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晴晴

晴晴上小学一周两三事

9月4日
晴晴说,我发现一个现象,课间休息时,若有一个同学去上厕所,那么就会有很多同学跟着一起去。
我问,那你呢?也跟着一起去吗?
晴晴,我不是这样,我想上厕所的时候才去。
我的同桌,总是不坐好,爱这样这样(头左右歪着,两个腿一直左右摆动着,两只手乱翻书)。而且,老师说,大家跟我一起说:我是祖国的接班人。全班同学都在说,就他一个人不说。
我就坐的很好,累的时候,背挺不直才坐不好。
我问,你经常盯着你同桌看吗?
晴晴,不是,我偶尔瞟他一眼,并且我看老师的时候,也能看到他。
我说,这叫注意力的分配。我如果是老师,我就喜欢你这样认真的学生。不喜欢这种不认真的同学。
9月7日
中午吃饭的时候,晴晴说,老师都说了上体育要穿运动鞋,还有好多同学不穿。
我还没来得及评价,晴晴接着又说,我先自己做好就行,不用管别人。
我附和道,对,最重要的是自己先做到。
钢琴课汇报演出后,放假两周,所以期间晴晴都没练琴。昨天买的钢琴到了后,我要求听《部落舞》,结果晴晴弹得非常不熟练。
我有些失落的说,唉,听着真不过瘾,断断续续的,没以前你弹的时候听着舒服。
晴晴说,这没事,我再多练习练习就行了。

竞选蜘蛛精

昨天放学回来,晴晴见到我后立马哭起来。我给她擦擦眼泪,抱着她问:怎么了?
晴晴:我没选上蜘蛛精。
幼儿园大班要排练话剧《火烧盘丝洞》,周一,老师让家长帮那些想竞选角色的孩子,熟悉下台词和动作。
当时我问晴晴:晴晴,你想演什么角色?
晴晴:我想当观众,啥都不想演。
我:唐僧、孙悟空、八戒、沙僧都是男生演,你不去演个蜘蛛精吗?
晴晴:蜘蛛精是坏的,我不演。
我:你不演,那你们元旦演时,让家长去,我就不去了。
晴晴:我很想让你去。
我:我很想看你上台演出。
晴晴:那好吧。我去竞选蜘蛛精。
我:你想选什么颜色?有金蜘蛛、银蜘蛛、红蜘蛛、黄蜘蛛、绿蜘蛛、蓝蜘蛛、粉蜘蛛。
晴晴:嗯…黄蜘蛛吧。一般女生都不喜欢黄蜘蛛。
我:好。那我们一起来练练台词。
接着我和她练了一会儿台词,直到她都记住为止。
竞选失败,她肯定是觉得愧对我的期待。
有时候,父母的期待是孩子前进的动力,可一旦受阻受挫,动力又会变成压力。
心理学上有个“皮格马利翁效应”,也称“罗森塔尔效应”“期待效应”。此实验是罗森塔尔在一所学校做的,实验结果论证了:教师对学生的爱、关怀和期望,可以影响对学生的教育效果。通俗点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我觉得家长对孩子也同样适用。父母对孩子报有适当的期待,也同样会鼓励孩子。
只是失败和挫折在所难免。遇到挫折,孩子感到灰心难过,还是要家长帮孩子“排忧解难”。
排忧解难过程也不复杂,就是要认真倾听孩子,做到与她共情即可。
晴晴哭着:我没选上蜘蛛精。
我:没竞选上,你感到很难过。
呜呜……
我:昨天晚上那么认真的练习,没选上是挺让人失望的。
呜呜…
我:你们几个人演蜘蛛精啊?
晴晴:7个。
我:噢,那你们班十多个女生,肯定有选不上的啊。
沉默…
我:没选上没关系,即使你不上台,妈妈到时也去幼儿园,到时候我陪你一起看演出。
晴晴:好。
我:你昨天晚上那么认真的练台词,妈妈很高兴,重要的是努力过了。
晴晴似懂非懂。又问我:如果他们在台上,演不好怎么办?
我:没关系啊。他们是不是在演出前都要排练的?
晴晴点头。
我:只要他们认真排练了,到时演不好,大家也喜欢。因为他们努力了。
后来我又跟晴晴聊到谁演孙悟空,谁演唐僧,谁演蜘蛛精…晴晴说,没有人竞选蜈蚣精。
我问她,没有当蜈蚣精,你怎么不试试呢?
晴晴说,蜈蚣精要跟孙悟空打仗,我不喜欢打架。
我说,又不是真打。没人当,你明天问问老师,能不能演蜈蚣精。
想了想,觉得今天没人竞选,明天说不定也有其他小朋友改主意,晴晴很可能还会落选。
于是又补充道:选不上也没关系。就是试一下好了。
我不知道晴晴对我的话听懂了多少,吸收了多少?
注重过程,而非结果,是很难达到的境界。我自己尚未达到,甭说一个孩子。
但我想让孩子明白:妈妈对你是有期待和要求的。你成功了,妈妈和你一样高兴;你失败了,很难过,妈妈理解你,并且看到了你的努力,仍然为你高兴。
无论何时,妈妈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身边,支持你。

