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四月 2018

极地海洋世界

晴晴特别喜欢海洋动物,我们在三岁左右带她去海底世界的事情,她至今记忆犹新。为了满足她的兴趣,我避开假期,带她去了一趟极地海洋世界。
晴晴听说能见到海豚、企鹅、鲸鱼后,特别兴奋。她跟奶奶说,我要拿着本子,把看到的动物都记录下来。
晴晴说到做到,参观那天她真的带了本子和笔。我们在极地馆逛了一圈后,晴晴要求回到最初,要把看过的动物画下来。于是,晴晴一路看一路画。假期刚过,这天的游客不是太多,即使我们在一个玻璃待很久,也不会打扰到别人,也没有人碰到或打扰到我们。晴晴画画时,偶尔会有几个好奇的人,观察她画的画,然后对她说句鼓励的话:画的还挺像。
在看动物和人表演时,我简直是激动万分,尤其是海豚和白鲸与人的表演,我不住的惊叹。而晴晴在一旁却很淡定,看表演的同时,不时的写写画画。让我不由的担心,她在低头画画时,错过精彩的瞬间。
三个馆,花了半天的时间,上午近10进去,下午三点出来。晴晴意犹未尽,说是以后和妹妹再来看。我却兴味索然,所有的参观表演中,我最喜欢的节目是海豚和白鲸的表演。对其他动物没有太多的喜爱。
我感觉极地的动物中,北极熊和北极狼是最可怜的。它们本应生活在广阔无垠的冰天雪地,自由的追逐猎物,开心的嬉戏打闹,悠闲的晒太阳,可是现在它们却只能囿于狭小的空间里,任人观赏,而它们能做的只剩下吃和睡。看到北极熊焦躁的来回走动,浑身脏兮兮的北极狼无精打采的打盹,我心里感到难过,为它们悲哀。
我想这些动物中最开心的应该是海豚了,它们那么聪明,并且喜欢与人亲近,所以于它们这里算是它们的福地吧?
果然是年岁大了,看个动物,我居然瞧出了悲凉和无奈。这里,我不想再来。

快乐悦纳自我

晴晴皮肤偏黑,我和leo也曾私下里评论:晴晴皮肤真黑,馨馨皮肤就挺白的。带晴晴出门,也总有熟人或陌生人在晴晴面前讨论她的黑皮肤。晴晴和馨馨一起洗澡时,黑白对比特别明显,奶奶忍不住当着面评论:馨馨就是比晴晴白。
听到的评论多了,晴晴也介意起自己的黑皮肤。曾有一次她有点苦恼的问我:是不是黑不好看?我是不是很黑?
于是我开始对这个问题重视起来。在考咨询师时,曾学过一个“黑丫头”的案例。说的是一个女孩生的较黑,从小被人喊“黑丫头”,这致使她特别自卑,觉得自己又黑又丑,各方面都不如别人,34岁仍单身,丧失求爱信心,人际关系差,工作兴趣低落,有自杀倾向。导致心理创伤。
我不想晴晴以后因自己外貌自卑,就一直思考怎样才能让晴晴接受她皮肤黑的事实,接受自己一些不能改变的现实。有几次我跟晴晴说:晴晴你不是很黑的,你看黑人那样的才叫黑。(可是后来觉得这么比较没用,因为品种不同,可比性较差,说服力低。)
我又试图想让晴晴了解并非肤白就美,皮肤黑也漂亮,就问她:晴晴,你觉得白的好看,还是黑好看?晴晴答:白的好看。(若此时我再跟她说黑的好看,就让人觉得欲盖弥彰,不真诚了。)于是我只好对她说:其实有些长的黑的也好看,也并不是长的白都好看。
昨天听《学习障碍成因及对策》的课,老师讲到遗传,突然有了教育晴晴的灵感。于是昨晚我跟晴晴进行了以下对话:
lily:晴晴,你知道为什么有的人长的黑,有的人长的白?有的人长的高,有的人矮?有的人胖有的人瘦吗?
晴晴:因为不洗脸就黑,不好好吃饭就瘦。
lily:不是这样。洗脸只会让人干净,但是并不能让人白。
晴晴:那是为什么?
lily:那是因为遗传。
晴晴:遗传?
lily:遗传就是你和爸爸妈妈像的地方。遗传有好的也有坏的。有的人长的漂亮,有的人长的丑,都跟他爸爸妈妈有关,都是遗传,跟他自己没有关系。你看爸爸和妈妈黑不黑?
晴晴:爸爸黑,妈妈白。
lily:嗯,妈妈也不白,所以你长这样是爸爸妈妈的原因。
晴晴:都怪爸爸妈妈。
lily:嗯。不过遗传有不好的,也有好的地方。
晴晴:我画画好,是不是遗传好的?
lily:画画好不是遗传,那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你天天画画,画的才越来越好,如果不画,就画不好。
遗传不包括这些,包括头发是黑的还是黄的,眼睛是大的还是小的,皮肤是黑的还是白的,以后长的高还是矮。
晴晴:我长的瘦也是爸爸妈妈的事。
lily:胖瘦是爸爸妈妈的事,但是能改变,瘦了你如果好好吃饭,多吃点就能长胖。黑也是,长大了通过美容也能变白。
晴晴:我很有礼貌,从不打扰别人,是不是遗传?
奶奶:对,是。
lily:晴晴这个不是遗传,这属于品格,是后来养成的。遗传是生下来就有的,你看你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没有长成猪的样子,都是因为遗传。
晴晴:嘻嘻,猪的鼻子长。
lily:有的小孩生下来就没有胳膊,没有腿,有的长大了也长不高,有的还有病。这些都是残疾人,他们都是遗传。有一些是因为在妈妈肚子里,妈妈吃药造成的。
晴晴:在妈妈肚子里,妈妈吃药,宝宝也跟着吃药。
lily:对。你老师不是讲过《小威向前冲》的故事吗?最后小威变成什么了?
晴晴:得到卵子,变成我这么大的人。
lily:嗯,你就是这么来的。你开始是很小很小的一个细胞,然后一个变两个,两个变4个,4个变8个,8个变16个…你就这么一点点长大的。
晴晴:是不是开始没有我?后来我成了卵子,然后又慢慢长的的?
lily:嗯,开始是没有你。你不是卵子长大的,是受精卵长大的。就是精子和卵子结合后形成的受精卵。所有的东西都是从没有到有,从小变大,然后又从有到没有,从大变小。
晴晴:人怎么会变没?
lily:人活很长时间后,就变没了。
晴晴:是不是人死后,就变没了?
lily:嗯,人死后,就变成其他东西了。
晴晴:变成什么了?
lily:我也不知道。所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和别人也是不一样的。你老师不是跟你们说过的吗?世界上只有一个你,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晴晴:夕夕妙妙就长的一样。
lily:她们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你看她们的名字就不一样啊。所以,你就是你,你自己要爱你自己。爸爸妈妈也是因为你是你才爱你啊。
晴晴:世界上不是只有一个我,你是我,奶奶是我…
(晴晴又开始嘻嘻哈哈的插科打诨)
这算的上是生命教育吧?准备有机会再跟她探讨,我相信当晴晴明白了生命的不同,遗传基因的奇妙组合后,不再纠结于外貌美丑,皮肤的黑白这些不可改变的外在,能够悦纳自我,享受快乐生活。

