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老师

老师的权威

有一天晴晴白天玩的太疯,中午没休息,导致她晚上上厕所时哭闹。她因为小马桶没放到卧室,而放到门口不满。遂叫奶奶弄到卧室,可不知怎的她又要求必须拿十次才行。哭闹声早把我和leo吵醒,只是忍着没起来,但都有了火气,觉得她实在是无理取闹的厉害。
后来哭声把馨馨吵醒,也跟着哭起来。我只好起来了,哄好馨馨,便又去哄晴晴。
我问她:“一次能拿过来,为什么要十次?”
晴晴答:“老师说:‘别人打一下,就要打别人好多下。’”
我就跟她说:“老师也有说的不对的时候,就跟爸爸妈妈也会做错事一样。所以这么做是不对的。”
谁知晴晴听后,本来已停下的哭声,又起来了。还对我说:“你说老师是对的,我才不哭了。”
第二天起来后,我问晴晴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吗?她说记得。我又问她老师是怎么说的。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所以我怀疑她可能没有正确理解老师的意思,也可能在幼儿园发生了一些困扰她的事情,才导致她在家以哭闹的方式发泄出来。因为孩子的思想有滞后性,又不能用语言很好的表达,所以会让大人很抓狂。
今天突然想起这件事,是因为我在想:我和leo一直向晴晴灌输“老师也会犯错,不能所有事情都听老师的”,这种做法是否欠妥当。
这么大的孩子,老师是权威,事事听从老师,是非常正常和合理的。如果我们打破了她头脑中老师的权威形象,可能会造成她的无所适从。因为她没有足够的经验和知识,去判断老师的对错,更没有力量去同老师的观点或行为对抗。(何止孩子,我们很多大人,明知老师的一些做法明显不对,也是不敢站出来跟老师辩驳的。)
当孩子到了青春期,不用刻意教导,他们都敢于挑战家长和老师的权威。
所以,我觉得对幼儿和儿童期的孩子来说,权威是必要的存在。

如何“对付”老师?

今天读尹建莉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2——自由的孩子最自觉》,读到〈老师得了“时代嚣张症”怎么办?〉章节时,令我忍俊不禁。特此跟大家分享一下。
有人给尹建莉写信,说朋友的孩子受到班主任的虐待,耳朵被扯裂了一个口子,孩子的家长去找教导主任反映问题时,老师当她的面又打了孩子。事后校长向家长道了歉,但那位老师的态度不变,仍旧很嚣张。问尹老师这事该怎么办?
尹回复:“在你朋友到学校向校领导反映问题时,老师居然又打孩子,这真是令人意外,难以想象。看来老师是得了“时代嚣张症”了,为了阻止老师继续伤害孩子,建议急事急办,复杂的事简单解决。马上找到这个老师,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就像他在楼道里打孩子那样——如果他敢还手,也揪住他耳朵不放,哪怕撕裂。不要害怕,不要手软。着急的事容不得慢悠悠来,野蛮的人容不得文雅对待。当没有更好的“药方”治愈这个老师“嚣张病”的时候,也许一个耳光能把他治好。
接下来,希望你的朋友联合更多家长向教育局反映,并利用微信、微博等现代通信手段曝光这个老师的野蛮行径,甚至可以起诉至法院。请相信,只要家长勇敢地站出来,老师以后一定不敢这样了。”
哈哈,如果家长真的能去揍这个老师一顿,那可真解气!
估计体罚学生的老师不在少数,尤其在乡镇农村。我在老家办辅导班时,有不少家长因为孩子考不好,而打骂孩子。这样的家长根本不在乎老师是否体罚自己的孩子,他们甚至会明确跟老师说:“老师你多费心管管孩子,该打打该骂骂!”很多家长都这么跟我说过。我只是个辅导班老师,是需要家长给我发“工资”的,他们还持有这种态度,更别提公立学校的老师了。估计无论老师怎么对待这些家长的孩子,他们都会力挺老师的。没人会在乎孩子的“苦”。
为了更好的学习和探讨,我加入几个“爸妈育儿”群。群里面好多孩子上小学的父母们,经常会因为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致使孩子玩耍游戏的时间太少,而在群里抱怨或寻求“对付”老师的办法。
多么大的差距啊!当很多父母恨不能孩子除去睡觉,时刻都在自觉学习时,另一些父母却心急如焚的考虑如何给孩子“减负”;当很多父母希望老师对自己的孩子严加管教时,另一些父母却在寻求“对付”老师的办法,积极消解老师给孩子带来的心理压力,以及负面影响;当很多父母死盯住孩子的成绩,用各种辅导班把孩子的空余时间都填满时,另一些父母却不过问孩子的成绩,尽量给孩子自由,任由他们轻松自在的玩耍。
大家认为哪一类父母会笑到最后呢?
昨天表妹问我,幼儿园老师因为他儿子字写的不好,没得100分,分给其他小朋友糖而没给她孩子,孩子回家后哭闹着要糖,问我怎么办?
我想她该做的就是安抚孩子的情绪,自己尽量满足孩子的各种需求。安慰孩子时,可以试着这样说:“老师没给宝宝糖吃,宝宝心理很难过。”然后再安静的搂着他,等不哭时,跟他说:“妈妈和你一起去买糖好不好?”我觉得孩子不会拒绝,并很快把这事忘掉。千万别顺着老师来,用糖作为奖励手段。也不能指责孩子:“谁让你写不好字呢!你多写写,以后老师就给你糖了。”尽力淡化这事,你自己不把这事当事,孩子很快就忘了。
才幼儿园中班啊!就开始打分,并用奖励和惩罚来鼓励竞争了。这么下去,用不了几年,孩子的学习兴趣将被破坏殆尽。
建议当妈的还是动脑筋想办法“对付”老师吧!

