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育儿

晴晴杂事谈

曾向晴晴许诺给她买只小仓鼠养,但一直没买。前几天,晴晴和她的小伙伴宥宥在楼下玩,发现一只毛毛虫,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时不时把虫子放胳膊上,看着它爬,最后还征询我意见,能不能带回家养着,被我一口回绝。
即使知道毛毛虫最后变成蝴蝶,我对它也没啥好感,只恨不得用脚踩死,我可没勇气用手拿着玩。尽管从小在农村长大,虫子随处可见,却仍然适应不了,见了虫子心里还是有些惧怕有些反感,而不是觉得它们可爱和好玩。
回家后,晴晴还意犹未尽,见了谁都说说那只虫子。突然想起朋友圈有人晒养的蚕宝宝,于是问她,给你买些蚕养着吧。晴晴很兴奋,让我赶紧买。盼了两天后,蚕宝宝到了。买了30条1龄蚕宝宝,没想到这么小。买来我只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嘱咐晴晴要自己养,并且建议她读一下“养蚕手册”,了解注意事项。晴晴高兴的不行,承诺会照顾好蚕宝。我的任务就是静待事情的发展了,私下希望不要都养活的好。
晴晴问蚕能活多长时间,我说也就活几个月,超不过一年。她自己想了好一阵子,问我是不是越大的动物活的时间越长?我夸她会总结,并说差不多是这样子。但是有些例外情况,比如乌龟能活好几百年。
晴晴知道人会死后,就特别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些。有一次她问我是不是吃无花果能长生不老?我说没有人能长生不老,人活的最长的也就一百多岁。昨天爷爷在楼下摘了几个无花果放桌子上,我问晴晴怎么不吃,晴晴答,吃了又不能长生不老,不喜欢吃!我说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是吃了对身体好啊。
看来六七岁的孩子已经开始正视人寿命有限这个问题了。
今天下午,晴晴又突然问我,她是什么组成的?我有点懵,不知道她又想到了啥,就反问她,你觉得自己是什么组成的?晴晴说,不是《小威向前冲》里,小威最后成了人吗?
噢,她这样一说我明白了,就告诉她,小威就是一个精子,他最后的礼物就是得到卵子啊。你就是由一个精子和一个卵子结合后,变成一个受精卵,然后长大的。
晴晴问,精子多大?
我说很小,肉眼看不见,只能用显微镜才能看到。人全身都是由细胞组成的,精子和卵子都是细胞。
我继续给她科普,精子是爸爸身体里的,卵子是妈妈身体里的。所以你长的有些地方像爸爸,有些地方像妈妈。
晴晴问,那精子是怎么到妈妈身体里,和卵子在一起的呢?
(好吧,我应该会想到晴晴会有此一问的,自己挖坑自己填。)
我只好说,这个比较复杂,等以后我买了那套关于人出生的书,再给你读读吧。
晴晴嘟囔道,这可真是个难事。
我在心里默念,可不是么!
虽然难以启齿,但这么大的孩子,正好是性教育的好时机,因为6-12岁处于性潜伏期,对于男性女性会发生的变化,及之间的关系和区别,接受起来还比较容易,不会主动添加额外的想象,她会认为这些是人正常的成长成熟过程,跟小狗小猫没什么区别。
我还是把书买来后,跟她一起读读吧。该知道的事情,当妈的告诉她,比通过其它渠道了解更可靠些。