孩子的担忧

晚饭前晴晴跟我说:我不想做噩梦,太可怕了,我想做好梦。
我:你做什么噩梦了?
晴晴:我不想说,我不想让我的大脑记住它。
我:你只有说出来,大脑才会记不住,才能忘记。
晴晴:真的吗?
我:嗯。说出来后,不害怕了,就忘的快。若你不说,就会总记着。
晴晴:怪不得我经常记不住我自己说的话!
然后,晴晴过来凑近我的耳朵悄悄的说:爷爷又抽烟了。
原来晴晴在幼儿园学到一些健康知识,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对肺不好,会生病会死亡。所以,她看爷爷和姥姥吸烟,感到害怕。
我:并不是所有吸烟的人都得病,有的人也活到100多。
晴晴:真的吗?吸烟不一定死吗?
我:嗯。真的。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你看有的人感冒有的人就不感冒,有的人感冒了,一两天就好,有的人却要很长时间。
晴晴:我长大了可不吸烟。爷爷每次吸烟,我在他后面用袖子捂住鼻子。
我:爷爷在你旁边吸烟?
晴晴:嗯,她送我的时候吸烟。
我:那可不好,你在旁边那是吸二手烟,对你的身体不好,比对吸烟的人危害还大。下次爷爷再在你面前吸烟,你一定要提醒他,如果他不听,以后妈妈接送你上学。
(故意大声说让爷爷听到。)
晴晴:吸烟对身体不好就不吸了呗。
我:一般人吸上了是很难戒掉的。不吸的话会很难受。你有时候玩游戏,不让玩了,你心里是不是感到痒,特别想看?想吸烟时就是这种感觉,很难戒。
晴晴:都是他妈妈不好,不管着点,让他吸烟。
我:哈哈。这跟妈妈没关系。你看妈妈觉得你不好好吃饭对你身体不好,可你有时候不听话啊!
晴晴:那都怪卖烟的人,如果没有卖烟的就好了。
我:为什么有的人明明知道烟对人身体不好,还是有人卖呢?因为他卖了,他能赚钱。所以不能怪卖的人,管不了别人,只能管住自己。就像那些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可是有很多人卖,也有很多人吃。
晴晴:爸爸就经常买垃圾食品。
我:嗯。
后来,我又说给爷爷听,希望他吸烟不要影响到别人,尤其是孩子。不能在晴晴面前吸烟,刚吸完烟不要抱馨馨。
对于爷爷的吸烟行为,我改变不了,但是要把影响范围降到最低,这也是我能接受的最大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