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七月 2018

Lily七月的碎碎念

馨馨两周以来,很喜欢咬人,有时是因为生气,当不理解她说的话时,急了就突然使劲咬胳膊上;有一阵子,我觉得她是单纯的想咬东西,她咬我胳膊时,情绪都挺好,并且还喜欢咬着衣服使劲拽,已经有衣服被她咬破了。咬到胳膊上挺疼的,所以她咬我时,我都要跟她说:馨馨你咬疼我了!不须咬!疼!然后偶尔配上点痛苦的表情。几次后,她开始有意识控制自己,只咬衣服不咬肉。最近几天,没有再咬人。
今天,馨馨哭了有四五次,一次是被门碰了,其余几次都属于莫名其妙型的,比如:她手腕上带根红绳,自己摘不下来,又不须别人帮忙;爬不上床;要求关门,她没动手时,别人做了…真折磨人。哭的还很厉害,一哭就浑身出汗,然后额头和头皮上冒出一层小红疙瘩,并且还不好安抚。
今天的钢琴课,晴晴自己去上的。最近练琴,她都是自己去练,昨天练完琴,还帮我把快递取回来了。终于熬到孩子能打酱油了。
明天去游泳馆定下游泳班,然后办张游泳卡,晴晴上课,我也跟着去游泳锻炼身体去。只会狗刨的我,是不是要跟着她偷师学艺呢?好注意!
不打算给她报美术班了,虽然她自己特别喜欢美术,仍强烈要求去学。可了解了附近几家辅导班,没有合我意的。他们教学方式,基本都是先出示图片或视频,然后讲解所画物品的结构,老师在纸上示范画一张,再让小朋友自己画。有的甚至老师给所有学生画出轮廓,只让孩子添剩下的。这样的学习,实在是限制孩子的想象,最后的成品都大同小异,这种课上下来实在是没意思。一假期下来,也只是学会老师让画的那几样东西而已。
九岁前,美术理想的教学是,老师要求孩子画自己熟悉的场景,亲身经历的活动,见过的动物或植物,让其随心所欲的画,而不限制条条框框。最多,老师规定一个主题,让大家自由发挥,偶尔鼓励一下孩子,或稍讲解点绘画要点。另外,也可以找些美的作品给孩子们欣赏。辅导班只作为一个同龄孩子交流和玩耍的场所就好。
这样,晴晴的假期可真是轻松的很,每天练半小时的琴,每周三次游泳课,剩下的时间也就是玩、玩、玩了!唯一的遗憾是没有长久的玩伴,宥宥跟妈妈回老家了,馨馨又太小,一起玩会有点“代沟”。其实,辅导班若不那么严肃,作为孩子交朋友的场所是极好的,只是贵了些。现在要给孩子找同伴玩,都得花钱了,比给古代太子找伴读都难。
噢,还有,晴晴的蚕宝宝由买来时的30条死的仅剩8只了。这时候买蚕不是好主意,因为蚕怕热。长的真快,我偶尔用眼角撇两眼,发现它们都有手指那么长了,就撇那么两下,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实在是不喜欢虫子。盼着它们赶紧吐丝结茧。千万别再有蚕挂了,至少把买的桑叶,和我千辛万苦从岛上采摘捎回来的都吃光吧!

砣矶岛探亲游

待在岛上三天多了,这里气候没的说,感觉比青岛还凉爽些,是那种我最喜欢的秋天的天气,待在阳光下会跟热很晒,可进到树荫或屋子里又很凉快。非常舒服。
这个小岛上有7个村,基本以养殖和捕鱼为生。岛上四十岁之内的年轻人很少,幼儿园只有几个孩子,小学只到二年级,三年级以上都要到另一个比较大的岛上上学,坐船要一个多小时。
对孩子来说,没什么好玩的去处,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院子里玩水。晴晴最开心的事情是,终于圆了自己钓鱼的梦。舅姥爷忙里偷闲带她挖了蚯蚓,用竹竿做了鱼竿,徬晚时分到海边陪她去钓鱼。结果收获颇丰,总共钓了十几天条,晴晴钓了三条,有几条稍大的,十几㎝长,足够做一顿鱼汤喝,只是大家都对吃鱼兴趣不大,估计鱼的最终归宿是要葬尸垃圾桶。
出门就是停船的港湾,趁着凉快,我就带着馨馨晴晴去散步,晴晴会顺手捡些她喜欢的“垃圾”,比如海星、海螺壳、贝壳之类。不过,捡回来之后,晴晴又不想带回家了,说是味道太腥。这个决定还是很合我意的。
我倒是挺喜欢这里的天气,空气也很好,并且还能在门口自己种菜吃。并且邻里也和气,我们来了后,第二天便有人送来出海打来的蟹子和鱼,还有新鲜的海蜇汤喝。我是第一次吃海蜇汤,味道还不错。不过,我最喜欢吃的是舅妈自己种的黄瓜西红柿。
村里有两三个小卖部,我去买牙刷时,老板踩着凳子在货架最顶层抽出一只积满灰尘的牙刷,转手就交给了我。扫了一圈,里面最显眼的就属几架方便面。昨天晴晴跟姥爷要雪糕吃,跑了几家都没卖的,比较大的一家还没开门。今天抱馨馨出去溜达,看到这家小卖部开了门,里面居然有雪糕,还有哇哈哈、旺旺小馒头,并且还能支付宝付款,真是惊喜啊!
我不喜欢那种一天一个地方的旅游,太累。最喜欢一段时间待在一个地方,细细品味当地的风土人情,悠哉慢悠悠的生活。

