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儿童教育

育儿路上的迷思

育儿书并非读的越多,就主意越多,很可能恰恰相反,越读越不知所措,越读越焦虑。因为很多书的观点是完全相反的,不同专家的看法可能是相悖的。
开始时,我觉得这不是事,毕竟现在的中国不是毛泽东时代,一人呼万人应。时代就需要百家争鸣,思想碰撞,只有这样才能进步嘛!可问题是,我不属于百家中的一家,想独创第101家,可能性又很小,那我只能在这百家中选择,这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官场中站错队,很可能丢官送命,育儿中选错家,就可能葬送一代人,责任委实重大。
那有人提议说,可以选择那些经过时间和实践检验的。理论的提出,都是经过一定的时间和很多的实践论证的。比如蒙特梭利教育,华德福教育,冯德全早教……都有成千上万成功案例的,都经过很多人实践的。
我最先接触的是早教,所以我就按早教的一些方法教育女儿,在女儿还不会说话时,我就经常向她介绍周围的世界,在她耳边数数,说英语,指字读书;等她再大一些时,平板电脑任她玩,买来蒙特梭利教具让她“工作”。
后来因关注教育大V小巫,报名“小巫学堂”,从而接触到华德福教育。然后我的教育观开始混乱,人也焦躁起来。
蒙特梭利教育反对儿童“神游”,孙瑞雪在书中曾提到,儿童的过家家等假装游戏属于“神游”,对孩子是有害的;而华德福教育却注重保护和发展儿童的想象力,提倡家庭实景及大自然教育。蒙特梭利注重儿童“工作”,在“工作”中发展自我;而华德福教育注重艺术,用艺术成就人生。用华德福的观点来看蒙特梭利教具,以及各种早教,基本都能归到“提前唤醒”和“不当唤醒”里。
在上“小巫学堂”期间,我经常焦虑不已。我对女儿实施了那么多早教,已经“提前唤醒”了很多,对她造成了伤害,可怎么办啊!家里那么多的塑料及声光玩具,无形中消耗掉女儿多少“神”啊!我没有多少艺术细胞,手工不咋地,绘画不怎么样,唱歌五音不全,连做的饭都很单调,太令人沮丧了!我很少带女儿去接触和感受大自然!我不会编故事,也很少给女儿讲故事,只会给她读故事!我这当妈的简直太不合格了!
上课期间,教水彩时,我就买一堆绘画材料,和女儿一起画画;教手工时,我就买来毛线,钩针等,自己织东西;教编故事时,我就绞尽脑汁的搜罗故事讲给女儿听;教音乐时,我就在家自己先学,然后在接送女儿的路上唱给她听;讲“唤醒”时,我把家里的大部分玩具收了起来,不敢继续买绘本。这些我基本都坚持了几天,然后就是焦虑和懊悔。到最后,我对女儿完全放羊了,我自己啥都不行,如何对她施加影响呢?还是让她自由发展吧!而且我自己也放弃了努力,艺术我真的学不来。不感兴趣的东西,学了来也是很生硬的。
这些教育的核心都是爱和自由,具体的实施却是千差万别。我到底该何去何从呢?说实话,我现在还是很迷惘。所以我现在除了关注女儿的思想和情绪,对她的教育和学习已经完全不作为了。
可现在难题又要重新面对,小宝刚刚到来,我到底要不要对她实施早教,要不要在教育方面对她施加影响呢?

女儿讲脏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女儿开始说“脏话”,偶尔嘴里会蹦出“大臭屁”“臭狗屎”“大笨蛋”之类的话。

有一阵子,她回家会指着我或leo不停的重复:“你这个大笨蛋呀,你这个大笨蛋呀!”还是用说唱的形式。我们开始都没理她,后来有次吃饭,女儿又指着leo唱“你是个大笨蛋呀。”leo就对她说:“我不喜欢被别人用手指着,我也不喜欢你这么说我。”女儿就笑嘻嘻的说:“那我就说我自己,我是个大笨蛋呀!”我们继续吃饭,没再管她。不知过了多久,女儿可能觉得我们的反应很无趣,就没再说过这话。

我们对待她说其他的“脏话”,也是采用不理睬的态度,女儿就渐渐很少说了。

记得女儿两岁多的时候,我和她在老家待着,农村的娘们说话时经常有带脏字的口头禅的,女儿不知觉的就学了来。有天我带她去舅舅家玩,女儿就说了脏话,被舅妈听到后,向我告状说:“你听见你闺女说的话了没?她都会骂人了!她刚才在骂‘娘b的’。”我笑了笑说:“她肯定是听别人说,学来的。”也没把这当回事,后来我没听到女儿再说这句脏话。 继续阅读 »

跟着兴趣走

我发现,想正儿八经的记录生活,写点自己能看的东西,而不只是流水账的记录,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更不容易的是能坚持一直写下去。这就需要不断的阅读,深入的思考,细致的观察。最重要的是不能犯懒。

近期我这么勤奋的写说说,一方面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思想,女儿成长中的问题和趣事,以及家庭中转身就忘的琐事;另一方面是为了练笔,希望自己能提高写作水平,能在育儿、心理、教育方面有所思所得。

早在去年时,我就打算花两年的时间,报个心理学的在职研究生。并且已经详细咨询了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确定了研究的专业和方向。不过因为我已经报了小巫学堂,并且一直打算着要二胎,觉得自己精力不足,就暂时放下了。前一阵子,中科院研究所招生办又联系我,问我今年是否打算报名。我考虑到刚生二宝,年底寒假肯定没时间去北京参加面训。虽然我读在职研究生的主要目的是系统且深入的学习青少年心理,但既然打算读了,那就争取把学位考出来,也不枉自己花那么多精力和金钱。所以我打算在这一学年的国考结束后,等到明年六七月份再报名学习。