育儿积分计划

总是觉得晴晴太瘦,分析原因:一是她的活动量太大,每天都在跑跑跳跳、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二是她对食物没有太大的热情,没有特别喜欢吃的东西,再喜欢吃的东西,也很少连续超过两顿,吃的量少。她每次吃饭总是拖拖拉拉,而且话太多,吃的量少,并且不怎么吃菜。
为了让晴晴好好吃饭,有几天我总在琢磨怎么做才能使她形成好的习惯。因为之前学了点无条件养育,所以排斥使用奖励惩罚的方式(我学的是一知半解,未曾领会到深髓,却让我自动屏蔽掉其它理念)。不过通过最近的学习,认识到行为主义作为最大心理学派之一,还是有很多的可取之处的。又记起尹建莉书中写她曾给女儿设过“记功簿”,所以,我也打算利用积分奖励的形式,来培养晴晴的好行为。
既然有了方法,我又考虑,到底打算让晴晴养成什么好习惯呢?吃饭是一个,再加一个刷牙吧。于是我跟晴晴说给她设立“记分薄”,一天三顿饭,每顿3分,喝粥吃菜吃馒头得3分,只一样得1分,两样2分,去幼儿园吃的都算3分,若三顿都得3分可加1分,一天为10分。另外一天刷两次牙,早晚两次,一次得2分,若一周每天都刷了两次牙,可额外加2分,共30分。每周若得分大于80分,可提一个要求:比如一起去吃薯条鸡块,也可买一个30元以下的玩具。
晴晴欢天喜地的同意了。这天吃饭吃的很好,准时的到了饭桌上,吃了菜也吃了饼。中午就积极的刷了一次牙,还破天荒的睡了午觉,问我睡午觉睡的好加不加分,我说加1分。并告诉她,这也是记“好事”的本,做的好事都会记录,并且加分。
奶奶在一旁插话:“一周哭闹不能超过三次,不然扣分。”(真无语)
我答:“哭不是坏事,难过了想哭就哭。这个不算。”
第二天,开始有人滥用,“晴晴,你怎么不听话呢!扣1分。” “晴晴,你怎么又惹妹妹,扣分!” “晴晴,你再这么又吵又跳,给你扣分。”
晴晴满不在乎:“扣分就扣分。”
我只好再次申明:“咱这本只记录好事,只加分,不减分,也不记过。”
接下来几天,晴晴每次吃饭都吃的很好,每次吃完了都要问我一句:“妈妈,这次给我加几分?”得到3分的答案会很满足。
只是除了第一天刷了一次牙,之后一直没有刷牙,问她时只回答:我不想刷。
leo还担心,这么记分,她每周都能得80分以上,都要给晴晴买礼物。我说这分可不容易得,你看她根本就不刷牙。果然,两周晴晴分都没够。
不过,晴晴开始偶尔做家务了,并主动找“好事”做,比如帮爸爸拿东西、收拾玩具、打扫卫生、叠衣服、洗碗、摆鞋子、洗衣服。有一天,她把客厅收拾的很整洁干净,被我好一顿夸,看她自己也是又骄傲又满足。
几周下来,晴晴很少提加分了,不过她吃饭习惯慢慢好起来,至少每次都吃菜吃馒头了,不过每次话仍很多。并且她会时不时的收拾玩具,打扫自己的地盘。只是她仍旧不喜欢刷牙。
有时我觉得晴晴做一些事情,并不是为了一周后的奖励,而是为了做完事情后大人的夸奖,和自我的满足。

你不能给孩子自己没有的东西

前天吃晚饭时,leo跟我说:“晴晴见了人,从不热情的跟人打招呼,这样好吗?不跟她的小同学一样,见了人就热情的打招呼。”我说:“咱两个人谁见了人会很热情的打招呼?自己都做不到,为啥要求孩子做到?”
leo之所以这样说,肯定是周日带晴晴看话剧时,遇到她很多有礼貌的同学,而晴晴却从不主动去喊:“叔叔阿姨好。”即使提醒她,她也不怎么配合,让leo觉得有些丢面子。
leo自己是个挺宅的人,除了工作中的同事,基本没有朋友,家里偶尔来个客人,我感觉他比客人更局促不安。不用说热情的招呼聊天了,能不躲到书房不出来,就算不错了,即使出来,也往往冷场居多,根本没有什么话题可聊。
我比leo也好不了太多,虽然有不少朋友来往,但我最基本的待人接客礼仪都做不到,比如端茶倒水,礼让水果零食等,在相对无语时,很少费脑筋去找话题,基本就是随心所欲,直来直去。还好,朋友们大都了解我的秉性,也不甚介意。
以前我妈常在我面前评价我:“你就跟你姥爷和小舅一样,总喜欢板个脸,很少有笑容。”还常教导我:“见人要三分笑。”关键是我妈在家也很少笑,我爸更是难得有笑容。我如何能做到时时发自内心的微笑,那时候生活本来就够累了,再去违心的逼自己笑,更累。
自从晴晴上幼儿园后,我便面临一个大问题,就是打招呼。小朋友入园时,进门要先跟两个门卫打招呼:叔叔好;然后是跟校医打招呼:老师或阿姨好;最后是跟老师们打招呼:老师好。离园的时候再挨个说一句:老师再见,叔叔再见。等我们家长彼此熟悉后,碰到后,还会增加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好或再见。开始的时候,无论遇到谁,我都是跟晴晴说:“说叔叔(老师阿姨)好。”或者提醒她:“叫阿姨(叔叔爷爷奶奶)。”可她总是不配合,这时候我会觉得很没面子,会觉得是自己没教导好孩子,尤其在看到和她一起的小同学,在见到我或老师们热情打招呼时,更觉得自己很失败。
不过,对孩子更加了解后,我不再督促晴晴跟人打招呼,而是开始有意识的见人就微笑着打招呼。入园时,遇到她同学的家长,我会笑着说声:“早上好!”或者“来了啊。”;见到门卫园医老师,我也都会打招呼“早”或“再见”。说实话,开始有意识的笑着打招呼时,我心里很怵头,总感觉自己的笑容太假,问好声太虚伪,不得不经常给自己打气“笑一下又不会损失什么!不就是打个招呼么!”后来习惯了,遇到人后我都能不自觉的笑着打招呼,神奇的是每次打过招呼后,我都心情大好。
这么坚持下来,晴晴在小班下学期开始,就会主动跟人打招呼了。但仍仅限于她非常熟悉的人。我心态早就平稳了,不再要求晴晴喊人,她见人不打招呼,我也不再觉得自己没面子。毕竟我们自己做的也不是很好。
前几天,晴晴对奶奶说:“奶奶,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吗?”奶奶问为什么呀?晴晴说:“因为你的笑容,你说的好笑的话。”
晴晴的话,引起了我的警觉,自从她爷爷奶奶来了后,我好像很少笑了。我有点讨厌爷爷,很不希望他来,因为他来了后,我在家里很不方便。而且,他因喝酒惹官司,不但花了很多钱,还使leo分出很大的精力去善后。可若让他自己在老家,他又会惹更多的麻烦,届时leo还得去处理,奶奶也不能在这待着。所以,我看到晴晴爷爷就来气,怎能有好脸色。
可是,我却眼睁睁看着晴晴跟爷爷奶奶的关系更亲近,跟爸爸妈妈慢慢疏离。我当然不会为了自己,而去说爷爷的坏话,破坏她们的祖孙关系,把晴晴夺回来。只能对她多施加影响了。我改变不了现状,但能改变自己的心情。不管真笑假笑,只要笑起来,心情就真的能变好。
是不是当我变的宽容大度时,晴晴将来才能宽容大度?应该是的。只有自己心态丰盈了,孩子才能丰盈。爱满了,才能溢出。
为了孩子和自己,必须学习修炼,改变自己,这很难,但值得去努力。