晴晴对不起

前几天又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让晴晴受了伤。

早上吃完早饭,看着时间尚早,于是逗晴晴在地板上完。晴晴很配合,玩得很开心。我也受到了鼓励,变着法子逗晴晴哈哈大笑。一切看上去那么的和谐。

可是就当我拿着一个玩具,躲着晴晴争抢的小手的时候,悲剧发生了,晴晴摔倒了,下巴磕到了我的腿上。接着,她开始哇哇大哭。大哭本身不会让我害怕,但哭着张开的嘴里满嘴的鲜血却瞬时让我觉得恐惧。坏了,咬着舌头了,我紧张得想。慌忙中拿起手机,我竟然想得是“今天可能不能去上班了,请假带晴晴去医院吧。”lily也很紧张,急急得抱起了晴晴,看我拿着电话,很纳闷的说,“别打120了,太慢了,我们打车去吧。”lily边哄着晴晴,我们边观察着她的嘴巴,舌头没有受伤,流血也不是连续的,把血擦掉,竟然就没有了。晴晴哭了一会儿,渐渐缓和了下来,嘴巴不再张开。

我和lily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了一半,想法设法让晴晴再张了几次嘴,确认不再流血,我们才彻底放弃了去医院的想法。后来分析,可能是晴晴摔倒的时候牙咬破牙床了,就像刷牙出血一样,所以没什么严重的。基于这样的想法,我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还是决定去上班了。还好,中午打电话给lily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晴晴早饭午饭吃饭都很正常。直到这是,我的心才彻底放松下来。

还好没事,又一次让晴晴受到伤害,唉。以后小心,加倍小心。

视频记录晴晴的成长

出生10几天的晴晴,很可爱的眼睛,我喜欢。这时候我们就能进行一些交流了,呵呵!

宝宝特别爱玩水,见到水就走不开了,进了水盆,就很难出来啊。

继续阅读 »

晴晴打电话

吃过晚饭,无聊的砸着电子琴,试图按照不同的节奏让不同的手指单个或同时落在不同的黑白键上,即兴弹出一首“曲子”。听到噪音,晴晴很快凑了过来,不停的把我的手扒开,然后把自己的小手砸向键盘。我也识趣的让出位置,任由她演奏各种“音乐”。

晴晴砸着键盘,不一会儿就厌倦了,于是去找其他的玩具。我依然故我的以各种节奏砸着各种键。“演奏”了一会儿,我听到身后传来晴晴叽里呱啦的说话声。好奇地回头一看,晴晴竟然拿着电话的听筒,举到头部,有板有眼的说着话。觉得好奇,便招呼lily过来看,”晴晴竟然知道打电话,我们从她5~6个月大就把电话线拔掉了,很久没用了吧“,lily表示赞同。看到晴晴玩得起劲,lily也很配合,跟晴晴“打起“了电话。晴晴说一句,lily就翻译着,然后回答着。”姥姥怎么还不回来?“”啊,快回来了。“ ”什么,我是晴晴啊,我还没汇报完呢。“ ”我小姨刚生了个儿子……“ 母女两个玩得不亦乐乎。一边打着电话,晴晴还一边转着圈圈,看着电话线缠到身上,然后就反转,转来转去,边转边举着电话讲着。玩了半个多小时,一直讲着,后来,晴晴被电话线缠住了身体也不在乎,拖着主机走来走去的,依然边走边讲,不亦乐乎。

为了防止晴晴被电话线绊倒,我决定把电话变成”无绳电话“,于是很快把话筒和主机的线拆下,放到了抽屉里。lily笑着逗晴晴,”没线打不了电话了。“晴晴举着没有插线的话筒,好奇的看了几眼,然后又重新举到了头部,继续打起了电话。”怎么不能打电话,晴晴这不打得挺好吗?“,我和lily相视一笑。”晴晴拿着听筒依然边走边四处讲着。lily逗她,“到电话(主机)这边来,要不然没信号”,然后指指主机,晴晴于是就靠了过来。“我要把这个写下来,太好玩了“,我向lily申请去机房开机上网写博客。”好啊,去吧”,圣主隆恩啊。

来到机房,趁电脑开机的空,我准备把晴晴打电话的情形拍下来,以求图文并茂。可是,拿着相机溜到她的身后,刚开机就引起她的注意。晴晴终于不打电话了,放下话筒来抢相机。我哪里肯给,偷偷藏到裤兜里,溜回了机房。

没有图也好吧,将来看到,可以发挥想象,我安慰自己,于是就有了无图有真相的本文。

小孩安全不容忽视

过完年回来,从一大家人变成了一小家人,没有了那么多人的关注,晴晴似乎不如过年的时候开心了。

昨天,本来晚上八点半就该睡觉的晴晴,到九点多了,却依然没有入睡的意思,并且不停得哭闹。于是我也早早得关了电脑,凑到床上,想逗她开心一下。人一旦专心去做一件事,还是很容易收到成果的,特别是逗小孩。在我和lily的一起努力下,小家伙一会儿就兴高采烈起来,在床上不停的打滚,翻滚。我想逗得她更开心一些,于是拿出了一个长哨子吹了起来,听到哨声,晴晴更开心了,又蹦又跳的,不一会儿就来抢我的哨子。抢到哨子后,晴晴边吹边跳,当她扑向lily的时候,悲剧发生了,由于身体失衡,晴晴摔倒,哨子直接捅到了喉咙里。我赶紧把哨子从晴晴嘴里拿了出来,接着,整个屋里都充满了晴晴的哭声。可哭了几秒钟,晴晴竟然哭不出声了,断断续续地,哭一声,狠狠得喘一阵,并且身体随着喘息不停的佝偻着抽搐,好像窒息了一样。看着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晴晴一下子变成这副痛苦的模样,我竟然有了要失去她的感觉。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