从初接触心理学和教育到现在这近五年来,通过学习和实践,我确定了自己的兴趣所在。所以我想自己的这些计划,绝非头脑发热后的一时兴起。尽管我还不能确定,等读完研究生,在小宝上幼儿园后,到底能从事什么职业,但至少我知道了自己的爱好和所擅长的。

无论以后我是要做青少年心理咨询师,还是家庭教育咨询,抑或是幼儿教师,都需要我从现在开始,不断的学习和思考,积累专业知识和素养。我的家庭就是一所很好的实践基地,孩子们就是我的观察对象。

看见孩子

今天读李雪的《当我遇见一个人——母婴关系决定孩子的一切关系》,里面提及很多父母陪伴孩子时,根本看不见孩子的真实存在,只看到自己头脑中想象出来的“正确”的孩子。这样的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时,不停的挑剔、指挥孩子。孩子玩水,嫌浪费水;孩子玩土,嫌弄脏衣服;孩子自己吃饭,嫌吃的太慢;孩子想吃肉,指挥孩子多吃青菜;孩子开心的跑过来要妈妈抱,妈妈却让孩子先去洗手。

父母看不见孩子时会有三种回应关系:

1,以母亲为中心型。当婴儿先对母亲报以微笑时,母亲没有回应。母亲逗弄婴儿,婴儿笑了,母亲觉得开心,也笑了。在这种关系中,婴儿好像是母亲的玩具,只有母亲才可以是行为的发起者,婴儿要按照母亲的预期来回应。

2,无关反应型。

3,情感逆转型。

孩子一身汗地跑回家,兴奋地告诉妈妈:“我们球队今天赢啦!”如果妈妈回应“你的衣服好脏”,属于无关反应;回应“赢球又不能算成绩”,则是情感逆转。 继续阅读 »

如何处理孩子间的冲突

读完《最美的教育最简单》后,意犹未尽,又从头开始读。当读到<“三不原则”让孩子学会与同伴相处>这章时,我记起女儿跟同伴间的几次冲突。

最大的一次冲突发生在去年年初的姥姥家,是跟妹妹的儿子。那时女儿三岁多一点,妹妹家的孩子比她小一岁。当时他们两个在老家院子里挖土玩,我在屋里不知在忙活啥。突然间听到妹妹的呵斥声:“晴晴你怎么能用铲子打弟弟的头呢!”然后是弟弟的哭声。我赶忙跑出屋,看到女儿手里拿着一把塑料铲子,正惊恐的看着小姨。

我妈在旁边替女儿辩解:“她只是在他头上晃了一下,根本没打着。”妹妹生气的说:“你不用向着晴晴,我都在屋里看见了!”我妈继续说:“我就在屋檐这看着的,根本没打到。”我没说话,因为我没看到现场,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弟弟一直在哭,我妈和妹妹在继续争吵,妹妹:“你就是向着晴晴,你不就因为她是女孩吗?她是女孩怎么了,女孩就能欺负小的?”女儿也被争吵声吓的大哭,我赶忙搂过她安慰。我在旁边一直听着妹妹和我妈争吵,没有答言。因为这时候我说啥都是不是。最后的结果是,妹妹和我妈大吵一架,气呼呼的收拾东西,当天就带着孩子回了黄岛。

我对妹妹的这种处理态度非常不满。虽然明白这跟她的性格有关,而性格的养成又是我们糟糕的原生家庭造成的。但我还是忍不住的生气。看到孩子发生冲突,最差劲的就是上来先大呼小叫。如果真关心孩子,首先是该先检查他有没有受伤,而不是看他有没有吃亏;其次是如果孩子受到惊吓,要先安慰孩子,如果受伤了,就先处理伤口;最后才是简单处理一下孩子间的矛盾冲突。这倒好,孩子间根本没什么,大人带着自己情绪的加入,反而给孩子带来了伤害,使孩子受到惊吓,而变得不知所措。 继续阅读 »

最美的教育最简单

最近几天在读尹建莉的《最美的教育最简单》,觉得这本书写的比《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犀利多了,里面很多教育理念都会引起我的共鸣。

昨天读到这段:爱的最高境界是“不打扰”,它比不停的给予更让人幸福。深以为然!

女儿的专注力很不错,她可以连续画一个小时的画,并且在画画期间,别人若跟她说话或叫她做事时,她都不应。另外,她可以自娱自乐的玩很长时间。我想这与我在她小时候的“不打扰”有关。

老人对待孩子,最喜欢“给予”和包办。自从爷爷奶奶来了后,我发现晴晴根本没什么独处时间。我跟老人家没啥共同语言,最多就谈一下做什么饭而已。所以大家的目标几乎都集中在女儿身上。

以前女儿吃饭前喜欢把眼前的事做完再吃,比如要把一张画画完,把一本书读完,我和leo一般不催她,只告诉她画完读完来吃饭。我们就先吃着,所以女儿往往是最后一个吃完。我们吃完后,就离开饭桌,她自己继续吃。可现在,饭做好后,爷爷和奶奶会不停的喊晴晴吃饭,无论她在干什么。女儿吃饭慢,吃到最后时,他们也不离开饭桌,而是陪着她,有时还催促几句:快点吃,吃完你奶奶洗碗。根本不在乎晴晴自己的节奏。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