晴晴杂事谈

曾向晴晴许诺给她买只小仓鼠养,但一直没买。前几天,晴晴和她的小伙伴宥宥在楼下玩,发现一只毛毛虫,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时不时把虫子放胳膊上,看着它爬,最后还征询我意见,能不能带回家养着,被我一口回绝。
即使知道毛毛虫最后变成蝴蝶,我对它也没啥好感,只恨不得用脚踩死,我可没勇气用手拿着玩。尽管从小在农村长大,虫子随处可见,却仍然适应不了,见了虫子心里还是有些惧怕有些反感,而不是觉得它们可爱和好玩。
回家后,晴晴还意犹未尽,见了谁都说说那只虫子。突然想起朋友圈有人晒养的蚕宝宝,于是问她,给你买些蚕养着吧。晴晴很兴奋,让我赶紧买。盼了两天后,蚕宝宝到了。买了30条1龄蚕宝宝,没想到这么小。买来我只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嘱咐晴晴要自己养,并且建议她读一下“养蚕手册”,了解注意事项。晴晴高兴的不行,承诺会照顾好蚕宝。我的任务就是静待事情的发展了,私下希望不要都养活的好。
晴晴问蚕能活多长时间,我说也就活几个月,超不过一年。她自己想了好一阵子,问我是不是越大的动物活的时间越长?我夸她会总结,并说差不多是这样子。但是有些例外情况,比如乌龟能活好几百年。
晴晴知道人会死后,就特别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些。有一次她问我是不是吃无花果能长生不老?我说没有人能长生不老,人活的最长的也就一百多岁。昨天爷爷在楼下摘了几个无花果放桌子上,我问晴晴怎么不吃,晴晴答,吃了又不能长生不老,不喜欢吃!我说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是吃了对身体好啊。
看来六七岁的孩子已经开始正视人寿命有限这个问题了。
今天下午,晴晴又突然问我,她是什么组成的?我有点懵,不知道她又想到了啥,就反问她,你觉得自己是什么组成的?晴晴说,不是《小威向前冲》里,小威最后成了人吗?
噢,她这样一说我明白了,就告诉她,小威就是一个精子,他最后的礼物就是得到卵子啊。你就是由一个精子和一个卵子结合后,变成一个受精卵,然后长大的。
晴晴问,精子多大?
我说很小,肉眼看不见,只能用显微镜才能看到。人全身都是由细胞组成的,精子和卵子都是细胞。
我继续给她科普,精子是爸爸身体里的,卵子是妈妈身体里的。所以你长的有些地方像爸爸,有些地方像妈妈。
晴晴问,那精子是怎么到妈妈身体里,和卵子在一起的呢?
(好吧,我应该会想到晴晴会有此一问的,自己挖坑自己填。)
我只好说,这个比较复杂,等以后我买了那套关于人出生的书,再给你读读吧。
晴晴嘟囔道,这可真是个难事。
我在心里默念,可不是么!
虽然难以启齿,但这么大的孩子,正好是性教育的好时机,因为6-12岁处于性潜伏期,对于男性女性会发生的变化,及之间的关系和区别,接受起来还比较容易,不会主动添加额外的想象,她会认为这些是人正常的成长成熟过程,跟小狗小猫没什么区别。
我还是把书买来后,跟她一起读读吧。该知道的事情,当妈的告诉她,比通过其它渠道了解更可靠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