老师,我要上厕所

9点时分我到车站坐车,202真是少,每次都要等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不过今天我却等的津津有味。车站人不多,身旁有两个小姑娘,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一直有说有笑。在旁边无意中听到他们的故事,使我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求学时代。
其中一个较胖一点的叙述:“我那天上着课,突然肚子疼,很想去厕所。可是那时候,老师刚刚提了一个问题,让学生回答。这时候如果我举手,老师肯定以为我要回答问题,而且我做在最后一排,又不能站起来喊’老师,我想去厕所‘,那样的话,全班同学肯定会都看我。最后我想了个法子。用一张白纸,跟同学借了一只粗笔,在上面写道‘老师,我要上厕所’,前几个字都很小,就厕所两个字很大。然后趁老师搜寻学生回答问题时,将牌子双手举起来。老师看了以后,自己低下头,冲我摆摆手,示意我可以出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老师居然问:‘矣,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发生这件事后,有一天我邻桌的同学,举起手,老师以为有什么事情,就走下来,然后那同学小声跟老师说: 继续阅读 »

如此客户,气愤!

郁闷,超级郁闷!遇到一个无赖客户,他是某大学的老师,还是从英国留学回来搞研究的高级人才呢。?

去年他刚刚要购实验台的时候,便与其接触,谁知此人诡计多端,给他报了价,推荐了厂商,然后就没有了下文,每次去问他,他总推脱价格高,对于购买总是不置可否。直到有一天,实验台厂商李总的电话让我明白了过来,原来,此老师已经自己联系过厂商了,他想绕开我们代理直接从厂家购买。可是,李总跟我们老板关系很铁,他还是想让我们做这项业务,于是,电话打过来了,把这层信息告诉了我们,让我们去开发此客户。这老师的小伎俩弄得我里外尴尬,真有些无颜面对老板了。

业务还得做,客户还得开发,我只好硬头皮又找到那个老师,重新报了价格,价格与上次并没有区别,这次,他立马就订了货。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挺高兴的,毕竟算是做成了。谁知顺利的背后竟留着隐患。昨天此老师给我电话,让我先把发票开过去,并发了一封邮件过来,我一看那些产品和价格,心里开始嘀咕。我卖给他四千块钱的东西,他竟然让我开近四万元的发票,哪里还有天理啊?这个无论如何是不行的,公司是一般纳税人,没有进项,只要开了发票就要交17%的增值税,这可不是个小数目,绝对亏血本了。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