸妈妈都爱我。
之后晴晴渐渐进入梦乡。
今天早上,晴晴班主任管老师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晴晴早饭在家吃的什么?我说吃的方便面,没吃其他的。管老师说晴晴喊有点肚子疼,让保健医看了,说没事,看她到也不是疼的很厉害。抱着她揉了会肚子,我再观察下吧。我连声道谢。
然后,我就一直反思,是不是昨晚晴晴情绪没发泄出来,淤积于胸,影响消化,才肚子疼的。
leo大声吼晴晴时,我听晴晴只哭了一声就停了,然后说:我要跟妈妈告状。
那时候我出不去,如果我当时出去安抚,她肯定会哭出来,哭一会的。可我没能出去,她就这么生生憋了回去。后来,我再安慰她,也过了那个当下。气堵在胸中,没有流通出来。
有时候,真的挺心疼晴晴,不知不觉中她成了全家人的情绪垃圾桶。
昨晚晚饭时,晴晴又不吃饭,在地上爬着,吼着装恐龙吓唬妹妹,把妹妹撵的到处跑,但是很开心。爷爷奶奶要求她立即停下。leo在一旁说:你看你也不管管她。
我凉凉的对他说:幸亏咱家两个是女孩。若有男孩,也得养出个娘炮。
leo说:晴晴可不娘了,都成女汉子了。
女汉子好啊!至少女汉子神经够强大,才能在天天面对这多的否定时,仍能保持自我,而不是变成乖顺的讨好者。

平淡对待孩子的问题

刚听了课,提到口吃问题。成人口吃一般是很难纠正的,并且口吃的形成绝对不是遗传和基因问题,而是成长过程中大人的限制管教形成的。
晴晴在两三岁时,有一段时间总是口吃,那主要是因为她急于表达自己,可是掌握的词汇量太少,语言跟不上思维所致。当时,我们只是耐心的听她讲,并告诉她别着急,慢慢说,逐渐的她自己就改正了(其实是语言进一步发展了)。不过,有一阵子,晴晴跟我妈在一起,每一次她口吃时,我妈都要纠正要提醒,偶尔还会板着脸教训她,致使晴晴每次说话很紧张,持续的时间反而加长了。
最近一个月,晴晴周末时偶尔会跟朋友家的弟弟玩,这个弟弟的语言发展有点晚,有些话说的不清楚,晴晴觉得他那样说话很好玩,在家就经常用那样的腔调说。开始我们都没说她,但是她乐此不疲,甚至在上钢琴课时,也用这样的腔调跟老师说,我们就觉得别扭了,于是就跟晴晴说:你这样说话,我听着不舒服,能不能好好说话。表达了我们的感受后,她那样讲话的频率逐渐降低,估计等她新奇劲过了,又会恢复正常了。
所以,孩子在口吃或者模仿其他口音,或者讲脏话时,最忌讳的是他每说一次,家长就纠正、提醒、批评或说教,这只会强化他的行为。若家长实在忍受不了,可以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孩子:“听你这样说话,我心理感到很着急、烦躁或生气。”“我不喜欢你这样说话。”说这些也不要太频繁,当孩子过了新鲜劲,或是发现周围人都不喜欢他这样说话,他便会有意识的控制和改进自己。
也就是说,一个孩子的不良习惯出现时,家长不要去强化,不要去强行纠正,这样只会适得其反。家长要做的是淡化它,并传递自己的意见,当孩子自己发现这么做不讨人喜欢、引不起大人注意或是有能力提高时,他才会去控制改正。
模仿性的口吃,及说脏话等行为,只要不强化,一般只会持续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
不过,晴晴现在有个很不好的习惯:挖鼻孔。昨天上课leo跟着去的,晴晴就在老师面前做了这样的动作,leo感到很尴尬,很生气。她这个习惯,我注意到了,也提醒过多次,效果并不好。她形成这样的习惯有很多因素,一是我们大人在她面前不注意自己的行为,让她模仿了去,反正我看到leo好几次这样的行为,也提醒过他多次,他貌似理直气壮的反驳了我,既然大人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孩子为什么不可以?所以,作为家长要反思自己在孩子面前的行为习惯。二是晴晴感冒了,鼻子确实不舒服,大人不舒服也会掏鼻孔的吧,只不过会避讳别人,悄悄进行,孩子也会忍不住的呀。所以家长也不要那么吹毛求疵了。
但是,针对晴晴的这个行为,我还是决定做些事情。首先控制自己不要在她面前出现这种不雅动作,leo也要注意。其次,再遇到她有这种行为时,表达我自己的感受“晴晴,你挖鼻孔,我看着心里很不舒服。”之前,我总是训斥她“不许挖鼻孔!”“鼻孔越挖越大很难看!”“鼻孔挖多了会感冒的!”“你看你感冒了吧?就是因为你经常挖鼻孔!”所以,道理她都已经知道了,但并没改正。最后,我要告诉晴晴“不要在别人面前挖鼻孔,这是对人的不尊重,你可以在洗手间或没人的时候进行,并且记得把鼻屎用纸包起来,扔垃圾桶里。”
我想,这么表达一两次后,晴晴就能改正了。接下来,我会找机会实施。

孩子的电报语

馨馨已经快17个月了,她现在的语言处在“电报语”阶段。只会说单个字或有限的两个字,并且相同的字可以指代多种意思。比如馨馨说“噗”,就表示她要尿尿或拉臭臭或放屁;馨馨说“嗯”表示要吃奶。
馨馨小小年纪已经开始会“骗人”了。早上她起来后,就喊“妈妈,妈妈”,意思是让我起来。若我不动,她就拽着被子喊“起,起,起”,可我还是没动静。馨馨便就开始喊“姐姐,姐姐”,意思是要去找姐姐玩。可是我仍旧不想动,馨馨见我还不起,就改喊“噗,噗,噗”。我听到后,就会立马起床,带她去洗手间把尿。不过抱着她出了卧室,她便要改道去客厅玩了,根本不去拉臭臭。
馨馨还用同样的方法,成功的“骗”奶奶。每次馨馨和奶奶在客厅玩时,我都在卧室学习,玩一段时间她就想找妈妈,于是就喊“妈妈”,可奶奶总是转移她注意力,或是拒绝带她找妈妈,于是馨馨就改喊“噗,噗”,奶奶便立即带她去洗手间,而到了洗手间门口时,她又挣着到卧室来找我。
馨馨的伎俩屡试不爽,因为她喊“噗”时,有时也的确是要尿尿的,为了不让她尿裤子,我们不管真假都会言听计从。
孩子是多么善于学习啊!
另:2岁是幼儿发展语言的关键期。在这个时期,可以给孩子听不同语言的歌曲节目等,通过锻炼能分辨语音,能察觉细微的差别。最晚到5岁,这种优势消失。用心的家长可以抓住机会。
同时,要大量跟孩子说话,对话,语言才掌握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