育儿路上的迷思

育儿书并非读的越多,就主意越多,很可能恰恰相反,越读越不知所措,越读越焦虑。因为很多书的观点是完全相反的,不同专家的看法可能是相悖的。
开始时,我觉得这不是事,毕竟现在的中国不是毛泽东时代,一人呼万人应。时代就需要百家争鸣,思想碰撞,只有这样才能进步嘛!可问题是,我不属于百家中的一家,想独创第101家,可能性又很小,那我只能在这百家中选择,这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官场中站错队,很可能丢官送命,育儿中选错家,就可能葬送一代人,责任委实重大。
那有人提议说,可以选择那些经过时间和实践检验的。理论的提出,都是经过一定的时间和很多的实践论证的。比如蒙特梭利教育,华德福教育,冯德全早教……都有成千上万成功案例的,都经过很多人实践的。
我最先接触的是早教,所以我就按早教的一些方法教育女儿,在女儿还不会说话时,我就经常向她介绍周围的世界,在她耳边数数,说英语,指字读书;等她再大一些时,平板电脑任她玩,买来蒙特梭利教具让她“工作”。
后来因关注教育大V小巫,报名“小巫学堂”,从而接触到华德福教育。然后我的教育观开始混乱,人也焦躁起来。
蒙特梭利教育反对儿童“神游”,孙瑞雪在书中曾提到,儿童的过家家等假装游戏属于“神游”,对孩子是有害的;而华德福教育却注重保护和发展儿童的想象力,提倡家庭实景及大自然教育。蒙特梭利注重儿童“工作”,在“工作”中发展自我;而华德福教育注重艺术,用艺术成就人生。用华德福的观点来看蒙特梭利教具,以及各种早教,基本都能归到“提前唤醒”和“不当唤醒”里。
在上“小巫学堂”期间,我经常焦虑不已。我对女儿实施了那么多早教,已经“提前唤醒”了很多,对她造成了伤害,可怎么办啊!家里那么多的塑料及声光玩具,无形中消耗掉女儿多少“神”啊!我没有多少艺术细胞,手工不咋地,绘画不怎么样,唱歌五音不全,连做的饭都很单调,太令人沮丧了!我很少带女儿去接触和感受大自然!我不会编故事,也很少给女儿讲故事,只会给她读故事!我这当妈的简直太不合格了!
上课期间,教水彩时,我就买一堆绘画材料,和女儿一起画画;教手工时,我就买来毛线,钩针等,自己织东西;教编故事时,我就绞尽脑汁的搜罗故事讲给女儿听;教音乐时,我就在家自己先学,然后在接送女儿的路上唱给她听;讲“唤醒”时,我把家里的大部分玩具收了起来,不敢继续买绘本。这些我基本都坚持了几天,然后就是焦虑和懊悔。到最后,我对女儿完全放羊了,我自己啥都不行,如何对她施加影响呢?还是让她自由发展吧!而且我自己也放弃了努力,艺术我真的学不来。不感兴趣的东西,学了来也是很生硬的。
这些教育的核心都是爱和自由,具体的实施却是千差万别。我到底该何去何从呢?说实话,我现在还是很迷惘。所以我现在除了关注女儿的思想和情绪,对她的教育和学习已经完全不作为了。
可现在难题又要重新面对,小宝刚刚到来,我到底要不要对她实施早教,要不要在教育方面对她施加影响呢?