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求学路

这次来北京真是一波三折。
本来打算初七来,于是早早的定了火车票,可后来课程表出来后,发现我特别想听的课程《青少年职业规划》和《学习策略》居然被安排在初五初六。于是我改签了车票,把行程提前到初四。为此我年后不能回老家,便只能年前自己带孩子回去,然后再赶回黄岛过年。
很不巧,馨馨在大年初一那天开始不舒服,发烧睡觉,又吐又泄。连续烧了三天,带她去医院看了一下,医生只叮嘱吃益生菌,观察尿量,并未给开药。结果第二天发现她嘴里出现溃疡,拒绝吃饭。白天除了睡觉都要抱着,晚上她也睡不好觉。这样的状态,我怎么忍心离开。
改签一次后不能再改,我只好把车票退了,然后重新定了初七的车票。很遗憾错过了两门我特别想听的课程,尤其朱淑玲老师的《6S学习策略》。虽然这些课在网上已经听完,但仍想听现场的课,跟老师有个面对面的交流。
中午到达后直接到心理所报道上课,赶上当天下午的课程。晚饭跟青岛来的治疗专业的朋友一起吃了饭,当时我感到胃口不佳,浑身无力,有发烧的迹象,她建议我赶紧买些药吃。我听从意见,吃了药后,晚上三小时的课基本在半睡半醒中度过。
我这边状态不佳仍坚持着上课,家里因馨馨的病也是一片混乱。馨馨本来病着,加上找不到妈妈,白天晚上一直哭哭啼啼,吃不饱睡不好。晴晴会偶尔拍个视频发给我,看的我心都纠起来了,恨不能立马回到孩子身边。
初七初八晚上都有课或考试,都到晚上八点半才结束。初九晚上没课,跟大学舍友一起吃了个晚饭,聊了近四个小时的天,才恋恋不舍的分别。这天睡觉有些晚,睡到半夜感到身体不舒服,有些冷,强撑着起来吃了两片药,喝了些水。刚躺下正迷迷糊糊中,手机电话响了,接起来便听到馨馨的哭声,奶奶正抱着馨馨在安抚,我跟馨馨说话,她也听不进去,没什么效果。等挂了电话,看了下时间,是凌晨3点。再躺下,药效开始发挥作用,浑身开始出汗。很困却因担心馨馨而睡不着。
很想提前回去,但是特别想听张梅玲教授的《教育心理学》自己课程《网瘾干预》,另外,有三门考试必须要在面授期间上交,我还未完成。最终我还是选择定了明天16号下午的机票,最后一门课《网瘾》也只能听一半了。
昨天leo说晴晴也发烧了,头疼没劲。
在朋友家住了这么多天,昨晚才有空跟她一起吃了个晚饭,后来才反应过来貌似时机不对,人家夫妻需要过二人世界呀。我这有点太迟钝了。况且我还拉着她跟我一起去给馨馨晴晴买礼物。主要当时没想那么多,一觉得她熟悉卖玩具的地方,二是我没有时间逛,晚上还要写作业,明天到青岛天黑了没时间。
玩具也是必须买的,因为奶奶和leo在家为了哄馨馨,一直说妈妈去给她买玩具去了,很快就回去。如果我空着手回去,不但让孩子失望,而且会让孩子觉得大人在骗她,失去对人的信任。
吃午饭时,跟同学聊天,我说这次离开小宝,估计会给她留下创伤了。她说没那么严重,三岁内母亲离开不超过三周就不会有大创伤,况且孩子还有很强的自愈能力。但愿吧。
还好,熬过今晚,我明天就回家了。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 -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12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